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16岁女孩独自带着瘫痪父亲一起上学5年(图)

2011年08月12日01:53亚心网郭玲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亚心网讯(记者 郭玲 通讯员 燕玲)16岁的瑶瑶拧干手中的抹布,麻利地把掉漆的饭桌擦得干干净净,又拿起了墙边的扫把,整个过程中,双眼都没有离开过电视上正在播放的动画片,虽然画面模糊的只能看到人影。瑶瑶身后,全身瘫痪的父亲朱在五蜷缩在沙发上,目光总不离开女儿,眼神慈祥而哀伤。

“我常觉得,我在拖累孩子,让她这么小的年纪就挑这么重的担子,上学也要带着我这个病人。”朱在五说,“可要是我这个爹也没了,女儿可能更难过。”

8月8日,记者来到瑶瑶带着父亲租住的“家”——新疆霍城县朝阳南路东七巷一间10平方米左右的旧平房,这里距离瑶瑶考上的中学(霍城县江苏中学)只有3分钟的路程。瑶瑶说,高中的新的生活在等她,而不管走到哪儿,她都会带上父亲。

帘子一拉我就有了房间

朱在五今年42岁,是霍城县萨尔布拉克镇四村三组的农民。2000年,他得了一种怪病,医生告诉他是骨软化症,这病导致他全身关节疼痛,丧失了劳动能力不说,身边必须有人照顾。患病后,朱在五从原先1.8米的个头缩到现在的1.45米,目前基本处于全身瘫痪状态。

从上初中时,12岁的瑶瑶就带着父亲朱在五一起上学,租住在学校附近。

5年前,瑶瑶的母亲外出打工,再没回家。两年前,她年仅12岁的弟弟也外出打工,至今弟弟很少和家里联系。

8月8日,雨刚停,瑶瑶敞开门帘,把父亲扶到能看见门外的位置,便收拾起房间。朱在五看着女儿,他在等女儿收拾完屋子,趁天气好推他出去转转。

瑶瑶瘦瘦高高的,扎个马尾辫,说话时抓着衣角,一笑眼睛就弯弯的。出门时,瑶瑶使劲把父亲往轮椅上扶。“每次上轮椅都是一身汗,她要是太用劲扶,我就疼。”朱在五坐上轮椅后,呼了口气,休息了一会儿。

8月20日就要开学了,瑶瑶最近心情特别好,这是她第二次考上高中,第一次没钱交学费她又重读了一年。

“她原先说初中毕业后就不上学了,后来申请到贫困补助,就重读了一年,继续考高中。”瑶瑶的初中班主任陈传宝说,瑶瑶的成绩很好,在班里一直是前三名,还参加过奥数比赛,拿了第二名。

开学后,瑶瑶就是高中生了。她和爸爸的家就一间屋子,她把床单挂在床边当帘子。“帘子一拉我就有自己的房间了,爸爸要是叫我,半夜也能听到。”瑶瑶说。

妈妈离开也不能全怪她

妈妈离开时,瑶瑶只有11岁。“那时我小,不懂事。妈妈刚离开家那会儿,我每天都吵着找妈妈回来。我的小时候,就是妈妈离开家之前。妈妈走后,我就是大人了。”遥遥说,后来妈妈开始隔一段时间打个电话,她都是抢着去接。“我妈离开,也不能全怪她,谁摊上这种病人都难,这是她自己的选择。”瑶瑶像大人一样说,“反正我不会离开我爸的!”

瑶瑶悄悄告诉记者,她也怨过妈妈,比如她14岁时第一次来月经,她惊慌得不知所措。“当时我心里特别难受,自那以后我对妈妈的感觉就淡了,也不再哭着想她。”

朱在五说,现在瑶瑶妈妈打来电话跟她说话很客气,哪怕瑶瑶语气不礼貌。但孩子已经觉得,妈妈越来越陌生。“有时候看着孩子发呆或心烦,我猜她可能是想妈妈了。生活的苦,她可能都埋在心里了,现在她有心事,对我连提都不提。”

“刚开始大小便时,不好意思在娃娃面前,都是让她先出去,事后再让她帮忙打扫。”朱在五不好意思地说,也难为这么小的丫头了。在他心里,始终“刻”着女儿的一句话,“‘你好好活着,有我在,你就不会没人管’。娃娃说这个话时才13岁。”

朱在五没有生病之前,家里有地,自己还经常出去打工,一家人过得有滋有味。得病后的几年,他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最后连房子都卖了,可是病情愈加严重,因为再拿不出钱,他只能放弃治疗。有时他心情不好,也会把气发在离自己最近的女儿身上。“爸爸发脾气,我就不理他,知道他也心烦。”瑶瑶说。

“瑶瑶和她爸很像,都是很倔强的人。”朱在五的朋友王强说,“虽然朱在五有低保,但生活还是很困难,平时我们几个朋友就帮帮他。”

以后上大学还带着爸爸

朱在五说,尽管瑶瑶总是为家里着想,时时照顾他,但她毕竟还是个孩子,也有贪玩的时候。

瑶瑶妈妈刚离家不久,瑶瑶和弟弟扔下父亲在外面玩了将近4个小时才回家。

姐弟俩回家后,朱在五大发雷霆,打翻了手边的杯子、碗和锅。

“爸爸要寻死,从轮椅上都掉了下来,吓得我赶紧抱住他,弟弟扶着轮椅,让他先冷静下来。”瑶瑶说,她知道,爸爸是害怕她和弟弟也会像妈妈一样,扔下他再也不回家了。从那次以后,瑶瑶一放学就往家跑,一有时间就陪着父亲。

瑶瑶的班主任陈传宝说,瑶瑶上学时也经常抽空跑回出租屋里看父亲。

朱在五说,瑶瑶跑回家,看到他好好的,扭头又往学校跑,父女俩有时连话都来不及说。每次看着女儿来回跑,他就知道,他在女儿心里很重要。

“我上初中的时候,爸爸每天要做的就是早上起床自己穿好衣服等我回来,中午吃过午饭后继续等我回来,想上厕所也必须等我回来。”瑶瑶说,“所以我一放学跑得很快。”她每天7时起床,“如果爸爸也起得早,我就给他擦把脸,把他推出去转转。”父女俩一般都不吃早饭,中午瑶瑶跑回家多做点饭,晚上就吃剩的。“前几天我们刚搬到县里,我最先要知道的就是菜市场的位置。开学后,来回跑着做饭的日子又要开始了。”

瑶瑶一点也不担心自己考不上县里的高中,就担心考上了没学费。“1000多元的学费,学校给她减免了700多元,把她乐的。”朱在五说。

记者问瑶瑶,3年后如果她考上更远的大学,爸爸怎么办。瑶瑶看看朱在五,先是一脸愁苦地叹了口气,之后又笑起来,推了一把父亲的肩膀说:“带着带着,爸爸,我去哪儿都带着你!”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andre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 ·
  • ·
  • ·
  • ·
  • ·
  • ·
  • ·
  • ·
本文来自 腾讯网 迷你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