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际新闻 > 世界新闻报窃听 > 正文

专家称窃听事件暴露西方国家新闻观虚伪本质

2011年07月19日14:09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专家称窃听事件暴露西方国家新闻观虚伪本质

7月17日,传媒大亨默多克新闻集团的前英国女总管、国际新闻公司前首席执行官丽贝卡·布鲁克斯被伦敦警方逮捕。

专家称窃听事件暴露西方国家新闻观虚伪本质

近日,英国街头出现反对默多克的宣传画。

新华国际时评:“窃听黑幕”谁之过

新华网北京7月18日电(记者齐紫剑)《世界新闻报》窃听事件愈演愈烈。17日,该报所属的国际新闻公司前首席执行官布鲁克斯被伦敦警方逮捕,后于午夜被保释。当天,伦敦警察局长斯蒂芬森因被指责与上述两家机构交往甚密而宣布辞职。此前不久,曾先后任职于《世界新闻报》和英国政府的库尔森,也被逮捕。

至此,“窃听黑幕”之水越来越深,已不是一起简单的偶发事件。有英国媒体评论说,这起事件动摇了公众对警察、媒体和政界的信任。这三者交织而成的社会生态,成为拉扯“窃听黑幕”的有形无形之手。

《世界新闻报》能够“顺利”践行“不惜一切代价找到新闻”的“价值理念”,背后可能有权力机构的“影子”。英国首相卡梅伦的前媒体主管库尔森,在担任《世界新闻报》高级编辑时,就曾宣扬“不惜一切代价找到新闻”,而以贿赂向权力寻援则用来“铺路”。

据英国媒体报道,伦敦警察局长斯蒂芬森曾多次接受《世界新闻报》的“美意”。此外,他在一家疗养院免费疗养市值过万英镑,而疗养院的公关顾问沃利斯曾经的名片,分别是伦敦警察局媒体顾问、《世界新闻报》副主编。如果斯蒂芬森一边拿着纳税人的钱做局长,一边却收取侵犯公众隐私等权利的机构和个人的好处,那么他实际上也丧失了“底线”。公众不禁会问:这样的司法能“独立”吗?它们对窃听的调查、执法,会“公平”吗?

《世界新闻报》一而再、再而三侵犯公民权利,政府的监管和对人权的尊重却明显缺失。事实上,这家报纸的“关系渗透”不仅限于司法,它与英国政界也有着复杂的联系。据报道,因窃听丑闻而从政府离职的库尔森,曾在促使《太阳报》支持保守党的过程中发挥关键作用。英国萨塞克斯大学政治学教授贝尔指出,窃听事件“几乎成为英国的治理危机”,“人们感觉事态已超出控制”。最近,卡梅伦呼吁制定新形式的媒体监管,以结束新闻机构与英国政客之间的“舒适关系”。

此次窃听丑闻发生后,英国媒体陆续披露:传统严肃报纸《星期日泰晤士报》曾窃听英国前首相布朗,而《太阳报》等媒体在10年时间里,也参与了对布朗的窃听。《世界新闻报》丧失职业伦理、越过社会底线,虽令公众震惊,但其所做所为并不是孤立发生的。

《世界新闻报》在其最后的社论中曾说:“我们迷失了方向。”对此,英国的媒体、司法和政界同样应反躬自问:自己在纵容“迷失”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如何让社会生态能有清晰的“路标”?

窃听丑闻继续蔓延 传媒帝国大限已到?

面对层出不穷的丑闻和声势浩大的讨伐,7月16日,默多克在英国各大媒体上刊发道歉信。

非法监听在英国不算新闻,甚至成为媒体公开的“潜规则”。早在2007年,《世界新闻报》记者古德曼就因窃听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手机而锒铛入狱。然而,当时多数英国人对此不以为意。直到近期《世界新闻报》被曝涉嫌侵入被谋杀女孩道勒的语音信箱,事态才急剧恶化。

丑闻,接踵而至

尽管深陷泥沼的《世界新闻报》已经停刊,但愈演愈烈的丑闻并未随着“谢谢,再见”而画上句号。对于默多克而言,噩运才刚刚开始。近日,默多克旗下另两份报纸《星期天泰晤士报》和《太阳报》也相继传出窃听丑闻,这两家媒体被曝窃听前首相布朗的电话长达10年。

窃听丑闻越挖越深,英国朝野哗然。据报道,英国王室、政坛要员、谋杀案受害者、阵亡将士家属,甚至伦敦爆炸案遇难者家属都在新闻集团的窃听范围之列。在此当口,默多克之子、国际新闻公司董事会主席詹姆斯·默多克又因授权向窃听受害人支付“封口费”,以掩盖丑闻而被指责妨碍司法公正。

默多克对英国政坛影响极大,保守党和工党因此对他竞相讨好。默多克与布莱尔、布朗、卡梅伦都有私交。尽管默多克长袖善舞,但在丑闻曝出之后,与他私交甚密的政客却都反戈相向,对新闻集团展开合力“围剿”。

围攻,在劫难逃

13日,布朗在议会演讲中不仅“以身说法”痛斥窃听行为,还指责卡梅伦和保守党讨好默多克。因为卡梅伦曾聘请《世界新闻报》前主编库尔森担任其新闻秘书,后者在7月8日因涉嫌窃听电话已被捕。

尽管卡梅伦尽力撇清与新闻集团的关系,谴责电话窃听为“恶心之举”,并就此事件开展由法官负责的独立调查。但有分析称,工党希望利用卡梅伦与新闻集团关系做文章,以赢得政治资本。为此,卡梅伦政府不得不宣布支持反对党工党提议,迫使默多克放弃收购天空电视台,并要求默多克对新闻集团的行为“做出负责任的解释”。

不仅是英国政府,国会、警方、新闻界乃至司法界也都针对窃听事件正在采取相应的行动。据报道,近日工党领袖米利班德还倡议拆散默多克的传媒王国,以免其“过多地掌控英国公众的生活”。

与此同时,大西洋彼岸的美国也开始 “痛打落水狗”。应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主席彼得·金等人要求,联邦调查局已经对新闻集团记者涉嫌窃听“9·11”事件遇难者电话事件展开调查。另有数名参议员致函司法部长,要求调查新闻集团是否违反《反海外腐败法》。这对于处境艰难的默多克新闻集团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突围,绝地求生

在不断扩大的窃听丑闻影响下,新闻集团的股票市值大幅下跌,仅4个交易日就已累计缩水70亿美元,12日,该股更是狂跌7.6%。

面对急剧恶化的态势,默多克火速飞往伦敦进行密集的危机公关。他先是弃车保帅,关停《世界新闻报》,而后,又宣布接受政府建议,放弃收购英国天空广播公司。为平息众怒,国际新闻集团总裁布鲁克斯和道琼斯首席执行官莱斯·辛顿先后辞职。此外,他还亲自前往受害人道勒的家中道歉,并在英国全国性报刊上就《世界新闻报》窃听丑闻发表道歉信。

然而,危机不可能就此结束。有分析认为,此次窃听丑闻之所以“失控”,一方面是因为窃听事件触碰了公众的道德底线以致群情汹涌,另一方面是因为新闻集团的垄断妨害政界、商界、传媒界多方利益,各方欲借窃听丑闻群起攻之,以扳倒其传媒帝国。

在空前凌厉的攻势下,默多克苦心经营的传媒帝国是否会因此而轰然倒塌、分崩离析?“后默多克时代”传媒势力格局将会如何演变?人们拭目以待。

相关专题:

世界新闻报窃听丑闻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fairy]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