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女教师疑遭官员强奸 警方称戴避孕套不算(图)

2011年07月12日15:02东南网
字号:T|T

[导读]2011年5月17日,阿市中学校长强令周琴陪8位领导喝酒。酒醉后的她,被阿市乡国土资源管理所所长王忠贵强奸。网传周琴向当地派出所报案,警方竟说:“戴避孕套不算强奸”。

教师称遭乡国土所所长强奸 派出所劝私了(图)

讲述当时的情景,周琴泣不成声

教师称遭乡国土所所长强奸 派出所劝私了(图)

贵网7月12日讯(黔中早报 记者 文林 刘佑清 符光周) 近日,天涯论坛上出现一则“官员涉嫌强奸人民教师”的帖子引起网友广泛关注,发帖人是毕节阿市中学26岁的初中英语老师周琴。她称2011年5月17日,阿市中学校长强令她陪8位领导喝酒。酒醉后的她,被毕节阿市乡国土资源管理所所长王忠贵强奸了。更让人感到震惊的是:网传周琴向当地派出所报案,警方竟然说:“戴避孕套不算强奸”。

在这两天,早报记者前往毕节市进行了调查。

当事人讲述

校长要求她给领导敬洒

她总共被要求敬了十五六杯,这已远远超出她的“可承受范围”。

2011年5月17日,正常情况下,周琴这天上午有两节英语课。但当天,从上午9点开始学校就要进行法制宣传,因此上午的课全部取消。值得一提的是,英语老师周琴是法制宣传活动的两位主持人之一。

中午12点,活动结束。学校把各位领导和教师一起召集到乡政府的食堂吃饭,这里也是学校经常用来招待客人的地方。当时,老师们是在一个房间内吃饭,领导们则在另外一个房间。用餐之前,校长代礼平点名要周琴去给领导们敬酒。拗不过校长的周琴来到8位领导之间,她被要求依次敬酒,每人一杯。除此之外,她还被要求敬交警大队教导员三杯,被要求敬土管所所长王忠贵两杯。

周琴说,没有想到看起来外表“忠厚老实”的王忠贵,竟然就是她噩梦的开始。

“法制宣传会上,没见到这个人,经校长介绍,我才知道他叫王忠贵。”周琴说,那是她第一次见他。

周琴说,自己来到阿市中学以后,每逢招待客人,校长代礼平总是让她出来敬酒。自己出于工作应酬,不得不去敬酒。而即使那样,她只要喝上三至四杯容量五钱的酒就头脑发晕。而当天,喝的是50多度的白酒,她总共被要求敬了十五六杯,这已远远超出她的“可承受范围”。

敬酒终于结束,周琴向校长打了个招呼,准备回家休息。

■ 记者调查

昨天,阿市中学校长代礼平告诉早报记者,5月17日来学校进行法治宣讲的是毕节公安局交警大队教导员张强、阿市乡派出所所长王腾等人,主要内容则是交通知识,禁毒贩毒等基本法律常识。

阿市中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说,用餐之前,校长代礼平曾拦住她和其他老师,要老师和领导们坐在一起。

阿市乡派出所所长王腾说,当天的确是校长喊周琴来给领导敬酒。但周琴究竟喝了多少,已经喝多了的王腾并不清楚。

当事人讲述

酒醉上车来到土管所

“他走到门边把门关上,插上插销。又走回来坐在我左边,开始对我搂搂抱抱。”

就在周琴趔趔趄趄地从政府食堂走出来的时候,她遇到了之前敬酒的土管所所长王忠贵。

周琴清晰地记得,王问住哪里,要送她回去,说着便把副驾驶的车门打开,倒回来几步,停在她旁边。

周琴说,考虑到政府食堂到自己的住处不到1公里路程,走路只要几分钟便可到达,而且自己和他并不熟,所以开始是拒绝的。

但拒绝几次之后,王忠贵仍坚持要送。此时,周琴想,自己作为一个老师,喝得醉熏熏的,要是碰上学生或熟人,形象也不好。于是,她最终上了王忠贵的车。

不过,王忠贵并没有朝周琴住所的方向走,而是开车前往土管所方向—这是与她的住所完全相反的方向。

周琴说,她并不知道土管所在哪里,一直以为是顺路,当时她也辨不清方向,而且她听到王忠贵打电话,说有人在等他盖章,她当时的想法是,即使王忠贵先回到土管所,盖章之后还是会把自己送回宿舍的。

当时的她并未想到会遇上危险。

途中,周琴的两位同事—阿市中学的两位老师曹景禄和陈海相继上了车。曹因下午有课,坐到学校大门之后就下车了。而陈海则和周琴一起乘车到土管所。

到土管所以后,王忠贵便邀请陈周二人上自己的办公室坐坐,喝点水。周琴见有陈海答应上去,也就跟着下了车。

“他们走在前面,我扶贴着楼梯的墙壁慢慢上去。”周琴说,到办公室后她还和陈海聊天。后来自己坐在沙发椅上有点迷糊。过了几分钟,陈海自顾自地就离开了。

周琴也看到了那个在电话中约王忠贵盖章的人,也算是她认识的一个亲属。但是当那人走了之后,“这时,王忠贵走到门边把门关上,插上插销。又走回来坐在我左边,开始对我搂搂抱抱。”周琴说,她想使劲挣开他,但他的力气太大。

于是,当时神智还有些清醒的周琴已经意识到了危险,她借口进洗手间,以此来躲避他。

洗手间有两道门,出于安全考虑,周琴将两道门都反锁。此时,对于当时的周琴来说,洗手间是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果然,没过几分钟,王忠贵开始咚咚咚地敲打洗手间的门,他问周琴为何还不出来。心里害怕的周琴便敷衍着说“就要好了,等一会儿”,但始终没有开门。

周琴想的是,自己这样拖延一下时间,在洗手间吐一会儿、休息一会儿,等酒醒之后再出去。

她用后背死死抵住门,渐渐昏睡过去……

■ 记者调查

阿市乡国土资源管理所与阿市中学相邻,王忠贵的办公室在二楼,二楼客厅是平时办公的地方,另外还有一间档案室和一个独立卫生间,门牌上写着“所长室”的地方,就是王忠贵的办公室和卧室。

当天在土管所等着王忠贵盖章的人名叫马克,是阿市乡政府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他成为“事情发生前最后一个见到周琴呆在土管所的人”。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马克说:“我认识周琴,她是我侄儿的女朋友。”

5月17日下午3点,马克来到土管所,请王忠贵盖章。“我看到周琴坐在办公室的竹椅上。”此时,周琴给马克打了个招呼。“明显的感觉出来她是喝了酒,说话都是语无伦次的。”

后来,盖完章的马克离开了。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amberma]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 ·
  • ·
  • ·
  • ·
  • ·
  • ·
  • ·
  • ·
本文来自 腾讯网 迷你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