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政府部门三公经费 > 正文

红网:治理“三公”就是要玩真的

2011年08月14日00:47人民网范丰我要评论(0)
字号:T|T

湖北荆门市农机管理局组织党员干部利用公款变相到四川、西藏旅游“看看”,荆门市纪委监察局接到举报后,勒令该团队即刻回荆门,并对主持工作的副局长吴某、参与考察的副局长杨某诫勉谈话,责令二人写出书面检查。(8月13日中新网)

公款旅游,这不是首例。禁止公款旅游、杜绝公款旅游、查处公款旅游,多年来,从未中断。猫鼠之斗,你方唱罢我登台。这出连续剧,到底还要演多久,一时还很难说得清。

与公款吃喝并列的还有公款吃喝、公车私用,合称“三公”。在当今社会,“三公”堪称疑难杂症,说它是疑难杂症,是因为老百姓对此狠之入骨,但处理起来,却是按下葫芦浮起瓢,久治不愈。

就以“三公”的公开为例,至8月4日,距国务院所要求的中央部门6月公开“三公经费”的时限已然过去一个多月,依旧有外交部、国家安全部等9个部门“犹抱琵琶半遮面”,未能按期披露相关“三公经费”开支。即便是已慷慨公布数据的部门,其账单也“粗细不一”,而庞大的数据包围下的纳税人亦是雾里看花,累计高达94亿元的经费开支仍多是一笔看不清的“糊涂账”。(8月11日新华网)

“三公”费用的公开,是医治“三公”顽疾的前提。连“公开”这一环节都如同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连国务院的“令箭”都被一些直属部委当成了“鸡毛”,可见,治理的难度之大。

说治理“三公”之难,说明治理的手段过于软弱无力。要真正达到治理的效果,不能停留在模拟的手段上,满足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要采取数字化的手段,实施“精确打击”。

不妨看看国外是如何治理公车腐败的。意大利西西里岛墨西拿市市长朱塞佩·布赞卡曾因私与夫人乘坐公务车,被媒体曝光后,意大利消费者协会联合会就此将这位市长告上法庭,指控其滥用职权,损害了纳税人利益,这位市长因此被判6个月监禁。这在我们听来,简直不可思议。这一判决,与我们对公车私用的处理,有着天壤之别。我国的公车,早就变成了一部分人的私车,自己上下班可用,家人外出办事、旅游可用,七姑娘八姨娘可用,这些人用起公车来,一点都不心疼。不怕被蹭刮,不怕车损,不怕油耗,不怕交过路费,不怕停车收费,反正崽花爷钱不心疼,不用白不用。对这些人来说,用,是一种享受,更是一种待遇。

那么,为什么在我们国家治理“三公”如此之难呢?首先,容易使人想到的是制度。不错,我们的制度是有问题,制度制定得很宽松,而更要的问题是,对制度执行不力,不能“一声喊到底”,不能动真碰硬,刺刀见红,给喜欢揩公家油的寄生虫钻了空子。

治理“三公”到底难不难?在“皇帝新装”中的那个“小孩”看来,其实一点也不难,就是要玩真的。首先要选好人,要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选到干部岗位上来,要把蜕化变质的、当官是为了享受的干部及时清理出干部队伍。其次,要管好钱。纳税人的钱要置于纳税人的眼皮底下使用,对每一个公务部门的年度预算及其决算情况要经过同级人大审议、把关,确定多大的盘子,每笔经费支出的正当性都要公开、透明,要经得起人民和历史的检验。第三,纪检、反贪部门要切实承担起监督职能,尤其要认真处理好人民群众的举报案件,发现一起,严肃查处一起。

相关专题:

中央部门及地方政府公开三公经费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liux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