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社会新闻 > 368万天价过路费 > 正文

河南天价过路费案疑犯悔过认罪 要求异地重审

2011年07月28日04:00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河南天价过路费案疑犯悔过认罪 自称不懂法

时军锋(资料图)

天价过路费案追踪

近日提交了一份管辖异议书,希望案件不要在鲁山法院审理

因为不懂法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我很后悔,真的很后悔,如果能回到过去,打死我也不会再挂假车牌省过路费了。

河南禹州的两个普通农民,8个月偷逃过路费368万余元。半年前,此案曾引发社会强烈关注。近日,在鲁山看守所的弟弟时军锋突然写了一份长达17页的悔过书,承认自己有罪。此外,由于案件的二审法院仍然是判决时建锋无期徒刑的平顶山法院,为了避开“老冤家”,时军锋提交了一份管辖异议书,希望案件不要在鲁山法院审理。

自称不懂法,真的很后悔

7月25日,时军锋的辩护律师,北京市亿嘉律师事务所的王永杰律师在鲁山看守所见到了时军锋。“他情绪很低落,还写了长达17页的悔过书,因为办案人员告诉他没有可能无罪。”王永杰感到有些意外,“我是想为他做无罪辩护的。”

时军锋的悔过书前14页回忆了如何与武警某支队的张新田、李金良合作挂军牌搞运输,最后3页则总结了自己的认识。他说,自己一直没有想过挂军牌是犯法的事情,车被扣后,也想着顶多被罚款,从没想过这个案子会是刑事案件。他写道:“因不懂法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我很后悔,真的很后悔,如果能回到过去,打死我也不会再挂假车牌省过路费了。”

希望政府给他们兄弟机会

他还写到,二哥时建锋在沙场,不是合伙人,也不是共同经营。二哥为自己顶罪也是无心之错,因为2009年1月1日晚,运输车被扣,在总队扣车大院值班室登记时,写的是时建锋的名字,后来就一错再错。张新田和李金良也劝说他,就让二哥顶罪,方便他在外边“活动”将二哥“捞出来”。

时军锋在悔过书里表示甘愿认罪,但对鲁山检察院没有认定自首表示不解。他在悔过书里强调,这次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希望政府能够原谅他。

提到家人,他很牵挂:“老母身体不好,女儿也小,希望对我减轻处罚,让我早日回家,能对我母亲尽一点孝道,照顾女儿。”他还为二哥时建锋求情,希望政府给他和二哥机会,让他和二哥早日回归社会。此外,王永杰透露,涉嫌为时军锋提供假军牌的武警张新田、李金良已经被军事检察院立案。时军锋还告诉王永杰,前不久,济南军区、总参都派人到鲁山看守所讯问了他,以核对张新田、李金良的口供,讯问全程录音录像。

观点

“让他们自己纠正自己太难了”

在法律程序上,王永杰认为不应该由鲁山法院审理,原因是担忧一审由鲁山法院审理,二审案件将再次回到平顶山法院,而平顶山法院当时是以无期徒刑重判了时建锋。王永杰预测,一旦时建锋、时军锋一审在鲁山法院被判有罪,他二人几乎难有二审救济的机会,法律规定的二审上诉权利被变相剥夺。王永杰表示,检察院上下级之间是领导关系,上下级法院之间是监督关系。本案审查起诉的是平顶山市鲁山县检察院,它的上级是平顶山市检察院;作为下级的鲁山县检察院只会服从自己领导,继续一如既往完成本案的起诉工作。所以,鲁山县检察院可能失去对公安机关是否依法办案的把关能力,失去对时建锋、时军锋起诉与否的程序上的审查判断能力,这对时建锋、时军锋是不公平的。

因此,王永杰希望能够异地审理。时军锋在与王永杰沟通之后,签署了异地管辖申请书。“让他们自己纠正自己太难了。”他希望最后能够到郑州审理。退一万步,不能实现异地审理的话,时军锋也希望之前办理过该案的检察官、法官能够回避。时军锋的申请是否能够得到批准?记者随后采访了广东中泽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玉忠律师。他指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凡在一个审判程序中参与过本案审判工作的合议庭组成人员,不得再参与本案其他程序的审判。因此,平顶山检察官、法官回避是必然的。

回顾

1月11日河南农民时建锋因偷逃过路费368万余元被判无期徒刑。此后,时建锋翻供,称其弟弟时军锋与自称武警官兵的张新田、李金良签订一份合同,时军锋向对方支付120万元,对方保证其悬挂军车牌照被查扣时,派车派人及时排除。

1月14日时建锋的弟弟时军锋投案。

1月16日平顶山中院对天价逃费案启动再审,该案主审法官被撤职。

1月17日平顶山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决定对此案撤回起诉,交由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7月初该案由平顶山市鲁山县公安局侦结,移交至鲁山县检察院。(新快报 记者曹晶晶 实习生 徐丽萍)

相关专题:

368万天价过路费案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kexia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