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南海主权争端升级 > 正文

赵可金:南海争端中国无原则的克制难解问题

2011年07月20日09:16南方日报赵可金我要评论(0)
字号:T|T

赵可金:南海争端中国无原则的克制难解问题

作者:赵可金

  各种蠢蠢欲动甚至浑水摸鱼的行为,无外乎是将本来已经十分明确的原则和标准搞得模糊不清,目的在于掩盖问题的本质,企图捞取不可告人的利益。

  时下,南海争端大有升级态势,不仅一些周边邻国频频采取试探性的冲突边缘动作,刺激和挑战中国外交的心理底线,而且一些域外大国也采取战略模糊介入的姿态,企图浑水摸鱼,捞取政治筹码和外交利益。面对夹杂有领土争端、资源开发、共同安全、权力角逐等复杂矛盾的南海问题,中国如不能采取快刀斩乱麻的战略清晰态度,将在较长一段时间内面临内外可以预料和无法预料的多重矛盾压力,在相当大程度上牵扯很大一部分外交精力,甚至干扰中国十二五规划的战略全局。

  在谈到南海问题的战略方针时,邓小平在20世纪80年代确立了“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战略构想,中国政府积极与南海有关国家开展外交协调和磋商,并于2002年11月在金边签署了《南中国海行动宣言》,对于缓和地区局势和推动共同发展起到了十分重要的稳定基石作用。

  总体来看,“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战略构想是基于一种务实的战略模糊精神,通过极力扩展利益增量来模糊矛盾存量。其中,主权归我是原则和前提,搁置争议是策略和方法,共同开发是目标和秩序。显然,在邓小平看来,主权归我是不容否认的,只有接受主权归我,才会有搁置争议和共同开发的问题。为了使相关国家接受“主权归我”的原则,中方采取了务实灵活的“搁置争议”态度,并接受共同开发的利益分配秩序。

  此种务实的战略构想在以往能够为各方所接受,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国的战略重心长期致力于国内的现代化建设,无暇顾及周边争议地区的权益,南海争端采取了“以利益换原则”的务实方针。受制于技术、经济和政治安全等综合因素的影响,周边邻国也采取了维护现状、不激化局势的政策。然而,近年来,随着中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的急剧提升,周边邻国对中国的战略模糊方针产生了种种顾虑,中国时而强硬时而温和的外交表现,也让周边国家对中国的战略走向捉摸不定。在此种战略顾虑上升的心理背景下,一些国家开始尝试触摸中国战略心理底线的小动作,观望中国可能的政策表现。

  针对此种战略试探的小动作,中国战略界出现了分化。一部分人认为应该保持克制,继续为中国现代化赢得战略机遇期;另一部分人则认为中国应当采取强硬态度,甚至不排除选择打的可能。实际上,此两种看法都没有抓住南海问题的根本,南海争端的根本在于各方是否否定了“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共识。判断一切的根本标准在于是否改变既有的主权归属事实,对于那些违反了“主权归我”原则、试图改变主权事实的行为,不管属于哪一方,中国应该采取明确的态度,不排除采取包括战争在内的一切捍卫主权事实的选择。当然,只要各方仍然认可国际法和一系列国际文件所确认的主权归我的事实,中国也无须过激反应,仍可坚持“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方针。

  目前,南海问题虽然复杂,但只要抓住了问题的核心,就有了解决问题的章法。各种蠢蠢欲动甚至浑水摸鱼的行为,无外乎是将本来已经十分明确的原则和标准搞得模糊不清,目的在于掩盖问题的本质,企图捞取不可告人的利益。因此,对中国而言,面对诸多试图挑战原则底线的行为,无原则的克制无益于问题的解决,战略模糊应该休矣,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对原则问题采取战略清晰的态度,打掉一些国家试图改变“主权归我”现状的幻想。

  作者系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清华大学副教授

相关专题:

南海主权争端升级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