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际新闻 > 世界新闻报窃听 > 正文

专家称窃听事件暴露西方国家新闻观虚伪本质

2011年07月19日14:09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专家称窃听事件暴露西方国家新闻观虚伪本质

7月9日,在英国首都伦敦,新闻集团旗下英国通俗小报《世界新闻报》的员工离开办公室。《世界新闻报》因一系列窃听丑闻于当日出版最后一刊,并将于10日正式停刊。《世界新闻报》是英国销量最大的报纸之一,已有168年历史,以刊登名人消息为办报特色。新华社/路透

专家称窃听事件暴露西方国家新闻观虚伪本质

7月15日,传媒大亨默多克乘车离开其在英国伦敦的家。传媒大亨默多克及其儿子、新闻集团副首席运营官詹姆斯·默多克14日表示,同意就旗下报纸《世界新闻报》的窃听丑闻于19日接受英国议会下院文化、传媒与体育委员会的质询。而连日来深受窃听丑闻困扰的国际新闻公司首席执行官丽贝卡·布鲁克斯也于15日宣布辞职。新华社/法新

新华网北京7月19日电 日前,新闻集团旗下的英国小报《世界新闻报》因窃听丑闻而停刊,引起广泛关注。部分京沪专家认为,这一事件直接暴露出当今西方媒体逐利的本质,以及其长期以来所标榜的所谓“自由”“公正”“人权”理念的虚伪。随着事件的进一步发展,势将对西方新闻监管模式产生重大冲击。

“窃听门”将对西方国家新闻观产生震撼

专家认为,一直以来,西方媒体及西方国家总是高举“自由”“人权”旗帜对他国进行指责,但此次“窃听门”事件的发生,无疑是对西方国家新闻观和优越感的一次重大冲击。

“窃听门”事件充分暴露出西方媒体逐利的本质。中国传媒大学传媒经济学副教授凌昊莹认为,《世界新闻报》窃听丑闻表明,包括《世界新闻报》《太阳报》在内的大多数西方媒体是以逐利为目的,这种逐利性使其难以做到所谓的“真实客观”。在西方既有市场体制和新闻体制下,媒体的逐利性导致其新闻报道不可能做到其标榜的“纯粹、独立和客观公正”,其实现进行自我约束非常困难。

博联社总裁马晓霖认为,窃听丑闻源于西方媒体内的利益和竞争驱动,尤其是当前纸媒已是夕阳产业,为了扩大发行,增加影响力,西方小报采取窃听的方式来获得消息,直至打破社会道德底线、触犯法律。

此外,这一事件的出现与默多克新闻集团内部管理不善和外部缺乏制约,也有着很大关系。默多克新闻集团旗下的新闻国际公司在英国平面媒体中形成了垄断之势,自认为能量巨大,一手遮天,从而藐视法律,无视道德底线。

窃听门”事件是对西方“自由”“人权”理念的巨大反讽。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陈绚表示,隐私权是人权中最根本的权利之一,是关于人类尊严的权利。但一些西方媒体以知情权为借口,偷换概念,大肆破坏他人隐私权。西方媒体打着新闻自由的幌子,却在“窃听门”事件中公然冒犯公众的隐私权,这是对人权侵犯最直接的例证。默多克新闻集团唯一的目的就是盈利,为了扩大发行量和吸引广告将社会责任抛在一边,这说明西方媒体在背离人权和道德的路上已经走得很远了。

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教授王君超表示,现在西方动不动就拿“新闻自由”为挡箭牌,以牺牲他人自由为代价实现自己所谓的“自由”,结果必然是对“新闻自由”的滥用。“新闻自由不能成为媒体侵犯个人隐私权自由的保护伞。”

天天在线CEO陈湘安说,“窃听门”事件暴露出西方媒体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的缺失。这次窃听事件涉及4000多名受害者,《世界新闻报》这种行为已经突破已有的伦理道德底线,是犯罪行为。

“窃听门”事件将对英国乃至西方新闻监管产生重大影响。陈绚认为,默多克在世界媒体圈中影响巨大,不少媒体都去效仿他所谓的“成功”,打着新闻自由的旗号粗暴干涉他人权利,进行窃听等侵犯人权的行为。作为全球性超级媒体集团,新闻集团等西方媒体对其他国家的小媒体具有信风标式的影响。而此次对新闻集团旗下小报的查处,也将对奉行其新闻理念的众多媒体产生震慑。

王君超表示,英国议会不赞成拿法律限制新闻自由,于是成立了报刊投诉委员会以求实现媒体自律。但在这种模式下,小报窥探隐私的事件却屡禁不止,这也使得英国民众对这种自律模式产生质疑。因此,“窃听门”最大的影响在于英国会不会因此改变报业自律的模式,这不仅会对英国的媒体界产生影响,也会对英联邦国家的媒体形成影响,乃至影响全球新闻行业管理的制度安排。

“窃听门”将令新闻集团面临挑战

“窃听门”事件曝光后,默多克新闻集团在英国名誉扫地,其扩张计划被迫中断。随着世界影响的逐步扩大,美国、澳大利亚等新闻集团覆盖的重要地区开始陆续出现要求“清算”的呼声。

7月12日,美国参议院重量级人士、商业委员会主席约翰·洛克菲勒称,新闻集团已经承认在伦敦进行了窃听活动,而这种窃听行为可能波及“9·11”恐怖袭击遇难者或其他美国人。他呼吁对此进行调查。紧接着,澳大利亚也出现要求调查的呼声,为此新闻集团驻澳大利亚的负责人急忙发表公开信进行反驳。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李良荣表示,这一事件已经在不断扩大,部分外媒开始担忧可能会影响《华尔街日报》的声誉并波及美国。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新闻传播所所长陈力丹表示,虽然《世界新闻报》已停刊,《星期日泰晤士报》《华尔街日报》等受到牵连,但从目前情况看,短时间内并不会对默多克新闻集团产生根本性影响。即使放弃对天空广播公司的全资收购,新闻集团也已经拥有该公司39.1%的股份,损失处于可控范围内。“对于默多克而言,最大的损失是声誉上的,而非经济上的。”

对于未来新闻集团面临的形势,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认为,在这场实质为政治势力博弈的争斗中,默多克会以守为攻,如果没有被整垮,会继续进行版图扩张。

“窃听门”暴露西方媒体阴暗面:人权成为利润牺牲品

新华网北京7月19日电英国伦敦警察局助理局长耶茨18日辞职,成为继伦敦警察局局长斯蒂芬森之后因卷入《世界新闻报》窃听丑闻而辞职的又一名警方高官。19日,《世界新闻报》老板、传媒大亨默多克将参加英国议会下院的一个听证会,就这一丑闻接受质询。

显然,此次窃听事件并没有因为《世界新闻报》的关张而偃旗息鼓,相反,随着一个个黑幕被揭开,窃听事件不断发酵,被捕人数不断增加。从这一事件可以看出,一些西方媒体为了追逐利润,不惜侵犯人权、违反法律,而政府慑于媒体威力,与其暗中勾结,共同侵犯了公众的利益。

人权成为利润牺牲品

西方媒体习惯于把自己标榜为“人权卫士”,但事实上,其中一些媒体,尤其是小报往往不择手段,采取窃听等侵犯公民隐私的方法,以获取“独家新闻”,吸引眼球,从而实现利润最大化。

近些年来,英国媒体领域的竞争日趋激烈。这个国家只有7000万人口,但面向一般读者的全国性小报却有好几家,其中包括已经倒闭的发行量最大的周报《世界新闻报》、同属新闻集团、英语世界发行量第一的《太阳报》,以及《每日镜报》《每日星报》等。《旗帜晚报》和免费报纸《地铁报》也在不断蚕食这些小报的市场。此外,随着手机、网络等新媒体的异军突起,英国报纸,特别是小报面临的压力进一步增强。为了遏制发行量不断下滑的趋势,小报从业人员使出浑身解数寻找新闻线索,例如翻垃圾桶、非法侵入他人电子邮件账户等。

美国媒体也不例外。2003年5月,《纽约时报》记者布莱尔编造多条虚假新闻的事件曝光,在美国新闻界引起强烈震动,致使该报执行主编豪雷恩斯被迫辞职。此后,《波士顿环球报》《今日美国报》等主流媒体也纷纷曝出造假丑闻。

相关专题:

世界新闻报窃听丑闻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fairy]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