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历史频道 > 世界历史 > 正文

卡扎菲喜欢在斋月晚餐时间电视直播绞刑

2011年07月28日13:04南方人物周刊力戈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卡扎菲喜欢直播绞刑,一个利比亚母亲在正吃着斋月的晚餐,突然电视上开始直播绞刑。她发现一个死刑犯的衣服很眼熟。定睛一看,原来是她的亲生儿子!

卡扎菲喜欢在斋月晚餐时间电视直播绞刑

资料图:卡扎菲

利比亚见闻:他们为什么对卡扎菲恨之入骨

2月15日,正在开车的利比亚外交官爱德里斯·拉明接到儿子的电话获悉,人们开始在班加西街头游行。拉明意识到,变革的火炬已经从突尼斯和埃及传到了利比亚。

这一天,他等了几十年。

年逾60的拉明喜极而泣,加大油门赶回班加西。他决定辞官,与这些示威者一起战斗。

与此同时,47岁的班加西杂货店老板曼苏尔·艾哈迈德激动万分,通过手机和网络邀更多的人参加次日的游行。

18岁的高中生扎达想拿起武器与政府军对抗,但被父母严令禁止。之后他和二十多个同伴一起,创办一份报纸。他说,报纸就是他们的AK47步枪……

就这样,一个接一个,不论职业,不论年龄,千万个利比亚人走上街头,拿起武器,与卡扎菲政权展开全面的内战。至今,战争持续近5个月。

从1969年政变开始,卡扎菲统治利比亚长达42年。看似稳定的利比亚,顷刻间战火纷飞。

斋月晚餐时间电视直播绞刑

“我们的行为,是隐藏在内心最深处几十年的呐喊,”拉明说。

在利比亚近一个月里,笔者跟每一个当地人交谈时,都会问他们为什么要参加反政府运动,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对卡扎菲恨之入骨?

其实,在1969年卡扎菲政变后,许多人还是非常支持他的。尤其是一些左派的知识分子和充满浪漫主义理想的青年群体,厌倦了等级森严的王国体制,期待着一场巨大的变革。那时,正值席卷西方各国的学生运动达到顶点,而距埃及纳赛尔发起的阿拉伯复兴运动也只有十多年光景。

之后,卡扎菲实施一系列“革命”政策,包括消除贫富分化(富人财产被没收从而成为穷人,因此也就没了贫富分化),迫害有不同意见的人士。这让人们逐渐发现,自己曾经支持的革命,并没有建立一个理想中的自由和民主的国家。

政变后,一些思想活跃的知识分子希望为建设新国家建言献策,免不了对卡扎菲当局发出一些负面的评论。但这简直就是利比亚版的“引蛇出洞”--1970年代,卡扎菲在班加西的加尤尼斯大学公开处死了几个知识分子。

该国知识精英从此噤声。

卡扎菲的所作所为,其实跟其他独裁专政者大同小异,无非是对内打压异己分子,实行恐怖统治,家族和亲信垄断政治经济特权;对外穷兵黩武,与西方为敌。然而,卡扎菲对这些没有一点遮掩,甚至还有一些行为艺术。

在打击异己分子方面,卡扎菲从来不遗余力。一旦出现任何萌芽,他都会坚决地斩草除根,而且从来不隐藏,反而要公之于众,起到震慑作用。

拉明就是一个例子。除了外交官的身份,他还是一名偏向左派的诗人和作家,曾经对卡扎菲充满期待。在1970年代,由于经常与一些思想活跃的知识分子聚会,他被当局以“利比亚共产党总书记”身份逮捕并被判处死刑,因为政变后的利比亚禁止任何党派存在。所幸他是个名人,卡扎菲改判他10年监禁。拉明出狱后,卡扎菲还派人私下告诉他,如果再遇到麻烦,不会再让他坐牢了,但却比划了一个斩首的动作。

1980年代,卡扎菲喜欢直播绞刑,而且专门选在斋月期间的晚餐时间。在斋月期间,穆斯林白天不吃饭,直到太阳落山后,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坐在餐桌前享受丰盛的晚餐。往往在这个合家团圆的时候,电视机里轻松的娱乐节目会突然中断,开始直播绞刑过程。曼苏尔·艾哈迈德说,上世纪80年代某天,他的一个邻居在正吃着斋月的晚餐,突然电视上开始直播绞刑。她发现一个死刑犯的衣服很眼熟。定睛一看,原来是她的亲生儿子!她吓得从椅子上摔到地下,然后绝望地看着儿子断气。其实,他儿子并没有任何罪大恶极的行为,只是帮助一些所谓的“反革命分子”逃脱当局的追查。

卡扎菲的嫉妒心如此之强,以至于绝不能容忍国内出现任何名人。因为那样会将人们的视线从他转移到其他人身上。对此,26岁的足球评论员法里吉深有体会。他告诉笔者,卡扎菲禁止评论员提到队员的名字,因为担心观众记住踢得好的球员,就会抢了他的风头。于是,体育评论员就只好报队员的号数。有时候,队员们变换在俱乐部或国家队的号数时,评论员就非常头疼,要解释一番,说这个队员之前是几号,现在是几号,原来的几号现在是谁。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xu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