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际新闻 > 世界新闻报窃听 > 正文

环球时报:“窃听门”折射西方民主弊端

2011年07月20日11:40环球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环球时报:“窃听门”折射西方民主弊端

  7月19日,在英国伦敦议会下院,传媒大亨默多克(右下)就窃听事件出席听证会时遭到一名男子(左)持盘子袭击(电视截图)。新华社/路透

环球时报:“窃听门”折射西方民主弊端

7月19日,在英国伦敦议会下院,传媒大亨默多克(前右)与新闻集团副首席运营官詹姆斯·默多克就窃听事件出席听证会(电视截图)。新华社/路透

  英国《世界新闻报》“窃听门”丑闻正在动摇默多克的传媒帝国。“默多克旗下的报纸曾经左右过英国大选结果,但现在他要面临抗议者的愤怒情绪。”法新社等近日在议论“傲慢大亨”、80岁高龄的默多克就“窃听门”公开发表道歉信时,不约而同地点到这个帝国对西方国家民主选举的操纵。30多年来,从撒切尔夫人到布莱尔再到卡梅伦,在保守党和工党间轮换的英国首相都要看默多克的脸色,甚至会利用婚礼、葬礼等特殊场合争先恐后地结交《世界新闻报》的主编。默多克显然是拿住了“选举政治”的命门。新闻集团走上层路线的同时,也包揽过英美选民的民意。但现在,“窃听门”让人们开始反思“无良小报”对社会风气的败坏,也让人们表示要对政客与媒体大亨的关系质疑到底。由“窃听门”所演绎出的西方选举政治下,政府、媒体和民众的畸形关系和西方体制的深层次弊端,远比默多克本人更该被质疑。

  左右英美澳民主选举的“影子”

  “在英国最有影响力的外国人”、“内阁影子部长”,这些是英国媒体多年来给媒体大亨默多克的绰号。英国《独立报》18日说,默多克的口袋里装着一张“唐宁街10号”的特别通行证,只要他想见英国首相,“随时欢迎,这样的规矩已经有几十年了,从撒切尔夫人到卡梅伦,没有例外”。

  默多克的新闻集团在英国拥有《世界新闻报》、《泰晤士报》,在美国拥有福克斯网、《华尔街日报》等重量级的媒体或机构。美国《华盛顿邮报》等媒体近日也争相回顾默多克旗下的《太阳报》等媒体对英美等国选举的影响。1979年英国大选时,《太阳报》公开宣布支持保守党的撒切尔夫人。投票日当天,《太阳报》在头版把当时工党候选人金诺克的秃头形容为电灯泡,并说“如果金诺克今天当选,请最后一个离开英国的人点亮灯泡”。结果,工党输了,撒切尔夫人赢得选举。一直到“铁娘子”1990年卸任,《太阳报》的立场从没变化。此后几年,《太阳报》又支持保守党的梅杰。但1994年布莱尔出任工党主席后,改善了与默多克的关系,《太阳报》随后开始了与工党10多年的蜜月期,布莱尔和布朗先后担任首相。“风水轮流转”,2009年默多克旗下的《世界新闻报》、《太阳报》、《泰晤士报》等报公开宣布在下届大选中支持保守党,结果保守党主席卡梅伦成功出任首相。因此,《太阳报》等总是自诩能影响选举。

  当默多克和新闻集团在英国陷入窃听丑闻的泥沼时,在默多克的“家乡”,澳大利亚人似乎这时才开始警惕,澳大利亚居然有70%的媒体都是由新闻集团控制的,其中有全国销量最大的《澳大利亚人报》,也有地方性的《每日电讯报》、《太阳先驱报》、《信使报》。难怪澳大利亚民众惊呼,“我们也要对媒体进行一次全面审查”。而回顾历史,默多克也曾左右过澳大利亚的民主政治,因此,在澳大利亚人眼中,他是个颇有争议性的人物。1972年,默多克的报纸支持澳大利亚工党的高夫·惠特拉姆,并帮其赢得大选。但后来,默多克对惠特拉姆的社会主义政策和反美主义感到失望,在后来的选举中,《澳大利亚人报》等默多克旗下的报纸对惠特拉姆采取了强硬的反对立场。支持惠特拉姆的人举行罢工抗议,认为有人故意歪曲新闻报道来损害其形象,甚至还有传言说美国中央情报局介入其中。对此,有报道说,一些澳大利亚人永远也不能原谅默多克,并“从那时起把他视为一个美国特务”。一位前《太阳先驱报》编辑近日撰文说,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默多克买下了澳大利亚一半报纸的所有权,这直接导致当时的霍克政府修改了媒体所有权法律。他认为,“默多克对澳大利亚纸媒的垄断是非民主的”,在澳大利亚任何一个城市都能看到默多克旗下的报纸,“而且几乎每份报纸都是右翼的”。

  默多克新闻集团的触角还伸到了美国政坛。据美国MSNBC广播公司18日披露,默多克通过游说以及大规模捐款等手段“试图影响美国联邦政府”。过去10年,新闻集团花5000万美元游说议员、非政府组织等,为的是帮默多克说话,不让美国的媒体监管机构以反垄断为名阻止他的媒体帝国在美扩张。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也称,默多克舍得给美国的政治明星们“投资”。默多克被美国媒体视为搞平衡的高手。比如2008年民主党内初选时,默多克旗下的《纽约邮报》就“罕见地”力挺希拉里在纽约州出线。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认为,这是默多克做出了判断,认为希拉里将会胜出。

  默多克的政治捐款更多的还是投向了共和党。其旗下的福克斯电视台被形容为“一面倒地为美国共和党的利益服务”。美国作家威廉·邦克17日在“媒介事务”网站撰文说,根据对观看福克斯电视台的美国民众的民调得出结论,该电视台的意识形态已经影响到了民众对事物的真实判断。邦克举例说,2003年马里兰大学一家研究所发现,看福克斯电视台的受众比其他民众更容易相信共和党所做的有关“伊拉克战争是正义的、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等宣传。对于这种少数人的取舍和偏好就能影响大众价值判断的现象,邦克提出一个命题:“对美国人来说,目前唯一的现实问题是,我们要拿默多克怎么办?”

  西方政客为选票巴结媒体

  “过去20多年,摆在每个英国政治家眼前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学会同默多克打交道,搞好关系。”英国《每日快报》政治评论员彼德·奥波恩在其《新工党和媒体阶级的兴起》一书中这样说。而《华盛顿邮报》称,窃听丑闻出现后,默多克和英国政界的关系也越来越被人诟病,“谁也不知道他们的背后有什么秘密。”为了捞选票或连任,政客和其所在的政党不得不拉拢巴结媒体。媒体因此也可以对这些政客和政党“恩威并施”。英国民众现在最关心的是卡梅伦和默多克的关系。因为窃听丑闻而辞职的《世界新闻报》总编库尔森就被卡梅伦视为好友,并任命他为自己的媒体顾问。英国《卫报》抨击说:“首相如果不能解释清楚此事,英国的民众会质疑到底。”

  英国《独立报》13日曾以“政党领导人联合对抗默多克”为题说,英国政客与媒体间的蜜月该结束了。但英国国家广播公司同一天质疑说:“真的能够结束吗?象征英国政治的“威斯敏斯特议会”与象征英国媒体的“舰队街”之间的暧昧关系由来已久,那些经常被报纸讽刺和攻击的国会议员其实在私底下与媒体大亨非常亲密。英国媒体标准基金会的马丁·摩尔认为,在英国真正要实现“政治透明”,就必须公布政界人物与新闻集团高层间的会晤和通信往来。

  英国有媒体行业自律机构“新闻投诉委员会”,但成员多为媒体大亨,因此这些年对《世界新闻报》等媒体的监管显得形同虚设。俄罗斯《莫斯科时报》近日刊登了媒体智库The Nation Institute研究员乔纳森·谢尔的一篇文章。这位耶鲁大学的访问学者在谈到“默多克阵营的覆灭”时说,在其家族控制的新闻集团,编辑独立性已让位于铁腕中央集权,新闻和评论则被掺杂到一股从不间断的政治宣传中,意识形态凌驾于事实。谢尔说,窃听丑闻是默多克家族将新闻转型为政治宣传的一个片段,破坏了民主制度中媒体、政府和政党之间相互独立的原则。“默多克阵营”成了“国中之国”,一度被社会纵容,被政客巴结。时任首相布朗和当时反对党领袖卡梅伦都争着出席过《世界新闻报》前主编、因窃听丑闻而被捕的布鲁克斯的婚礼。布朗在自己结婚、幼子葬礼时也邀请布鲁克斯出席。卡梅伦上台后,邀请默多克到首相府密谈。

  猎奇心态败坏社会风气

  由《世界新闻报》引发出的“窃听门”事件也让西方民众开始反思政府、媒体和公众之间的“畸形关系”。英国《每日电讯报》14日社评说,应对“窃听门”丑闻负责的是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是没有认真调查的警察,是高层政治人物讨好默多克而对其所为不闻不问。在纵容《世界新闻报》等媒体多年后,眼下,英国朝野政党看上去对“惹了大祸”的新闻集团采取了一致的严惩态度,对此,伦敦大学媒体传播学教授詹姆斯·卡伦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说,因为今明两年不是英国的大选年,加上这次社会舆论压力空前之大,所以没有一个政党敢冒风险,站到公众权益的对立面。

  随着新闻集团的窃听丑闻在英国乃至美国持续发酵,澳大利亚也开始对本国媒体行业这些年的运营进行反思。澳大利亚绿党领袖鲍勃·布朗提出,应通过议会对澳大利亚现有的媒体所有权和监管规定进行全面审查,并成立一个专门检查媒体职业道德的部门。不过,《澳大利亚人报》的评论员丹尼斯提出,尽管澳大利亚媒体存在不少问题,但绝对还没有达到像英国那样媒体和政治暧昧不清的程度。昆士兰州的《信使报》也援引布朗的政治宿敌、前总理霍华德的话说,“政客就是要适应和接受媒体的偏见,‘所谓食得咸鱼抵得渴’”。看得出,与默多克这样的传媒大亨相互勾结、相互利用的“好戏”,恐怕在西方国家还会持续上演。

  《澳大利亚人报》网站有网民留言说,新闻集团的报纸最喜欢夸大其词,《澳大利亚人报》现在连新闻和评论都掺杂在一起,社论有时候都成了诽谤,实在没什么看头。也有澳大利亚媒体议论说,读者过于猎奇的心态也鼓励了《世界新闻报》的不道德行为,败坏了社会风气。有澳大利亚网民说,《世界新闻报》固然不道德,但英国民众的读报心态也需要反省。

  “窃听门”还引发了人们对“媒体绑架政治”的横向与纵向类比。除了默多克的新闻集团被批左右英国、澳大利亚等国政治外,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旗下庞大的传媒集团也被质疑“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采取了与默多克类似的手段”,上演党派政治剧,吸引选民。而默多克新闻集团旗下的《华尔街日报》、《澳大利亚人报》等媒体在报道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敏感问题”时,经常习惯性地指手画脚。比如,在报道中国企业并购澳大利亚企业时,澳大利亚媒体抛出“并购将影响澳大利亚经济命脉”等谬论;在报道欧美企业遭遇黑客攻击时,捕风捉影地提出“中国黑客”攻击的威胁论;在报道中国西藏和新疆问题时,又打着所谓的民主、人权旗号对中国进行攻击。而这些负面炒作,无不是为了其支持的西方政权,但却绑架了众多读者。(驻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特约记者 纪双城 木春山 陈小丫)

相关专题:

世界新闻报窃听丑闻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