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昆明代孕行业调查揭秘 获利高法律难监管(图)

2011年08月09日08:38云南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经 历

“我也是在积德,他们定会对娃娃好的”

林红(化名)是昭通人,今年31岁。2006年与丈夫一同前往东莞打工,来到东莞后不久丈夫就出轨了,两人没离婚但形同陌路。在外务工数年,林红深知城市与农村间的差异,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把儿子接出来,“过上城市人的生活”,要实现这个梦想,必须赶快赚钱。

2009年,经代孕中介介绍,她接下了第一笔业务,对方是一对来自广州的求子心切的顾姓夫妇。面试时,他们第一眼就相中了高高壮壮的林红。

植入不成功就前功尽弃

先是体检,体检内容除常规检查,还有肝功、血液、性病类等10多个项目,1600元的费用全部由对方承担。体检后,双方签订了一份“爱心代孕协议”:在未来的一年中,林红要“借出”自己的子宫,植入对方的受精胚胎,而对方将为此支付不低于10万元的“补偿费”。

签约当日,林红领取了第一个月“工资”2500元。然后开始接受为期3个月的“调经”,每天注射、口服大量药物,为了增厚子宫内膜,抑制子宫活动,这样能使受精胚胎植入后顺利产生胎盘。林红说,每天打完针,臀部都是红肿的。“很受罪,但每一针他们都给40元的补偿费。”

顾氏夫妇取卵、取精、培育胚胎,然后将选中的优良胚胎植入林红体内。植入手术并不复杂,不到一个小时就结束了,她感到小腹“胀胀的,隐隐作痛”。

手术后,她被要求“尽量平卧静养两个礼拜,不能洗澡”,那是让三方都担惊受怕的“高危时段”,因为试管婴儿成功率一般在40%~60%,如果植入不成功,就前功尽弃了,同时林红也只能拿到3000元补偿费,但对她而言,更难接受的是时间成本——“手术不成功就惨了,打了这么多针,我得再调养两个月身体才能再找客户。”

软禁生活散步都有人陪

“幸运”的是,两周之后,抽血检查显示胚胎已经“着床”,林红怀孕了,也是从这一天起,她正式搬进了顾氏夫妻准备好的房子。

这对夫妻给林红租了一套距离医院仅1公里的电梯房,还雇了一个保姆负责做菜,全程照顾,林红的任务就是调养好身体,保证腹中胎儿健康成长。按照协议,她每天只能看1小时的电视;不得与未经同意的任何人见面,不能告知家人自己在哪里;不可以晚睡;每周可以在保姆陪同下享受3次外出散步的自由……

云南人爱吃酸辣,林红也不例外,但餐桌上全是口味清淡、营养的菜肴、汤水,有时候她真觉得无从下筷,为这跟对方怄了好几回气,“我说这饭实在吃不下,对方就威胁我说如果孩子没了我就一分钱也别想拿到。”气归气,孩子要紧,林红还是“妥协”了。

那年冬天,林红产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婴, 尽管她与这孩子在血缘上没有任何关系,但第一眼看到时,林红还是禁不住在他的小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就放下了。“我皮肤黑,小娃娃皮肤很白,我们其实没有血缘关系,我也不想有什么关系,不然以后会难受的。”

交易进入最后一个环节——DNA鉴定,孩子确是顾氏骨肉。

林红账户上多了10万元人民币,眼看着对方抱着孩子开心地离去,心头百味杂陈,失落万分。但她认为代孕不光只是钱,也有正面意义,“我也是在做好事,积德。他们一定会对娃娃好的。”

记者接触林红的这段时间,她正在寻找下一个客户,希望在35岁前再当一次代妈,然后就把儿子接出来。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fairy]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