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博客社区媒体 > 精品电视 > 正文

武汉过江之困

2011年07月11日17:07 我要评论(0)
字号:T|T

【武汉过江之困】1、强制安装 不停车计次收费进城上桥

【导语】长江和汉江横贯市区,把武汉分为武昌、汉口、汉阳三镇,三镇隔江相望,通过桥梁隧道将武汉连为一体。然而本月初武汉实施不停车电子计次收费改革,使这个城市的许多市民面临过江之困。

【正文】7月1日,不停车电子计次收费系统在武汉正式启动。时隔数日,记者前往武汉体验收费新规实施后的影响。出租司机告诉记者,受到新的收费政策影响,选择打车过桥的车主越来越多,所以这些天生意特别好。很多车主也反映,现在路桥隧道的车辆明显减少,想过江可以选择别的方式,或者没事就干脆别过江了。

【同期】出租车司机

有的不出行了,私家车他不划算

【同期】车主

我不开过去,我就在汉口开

【正文】

不停车电子计次收费系统在国内主要用于高速路收费,而这次武汉在市内交通路线上启用该系统,在国内也算开了先河。武汉这次实施的路桥收费新规,对通过“六桥一隧一线”的所有市籍机动车收取通行费,这“六桥一隧一线”指的是长江二桥、白沙洲大桥、天兴洲大桥、晴川桥、月湖桥、长丰桥、长江隧道和三环线道路。根据武汉市相关文件规定,收费新规采用“免费装卡、自愿预存、按次计费” 征收方式。在武汉市路桥收费管理中心,记者看到前来安装电子标签的车主们络绎不绝,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也忙得不亦乐乎。

武汉市路桥收费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介绍说,车主们来这里安装电子标签都是自觉自愿的。

【同期】武汉市路桥收费管理中心工作人员 潘沛

我们是通过报纸的宣传,这个大部分车主都互相踊跃支持这个项目的。

【正文】

虽然是免费安装,然而许多车主们表示并不买账,因为免费的电子标签的背后却是大幅提高的通行费。

【同期】车主 1、26:17

价格比较高,因为像武汉这个桥多,过桥的数量比较多,出门就过桥,这个费用对一般老百姓费用是相当高

【同期】车主2、00:04:52

这个的话,我们车子交了养路费的话,…比如说我过…比如我过桥,要交过桥费,我不知道,这费每一样的话,每走一步是用钱铺在路上的,不是真正的在走,而是用钱铺着在走

【正文】

自2002年起到今年7月1日,近九年的时间里,武汉市对市内中心区所有机动车辆收取包年过桥费,而今年7月1日启动收费新规后,武汉市对所有市籍车辆,分两种方式征收通行费,计次收费按车辆种类每车每次过桥费用为8元到40元不等,而包年费用价格为2100元到10500元。以5座以下乘用车及1吨以下微型客车的二类车为例,以前每辆车每年交年费980元,不限过桥次数。而收费新规包年费用变成了2100元,价格就涨了1倍多。

【同期】车主 余先生:

说过来还是变相涨价

【正文】

从事勘测工作的余先生自己开着一辆依维柯来往于三镇工地,他的车在本次收费改革中属于三类车,收费新规包年通行费用由去年年票制的1500元调整为3150元。对此他给记者算了笔账。

【同期】车主 余先生:5、27:53

长江和汉江相隔了嘛,你不管怎么走你都要过桥的,你过桥就是(每次)12块,来回就是24,你要说能走多少次,你像以前的1500,也才能走到60次,一个人(每月)才5次,怎么可能呢? 35:47

【正文】

车主们说,虽然过桥要收费,而且价格翻了倍,但是该过得桥还是要过,而且不安装用于接发信号的电子标签,过桥是要被罚款的。

【同期】车主

行政强制的,没办法,它(政策)出来,单方面它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拿它没办法啊。

【同期】车主6、5:26

你不装,你过去肯定会罚款啊。

【正文】

对此,路桥收费管理中心的潘沛也证实,对于不安装这个系统的车主,征收管理办法确实明确了要进行处罚。

【同期】武汉市路桥收费管理中心工作人员 潘沛6、10:21

政府立项已经有了,写得非常详细了,如果没有按照规定安装电子标签的话,是要处以300元的罚款。

【武汉过江之困】2、九省通衢变三镇割据 听证会一边倒

【导语】九年前,武汉实施路桥费年票制,其中的理由之一是为加快城市融合,促进和满足百姓过江需求,如今收费新规实施,又会给武汉三镇的融合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正文】

打算涉足餐饮业的方先生刚刚辞去工作不久,正着手饭店的选址工作,因为实施路桥收费新规,通行费用上涨成为必然,他现在也不知道把饭店开在哪才好。

【同期】车主 方先生

现在实施了ETC(不停车计次收费系统)以后,可能选址方面要再考虑一下,比方说我住在汉口,我如果在汉口选址的话,可能要更方便一些,那要考虑我的顾客群,他能不能够承受,对吧,你看过这桥八块儿,回去还要八块,那看他能不能承受,如果他不能承受的话,我这个生意还能不能做下去

【正文】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方先生的担忧不无道理,许多车主表示过江费用成为他们出行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同期】车主

今年我还是尽量少过,但是过桥还是打的吧,打的还是相对比较便宜。;

【同期】车主

所以尽量不开车,过桥尽量不开车。

【正文】

据武汉市城建基金管理办公室提供的信息显示:目前武汉市中心城区和老城区共有机动车辆82万辆,因为工作等原因经常过江的占到20%左右。长期研究城市发展的武汉大学发展研究院院长李光,认为实施路桥收费新规,客观上会影响到这些车主们出行过江的意愿,割裂了三镇之间的整体性,原本整个城市能共享的配套设施也可能需要重新布局。

【同期】武汉大学发展研究院院长 李光 3、11:00

对人们的生活需要和城市经济社会的综合发展,有一定的约束,现在武汉市的话,已经考虑武昌的购物中心、汉口的购物中心、汉阳的购物中心。

【正文】

其实在实施收费新规的六座大桥之外,还有三座非贷款修建的免费大桥可以走。不过7月1日新规之后,严厉的限行措施让这些免费大桥走起来也并不容易。按照规定,免费的长江大桥以及江汉一桥、二桥在过去单双号限行的基础上,还限制与汽车尾号相同日期的车辆通行,管制时间也由早7点到晚八点延长至早6点到晚12点。

【同期】车主

对私家车有影响啊,只要牵扯到车子都有影响。

记者:怎么影响?

它(不收费的桥以前晚上)8点钟(之后可以)过桥,(现在晚上)12点钟(之后)才能过桥,别的只能走路,只能走隧道,走收费的桥。

【正文】

对于这次通行费用改革,家住武昌每天要驾车过桥到汉口的钟庆云律师有着更深的体会。同时,他也是武汉市路桥隧收费听证会代表中唯一持反对意见的代表。

【同期】车主 钟庆云

因为武汉市的两江相汇的特殊性,这个桥梁和隧道在两江三地,市民生活生产工作的必经之路,我认为这些设施是市政府提供给市民的必要的东西,是它的法定的义务,就这些给市民提供生活和工作的市政设施不应当收费。所以当时谈的是收费方式改革的问题,而我提出来就是你根本就不应该收,我认为这是主要理由。

【正文】

在去年6月举行的听证会上,来自武汉市的19名代表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其中包括8名消费者代表、两名专家、两名经营和利益相关方代表、一名人大代表、一名政协委员以及5名政府部门代表。在这些代表中除钟庆云外都对收费新规表示支持。

【同期】车主 钟庆云

我预计有三四个人跟我一样是反对这个事情的,一个个人私营的货车主。因为对他涉及比较大的利益,结果他也是赞成,我很孤独。

【正文】

让钟庆云感到难以理解的不仅是在听证会上他独自“出头”,而是自己所代表的少数意见到底又代表了多少人?钟庆云不知道,十六万有过江需求的车主意愿是否得到了充分表达,自己真的是少数意见吗?记者多方联系,试图找到钟忠庆云提到的私营货车车主及另外几位参与听证会的代表

人员,结果却一直没能取得联系。

【武汉过江之困】3、捆绑收费涨三倍 不走三环照付钱

【导语】一边是数量庞大的需要过江的车辆,一边是价格陡增的过江费用,谁推高了过江费用?记者随后的调查发现,其实,过江车辆所交的费用里边,其实是六座桥、一条隧道还有三环路被捆绑在一起的平均费用。而就这样一平摊,日常的过江费用一下子就涨了近3倍。

【正文】

从武汉物价部门提供的数据中记者发现,现在收费的“六桥一隧一线”建设成本为141亿多元,但这个建设成本中,距市区较远、市民使用率较低的三环线和天兴洲大桥建设成本就高达76亿多元,竟然占了总成本的一半多。而这“一桥一线”并不是多数车主经常通行的线路,但在本次价格调整中,却与市内中心线路捆绑计价收费,无论是年票还是计次收费。

【同期】武汉物价局成本监审分局局长 王德华

这老五桥肯定要方便一些,都在市的中心,这个新桥,它离市中心就稍偏一些,本来就没有人愿意去。那么你按照单独的成本来衡量收费标准的话,他就更不去了,所以我们都是把它打通算帐,也就是说6个桥是一样的标准。

【正文】

武汉物价局成本监审分局王德华局长承认,调整收费标准的起因就是为了弥补新建的三环线和天兴洲大桥的投资。也正是因为这两条线路走的人不多,所以单独核算过路费的话,走的人会更少,能收上来多少钱也就自然可想而知了。

【同期】武汉市物价局成本监审分局局长 王德华

还是因为新建成的天兴洲大桥,新建成的隧道,新建成的三环线,原来的那个收费标准是“老五桥”的收费标准,就是年票,那么现在要把这三个东西加进去,那么年票就要调整

【正文】

那么,如果单独核算、过哪座桥收哪座桥的钱的话,过江费又是多少钱呢?

【同期】武汉市物价局成本监审分局局长 王德华

不走三环,不加三环的费用,这个没有单独算。这个没办法算。

【正文】

虽然说是没法单独算,但在记者的追问之下,王局长还是对比了百姓经常要走的长江二桥和离市区较远、使用率较低的天兴洲大桥的过江费用。

【同期】武汉市物价局成本监审分局局长 王德华

老五桥像我们长江二桥,估计按照我们当时测算的水平,大概就是一次不到三块钱。那么新建的桥就是我们的天兴洲大桥,估计在20块钱以上。

【正文】

一个是3块不到,一个是20块以上,如此的价差就这样在捆绑平摊后变成了8块钱。难怪车主们一直迷惑不解:“老五桥”收费怎么就好生生的从不到3元钱一下子涨到了目前的8元钱,为什么涨了近3倍。答案就是,你过的不是一座桥,而是六座桥、一条隧道外加一条外环路。即时你每天只过长江二桥,即时你平常从来不走城区周边的三环路,也要为三环路和天兴洲大桥的费用买单。

百姓的腰包要多付5块多钱,而武汉的路桥费预计总收入却能提高一倍多。据了解,实施收费新规后,路桥隧道的年收入预计达到11个亿,而这以前每年的路桥费收入是4.12亿。

【同期】武汉市物价局成本监审分局局长 王德华

按照我们算账,一年要收到11亿。

【武汉过江之困】4、推高成本优先支付 车主给收费员发工资

【导语】武汉的车主们“不走三环路却要付三环钱”,捆绑收费之外,记者还调查发现,收费新规实施之后,相关运营人员增加到了3倍,而收取的巨额路桥通行费首先偿还的却是包括人员工资福利在内的运营成本而非大桥的建设成本。

【正文】

武汉市物价部门介绍,这次收费标准调整是这么算出来的:建设成本141亿多;30年的运营成本159亿多;30年的财务费用213亿多,加起来一共总成本是514个亿左右,然后把总成本除以30年收费车辆的总流量,由此得出每次八块钱的收费标准。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fundyh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