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穆巴拉克受审 > 正文

“笼审”强人穆巴拉克

2011年08月04日06:14时代周报张子宇 马欢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本报记者 张子宇 马欢

“这可能是现代阿拉伯历史上值得一书的时刻:‘法老笼中受审’。”《纽约时报》对于美国的老朋友、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受审如是评述。

当地时间8月3日,穆巴拉克和他的两个儿子、埃及前内政部长以及6名前高级警官出现在法庭被告席上。除了事件本身的关注度,埃及官方这次的审判方式也成为了焦点之一:几名被告一身白衣,被关在铁笼里接受审判,其中穆巴拉克因身体虚弱,全程躺在担架上。

铁笼中的穆巴拉克已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但埃及的命运又能由谁决定?过去几个月的局势表明,强人时代的终结,并未立刻给这个古国带来新的气象。

强人坠落

“谁能想象穆巴拉克会受到审判?”30岁的技师阿卜杜拉对美国记者说道,“真的,谁能相信?”

“或者他的儿子们?”他的朋友穆罕默德·易卜拉欣补充道。

法庭设在埃及首都开罗的警察学院。埃及内政部和军队表示,已经部署了50辆坦克和装甲车,5000名士兵也随时待命,确保穆巴拉克和他的两个儿子顺利被送至法庭。与此同时,他们也将在警察学院外围布置铁丝网,阻止任何可能的闯入者。官员们表示,他们的安保计划不仅要确保原告和被告们的安全,还要防止他们在法庭发动或遭到人身攻击。

这次审判由电视转播,在埃及和其他阿拉伯国家播出。法院外也安装了一个大屏幕,直播整个审判过程。至于庭审现场,除了600名经过特殊许可的人,包括律师和受害者家属,其他任何人都不得进入现场。

媒体报道称,穆巴拉克的健康状况不佳,特别是在今年4月份的一次心脏病发作后,更是每况愈下。据悉,穆巴拉克患有胃癌,加上近来拒绝进食,一度陷入昏迷状态。即便如此,这位83岁的前埃及领导人,还是被用担架抬进了庭审现场。

“他必须面对法官,”一名退休司机艾哈迈德表示,“我们想让他接受审判的理由很简单,就是要让那些想效仿他的人知道,权力是受限的。”

和很多第三世界国家政治领袖一样,穆巴拉克的荣耀与失落相伴相随。著名中东问题研究者、北京大学阿拉伯语系学者吴冰冰所说,“穆巴拉克是时代的产物,他崛起和坠落都是时代决定的”。

穆巴拉克1928年出生于埃及米努夫省一个农村小地主家庭,父亲是县城里的小法官,希望儿子继承自己的道路,到开罗大学读法律,然后过完公务员舒服平稳的一生。但第一次中东战争的战败,让埃及少了一个法官,多了一个政治巨头。那些处于半封建半殖民社会的阿拉伯国家,在貌似弱小的以色列面前显得不堪一击,由西方军官训练并由勋贵子弟指挥的军队腐败无能。埃及被迫进行改革,让军官阶层向中产阶级和更低层的人打开了大门。穆巴拉克最终选择了军官学校,并且以优异成绩毕业成为了一名空军飞行员。

尽管在第二次和第三次中东战争中埃及空军的表现不佳,尤其第三次中东战争更是遭遇了耻辱性的惨败,但作为普通飞行员的穆巴拉克还是多次以优秀的表现完成任务,并且还被派去苏联学习。第三次中东战争后,穆巴拉克受命重建几乎已经全军覆没的埃及空军,他作为一线军官,深知埃及和以色列的空军差距不在于苏联提供的米格战机不如以色列的法国和美国战机,而在于飞行员素质的严重落后,他狠抓这一环节取得了很大成效,也得到时任埃及总统纳赛尔的欣赏,从此扶摇直上。

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埃及军队以闪电战的形式击破了以色列人苦心经营的巴列夫防线,一雪前耻。战后穆巴拉克晋升为埃及空军元帅,并被授予国家最高的军事奖章“西奈之星”,成为了埃及人心目中的民族英雄。埃及著名政论家MohamedHeikal认为,作为现代文明的重要象征,第四次中东战争中的空军具有极为重要的精神意义。

1981年萨达特总统遇刺后,穆巴拉克作为军方领导人成功地稳定了国家政权,最重要的是,他顶着阿拉伯联盟对埃及的抵制,坚持了与以色列和解的路线,并以更加灵活的姿态出现在国际社会上。最终在1982年,作为对埃及和平姿态的回应,以色列将西奈半岛归还给埃及。同年,埃及还恢复了和苏联的正常关系。

穆巴拉克的务实外交为埃及赢得极大的国际空间,他同时为白宫和克里姆林宫的座上客,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冲突需要他来斡旋,来自西欧和美国的贷款和援助滚滚而来。

埃及困局

进入20世纪90年代之后,穆巴拉克的光环逐渐褪去,埃及经济陷入困难,尽管美国依旧给以大量的援助,但依然无法解决埃及极端分化和高失业问题。同时,埃及紧急状态法自1981年实施后一直未予取消,社会矛盾在重压下进一步激化。

很多去过埃及的中国游客都对这样的场景印象深刻,他们需要由持枪军人保护前往由外国人经营酒店的旅游区,那里富丽堂皇。但城市的另一边,埃及贫民聚居区甚至连像样的柏油路都没有。

“埃及的问题归根到底是寻找发展模式的失败,这是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困局。在中东除了产油国,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埃及没有抓住发达国家产业升级和转型的机会,导致最近20年来经济发展缓慢。穆斯林国家特有的人口过快增长又导致人口非常年轻,30岁以下的人口占总量1/2以上,就业问题严峻。”吴冰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埃及也曾按照新自由主义模式进行经济私有化改革,但没有惠及民众,只使统治集团获益,埃及1/4的人口每天收入不到2美元。“底层民众产生了具有社会主义色彩的经济需求,这和西方自由民主没有必然关系;今年2月的青年运动不是由贫困阶层而是由中产阶级青年主导,他们都受到很好的教育,要求享受更多自由。他们的需求和底层要求公平分配财富要求相结合,带来了一种新的社会模式。”吴冰冰进一步指出。

在外交上,埃及务实的外交变成了一边倒向美国。“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随着美国在中东主导地位的确定,要求埃及配合以色列的立场,配合美国在中东地区的部署。埃及作为一个中东大国失去了应有的弹性。”吴冰冰分析。

在继任者问题上,穆巴拉克可能让儿子接班的传闻也严重削弱了他的威信。埃及2011年动荡前,他曾经用“天晓得”来回答关于继任者的问题,执政党则用例行的“无人能和穆巴拉克的伟大相媲美”来搪塞。

路在何方

后穆巴拉克时代的埃及社会依然是骚动不安,开罗贫民窟的赤贫者和从西方归来洋学生同样没有安全感,抱怨之声通过路边小店和微博传播,人们用穆斯林传统的政治笑话和苹果电脑发泄着不满,目不识丁的人和英文娴熟者都在要求改变。

政权更迭并没有给埃及带来安全和面包,外国游客大量减少,社会秩序始终没有恢复,各种抗议此起彼伏。7月以来,埃及人已经连续3周发起大规模游行要求尽快改变社会僵局。

事实上,审判穆巴拉克更多地被看做是一种迎合民意的行为。很多埃及人很高兴看到这位曾经的统治者站在铁笼中,在他亲自命名的警察学院里接受审判。因为自军方掌权以来,埃及人一直以怀疑的目光盯着这些前穆巴拉克的下属,“军队和旧政权有太多利益纠葛,他们不会为人民做什么,也不会为难穆巴拉克,我发誓!”41岁的苏伊士人萨法·穆罕默德说。

在民意汹涌的时刻,军方试图划清与穆巴拉克的界限。

分析家指出,埃及社会现在完全分裂,埃及以军人为核心的统治集团发源自纳赛尔时代,即使是专制的,也是来自下层平民出身为主。而现在埃及的社会领袖均为商业财阀、法律精英和地方豪强,他们装着代表弱势群体却只为富裕阶层的利益着想。

在当下微妙时刻,埃及军方的态度却是模棱两可,这使得埃及政治的现状变得更加不可预测。“和土耳其军方传统地捍卫国父凯末尔不妥协世俗化政策不同,埃及的军方立场更加模糊。开罗的将军们很少透露自己的政治主张,一些激进的声音甚至批评将军们‘没有主义只爱钱’。”英国《经济学人》如是评述。

“现有的局面是由美国和穆巴拉克配合而成的。所以不能指望审讯穆巴拉克一个人就把埃及的问题解决了,埃及问题是1952年独立以来系列问题的总爆发,所以以审讯一个人或者某个孤立的事件来解决问题是幻想,但是不排除通过审讯穆巴拉克来进行博弈和权力分配。”吴冰冰认为。

一个笑话很贴切地描写了埃及目前的状况:上帝掐指一算,发现穆巴拉克已经掌舵埃及超过30年了,于是派天使长加百列下凡让穆巴拉克赶紧下台,穆巴拉克满不在乎地说,好啊,不过我走了,你告诉埃及人船怎么行吧。

(时代周报)

相关专题:

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下台受审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liux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