腾讯新闻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卢星宇不满被叫“卢美美” 称身正不怕影子斜

2011年08月20日04:02新京报[微博]周亦楣 刘泽宁 王卡拉我要评论(0)
字号:T|T

卢星宇:“选择非洲有错吗?”

卢星宇(微博)说自己不怕压力,身正不怕影子斜。

卢星宇:“选择非洲有错吗?”

卢俊卿在发布会上向记者展示华商协会的注册号。

卢星宇:“选择非洲有错吗?”

当父亲说自己冤时,卢星宇露出委屈的表情。

24岁的卢星宇没想到自己会以被质疑的方式走红微博。“做好事还要被骂。”她不喜欢别人叫她“卢美美”,她觉得很委屈。沉默两天后,卢星宇昨日在北京会议中心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谈微博走红】

“在非洲协调总统总理大使关系”

新京报:网友质疑你的时候,你又是删帖,又是换头像,表现有些激动。

卢星宇:我当天连续工作,很晚才回到家。几千条评论都是中非希望工程的事儿。当时我很难过,觉得自己做好事还被说成这样。我就改名为“卢星宇年轻人更要努力”。后来又有很多评论,我就发了感慨,“做好事还要被人说”。又过了几个小时,我释然了,改为“卢星宇加油”。这些名字的变化就是我心情的变化。

新京报:当晚和你父亲说这事儿了吗?

卢星宇:我父亲白天的接待工作、演讲报告非常累,第二天还要继续,我很舍不得打扰他。

新京报:你怎么看待微博走红事件对自己的影响?

卢星宇:第一感觉,微博很强大,但也应该有监督。为什么那么多人在没有查证的情况下,把我说成了那样;第二,我觉得把好事做好不容易,我承担的压力比同龄人要大。我有的不是职务,是责任。

新京报:你害怕吗?

卢星宇:我不害怕。我们做的是好事,身正不怕影子斜。

新京报:你在微博晒了在非洲的快乐生活。在非洲具体做了哪些工作?

卢星宇:我去和他们教育部长谈,参观各个小学,还有非洲的环境、文化。我在非洲还要协调总统、总理、中国驻非洲各国大使的关系,都是我一个人做。

新京报:一个24岁的女孩能做这么多?

卢星宇:这就是我的责任和压力。为什么我一天都在做事儿呢?

【谈慈善梦想】

“最爱好的就是与人打交道”

新京报: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为什么没在中国做慈善呢?

卢星宇:爱心无国界,这是我心里的话。在世界哪里做慈善都是好事。有人说我不爱国,我是纯正的爱国的中国人。我们就选择了非洲,有错吗?和质疑的人没有关系吧?

新京报:是不是和非洲有经济或政治利益?

卢星宇:我个人是没有。

新京报:什么时候开始想做职业慈善家的?

卢星宇: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生活,为社会做贡献。有了梦想我就去追。

新京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梦想?

卢星宇:我在美国上学的时候,一些非洲的朋友会给我介绍非洲的情况,有多少失学儿童,有多少饥饿的孩子。正好有这么一个中非希望工程的项目。我觉得做慈善是把我的梦想最大化的事情。

新京报:你开始说梦想是小学时有的?还是在美国上学时才有的?

卢星宇:小时候想帮助别人,但不知道什么行业可以真正帮助别人。长大之后,才知道职业慈善家可以。

新京报:职业慈善家需要具备什么素养?

卢星宇:首先要有爱心。第二要有勇气。这段时间我们承受了多少压力?当然,支持更重要。包括政府、民间、非洲、大众、媒体的支持非常重要。

新京报:职业的素质你都学习了吗?

卢星宇:我在美国学的是传播,也会学一下演讲、市场、管理等。这些和我性格也符合,锻炼了我的能力。我个人最爱好的就是与人打交道。

新京报:是你先有了职业慈善家的梦,你父亲来支持你圆梦,还是你父亲做了中非希望工程,你去帮他?

卢星宇:两方面都有。相辅相成的。

【谈公司运营】

“我不了解天九儒商集团”

新京报:24岁的你和很多政要见面,这样的机会一般同龄人都不敢奢望。你是从什么时候得到这样的机会的?

卢星宇:首先感谢我父母,为我搭建了这么一个平台。2009年我回国,21岁,做我父亲的秘书。跟着他到处跑,锻炼了半年,接着成立了全球华商未来领袖俱乐部和中非希望工程。

新京报:未来领袖俱乐部被称为富二代集会的地方,平时做些什么?

卢星宇:与政商领袖交流,去世界500强企业参观,国际礼仪培训,开办讲座等,这个俱乐部为我们未来的领袖们凝聚了人脉。以后做事业,大家更有亲近感。

新京报:俱乐部交100万会员费是怎么回事?

卢星宇:刚开始成立时是预交100万活动费,刷卡消费一样,想退就退。现在是针对华商协会高端会员子女服务的俱乐部,免费申请,经过我审核就能加入。

新京报:你日常经济来源是什么?

卢星宇:我自己有工资,华商协会给我开工资。

新京报:华商协会有经济来源吗?

卢星宇:没有。

新京报:没有经济来源怎么给你开工资?

卢星宇:不对不对。是集团给我开工资吧。(问工作人员)我也不太清楚啊。也就是我父亲给吧。

新京报:你对父亲是偶像式的崇拜。那对天九儒商集团了解吗?

卢星宇:我不了解天九儒商集团。真不知道这个公司做什么,盈利方式是什么。

新京报:你之前不是做卢主席的秘书?怎么不了解?

卢星宇:他一般不太和我谈这些,我只是做他的日常工作安排。他主要是带我见见企业家。毕竟我刚从校园出来,父亲带女儿也是很正常的。

新京报:你知道有些中小企业抱怨天九儒商集团电话营销,要他们交高额会员费的事吗?

卢星宇:我一般都没有接触到这些事情,这些事情也到不了我的耳朵里。我就想把中非希望工程做好。

反应

杨澜 (微博)再发声明撇清关系

称不存在“误会”,只是在活动现场受邀合影

针对卢俊卿谈及“杨澜否认担任共同主席是个误会”的说法,昨日,由杨澜创办的阳光媒体集团在其官方微博发出一条声明,称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在未经本人许可的情况下以所谓的“共同主席”名义,在中非希望工程官网使用杨澜的照片,目前集团已在与华商协会交涉,要求对方立刻停止这些行为。

声明中解释,卢俊卿的确数次与杨澜、吴征沟通,希望杨澜担任中非希望工程项目共同主席,但杨澜和吴征数次明确拒绝,不存在卢俊卿所称的“误会”。同时,吴征与杨澜从未以任何方式参加过与中非希望工程有关的活动,华商协会官网上关于两人参与其他活动的说法与事实不符,且与中非希望工程无关。

该声明称,在其官网上宣称的所谓葡萄牙之行,其实是2009年吴征应欧盟组织的中欧企业家论坛欧方之邀,出席在葡萄牙举行的论坛活动,杨澜只是因旅游原因陪同,并非受邀出席论坛,且吴征、杨澜参与此次活动也与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及卢俊卿出席此次论坛无关,只是在论坛遇到卢并受邀合影。

昨日,阳光红岩投资事业集团发言人朱芸在电话中称,昨日一大早,他们就和华商协会沟通,要求把杨澜照片和名字去掉,到下午2点左右照片才被撤下。

“这次对杨澜影响并不是很大,但不管怎样都是一场无妄之灾。”朱芸称,杨澜参加一些活动时是很谨慎的,不过当初杨澜看到中非希望工程是青基会的项目,还是很信任的。拒绝卢俊卿的邀请,主要是考虑自己的工作安排。

官网名人页面已被关闭

多名学者否认当顾问,称不了解华商协会

在华商协会的官网上,曾经罗列着一百多个顾问和高管的名字,包括一位联合国原副秘书长、两位国务院原秘书长、中国证监会原主席、最高法院原副院长、江苏省原副书记、外交部原副部长等数十位高官名字。此外,诸多知名学者,均被该协会列为顾问。

学术界和华商协会撇清关系的行动仍在继续。昨日,继北师大教授钟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向媒体澄清,自己并不知道被列为世界杰出华商协会金融顾问后,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贾康、魏杰也均表态否认为该协会顾问。

魏杰听到自己被列为了“顾问”,有些无可奈何。他说自己的名字被滥用了至少上千次,他根本没法去追究,数量太多了。“这个协会听都没听过,不知道是做什么的。”

贾康也表示,如果要成为一个顾问,至少应该有聘书,但这个协会从来没有给过聘书,也没有提及过让自己成为他们的经济顾问,也没有参加过这个协会的任何活动,只是这个协会寄过杂志,对这个协会并不是很了解。“这样的情况太多了,我的名字经常被各种协会什么的挂上成为顾问,网上一搜到处都是。”

昨日下午6时,记者再次进入华商协会官方网站,发现“领导顾问”的页面已经被关闭,该页面曾列举了协会的主要领导者、高级顾问、副主席、经济顾问、金融顾问、管理顾问、投资顾问等等的名单,涉及数百名企业董事长、各领域专家等。

采写/本报记者 周亦楣 刘泽宁 王卡拉

摄影/本报记者 薛珺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lijiant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