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际新闻 > 泰国2011年大选 > 正文

西那瓦家族:从他信到英拉 未完的泰国传奇

2011年07月14日13:34三联生活周刊[微博]徐菁菁我要评论(0)
字号:T|T

西那瓦家族:从他信到英拉 未完的泰国传奇

2001年2月9日,他信成功当选泰国第33任总理。图为他信和家人在获胜之日合影

西那瓦家族:从他信到英拉 未完的泰国传奇

2011年6月29日,他信的妹妹英拉在泰国东北部乌汶发表竞选演说,现场气氛十分热烈

  在此后的4年多时间里,他信全然不像其他流亡政治家那样渐渐“沉睡”:他在中东谈生意,到柬埔寨和印度尼西亚拜访老一辈的政治同僚;去俄罗斯和日本的大学发表演讲;在巴厘岛和中国打高尔夫;在香港购物。他还雇用了一家知名的美国公关公司,精心管理他的公众形象,并为此建立了好几个个人网站。他信远离泰国,却从未远离泰国政治。在过去的每一次政治动荡中,人们都能听到他信从海外发回的声音,鼓励人们“捍卫民主”。

  现在他信和他的家族再一次回到了政治舞台的中心:胞妹英拉成功当选泰国第一位女总理,西那瓦家族的传奇显然还将延续。

  初出茅庐

  2003年,他信在马尼拉的一次演讲中说:“虽然我出生在一个中等家庭……但是我知道乡村贫穷的苦楚。我学会了如何通过艰辛的工作获得收获。”事实上,他信和英拉都成长在一个充满财富、权力和声望的环境里。

  泰国朱拉隆功大学经济学教授巴素·蓬拜集和她的丈夫、独立学者克里斯·贝克多年来持续研究泰国商业、政治和社会的相互作用。在他们眼中,西那瓦家族的百年家族史恰恰是泰国一个世纪以来的经济和社会变化的缩影。

  19世纪60年代,一位名叫丘春盛(音)的中国广东客家人随着移民大潮来到曼谷。他和当时大部分华人一样做着地方税款“包收人”的工作。他迎娶泰国女子为妻,生有6个孩子,并在1908年移居清迈。1910年,妻子在收税路上遭遇抢劫,突发心脏病而死,这促使丘春盛决定改行从事丝绸贸易。上世纪20年代以前,清迈还是一个偏远的边府。从清迈到曼谷需要坐船、骑马或骑象,行程长达3个月。但1921年,火车的开通让清迈商人得以直达曼谷市场。大约在1932年,丘春盛的长子丘昌(音)夫妇开设工厂,从中国、伊朗和缅甸进口丝绸,参考曼谷的流行款式制造成衣。丘家的产品风靡一时,甚至受到曼谷皇室的青睐。

  这位成功的商人丘昌即是他信的祖父。丘昌和自己的父亲一样,从未再回中国,也都娶了当地女子为妻。根据泰国当时的法律,在泰定居的华人第三代可以成为泰国公民,使用泰国姓氏。1938年,丘昌选择了泰姓“西那瓦”,意为“循规蹈矩地做好事”。从这时起,西那瓦家族和清迈其他商业家族广泛联姻。联姻的家族涉及磨粉业、航运业,零售业等等。到1949年他信出生的那年,西那瓦已经是清迈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商业发展并不是家族的唯一目标。泰国社会素来有“重官轻商”的传统。从1932年君主立宪开始,军队成为泰国政治最为强大的力量,历届政府首脑均出自军方。到了他信父辈一代,西那瓦家族成员开始努力进入军界。他信的大伯父萨克官至将军。萨克的两个儿子后来也从军成为高级军官。1949年他信降生时,他的父辈几乎都在清迈政界担任要职。

  1950年,他信的父亲洛特接手了家族产业。他信后来回忆父亲“看上去对继承的物质遗产并不感兴趣”。洛特开了一家咖啡店,他信从小就在店里帮忙。60年代,洛特也走上从政之路。1967年,他当选了清迈府议院,次年成为议会主席,两年后又当选国会议员。

  作为家中的长子,他信的选择也并非从商。1999年他回忆说:“30年前,泰国男孩的职业梦想就是成为军人或者警察。除了制服和外表带来的光辉,爱国、富有自我牺牲精神和战斗精神的男子汉形象也令人着迷。另外,一个事实是,社会上手握大权、具有影响力的大人物都穿着那样的制服,对于泰国年轻人来说,那就是理想的职业。”他信先后进入军事专科预备学校和皇家警察学院就读。他谈起自己早年在军事专科预备学校的校园生活,说:“令我印象最深的是每个人都要无条件地尊重那些教管,听从上级的吩咐。”在警察学院,他信厌恶法律等“缺乏创造性”的科目,喜欢体育,珍惜同仁情谊,崇尚规则。他发现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信条”——泰皇拉玛五世的军队箴言:“一、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二、死亡好过被击败;三、死亡好过失职。通向荣誉之路并没有诱人香花的点缀。”1973年,他信毕业时,成绩是班级90人中的第一名。

  1975年他信从美国东肯塔基大学学习刑事司法归国,父亲的一位在泰国总理克立·巴莫的办公室工作的同僚为他谋得了一份国会守卫的工作。这是他信最初的政治生涯。虽是国会守卫,但他信承担了许多秘书的工作。他撰写议会发言稿,帮助部长与当时的学生活动家周旋。他还扮演政治献金募集人,散发政府的秘密基金给联盟成员,保证他们在议会的投票中做出“正确”选择。1999年,他信这样评价这段经历的意义:“25年前,我发现政治和我从前的经历完全不同。这是我第一次认识到政治是大规模的利益。金钱是政治的主要因素,而且将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1976年,巴莫政府下台。他信离开国会,在同年迎娶了军校同学的妹妹、出身军警世家的朴乍曼·达马蓬。同年,他信和妻子再次赴美攻读博士学位。两年后,他学成归来,在曼谷警察部门任职,也在警方教育机构任教。

  家族的产业在此时已经衰落了下去。父亲受到合伙人的欺诈,以致他信夫妇在美就读博士期间不得不到处兼职贴补家用。回到曼谷后,他信和妻子决定重操家族旧业,在一家酒店开了丝绸店,但生意清淡,一个月内就关门大吉。他又想振兴父亲喜爱的电影事业,1979年,他在曼谷市中心买下一家影院,这次失败的投资导致他负债2亿泰铢。直到1981年,他终于发现了自己的长处所在,他利用过去建立的关系,向政府部门出租IBM电脑,首个顾客是朱拉隆功大学和铁路部门。3年后,业务已经向其他政府部门扩展。1987年,他信正式辞去警察局的工作。

相关专题:

泰国2011年大选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