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徐文兵:“做个中国人,先识字吧”

2011年07月11日16:15新周刊封新城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中医眼里没有什么善恶之分,你说好与不好,那都是相对论。”

和梁冬一起采访徐文兵

文/封新城

徐文兵

1966年生于山西大同,自幼随母亲魏天梅学习中医。1984年考入北京中医学院中医系,1990年大学毕业后留校工作。1997年赴美讲学。1998年回国后辞去公职,创办北京厚朴中医药研究所,从事传统中医理论的研究和教学。著有《字里藏医》等。

梁冬

生于1974年12月,1998年从北京广播学院广告专业毕业后加盟凤凰卫视。因主持《娱乐串串SHOW》走红,曾被评为《新周刊》中国电视节目榜2002~2003年度最佳娱乐节目主持人。2004年12月,从凤凰卫视辞职,拜广州名中医邓铁涛为师学习中医。2005年1月,加盟百度任营销副总裁。2007年3月,宣布从百度离职,“投身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及社会公益事业”。现任太美科技控股公司总裁。

某天加班回家的路上,在广播里听到了老友梁冬的节目《国学堂》。

让我听入迷了的是和他说《黄帝内经》的那个人。车至家门口,也不上楼,直到节目结束。

接着短信梁冬:何方神圣?答:徐文兵。

梁冬带我拜访徐文兵那天,连吃带喝聊了5小时。

与徐老师一席谈,所获丰富。

最要紧一点:做个中国人,先识字吧。

——封新城

封新城:你那个《国学堂》节目什么时候开始做的?

梁冬:去年12月底吧。

封新城:这个夜间节目还真被我听到了。

梁冬:这节目在网上还真是挺火的。还有你,你看你是做新闻的,就迅速地捕捉到了时代的潮流,听我们的节目,哈哈。

封新城:哟!有这么夸自个儿的吗!那天我就在车上,打开收音机一听,说这不是梁冬吗?这就是机缘,巧了。几次我都听了,真的好听。

梁冬:我现在做这个事吧,是正确、但不牛B的事儿,就是不要很大,匍匐前进,悄悄的,自己说自己话。

封新城:你怎么认识徐老师的?

梁冬:就这个圈子里面吧,他的一个师弟,是我的老师,叫林可,就是他介绍徐老师给我认识。他们这些年轻人我觉得很有特点,反而是中国现在那一帮四五十岁的医生是很不堪的。为什么呢?因为从“反右”到“文革”,他们在意识形态上跟中医是冲突的、对立的。

封新城: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迷中医的?

梁冬:我在凤凰做“串烧”的时候,有一次节目介绍了一本书,叫《思考中医》,一下子就把我带进这个圈子了,这就好像是宿命一样。我从凤凰出来的时候,真没想过要进百度的,当时就想进百度做顾问,赚点钱就算了,然后去遍访名师高人。你听我和徐老师的电台节目有什么感觉?

封新城:我觉得我能听得进去啊。这本身就是表达,你的表达就不用说了,你有传媒的经历嘛,能把这个东西化得很开,很平常化;然后我听你问他的问题,你也了解这行的东西,能问到点子上,而他的回答确实也不生涩,很简朴的,但是又很有味道,我经常能听到一些很有味道的句子。当然我没有很系统地听,只是开车的时候听一些。

梁冬:我个人感觉徐文兵的过人之处,在中医界也不是很多,当今中国很多主流医院的医生也不会这样去讲,原因是大部分的人没有回到上古时期的文化。中国的文化其实从孔子以后,就走偏了。反倒是孔子以上,像老子,那时候中国的文化,可以归结为上古文化,是一种有生命力的东西。上古之人比较纯粹、通达,也明白很多生命的大道理,反倒是后来社会乱了,人心也乱了。

封新城:你现在主要的工作状态是什么?

梁冬:我主要是做投资。我现在投了一个太美控股公司,做基金的,是和冯仑 (微博)、曾李青他们一起做的。就是围绕中国某一群人的生活方式展开一系列投资,比如说我们身边的圈子这群人,围绕他们做一些旅游、健康教育、老婆教育,就是每一个专业的领域,投一个专业的公司,专业的团队去做,面向同一群人做。这个是我的生意,这个生意维持我养妻活儿;而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讲的这个,是我的爱好。

(徐文兵来了。)

“中医就是贵族的医学”

徐文兵:咱们俩年龄差不多,我66年的。

封新城:对,我比你大,我63年的。我跟他(梁冬)熟,然后听到你们节目了,我就在想,一个是想知道他最近在忙活什么;第二,你们讲的东西我感兴趣,在节目里,我听你的声音,很平和,他就呼啦呼啦的,跟嘴里含个枣似的,你就讲得特别清晰、明白。这次来,就是想先见见你,我也没做什么功课,要是这次采访不是很成功,那我回去还要再做功课,今天就先聊聊,启蒙一下呗。我在想,你们俩组合成一个品牌,这挺有意思的。

徐文兵:我们是连体婴儿,twins,哈哈。

梁冬:中男版的,哈哈。

封新城:你抽烟吗?

徐文兵:我当然抽烟了,中医不抽烟,还叫中医吗?

封新城:这什么意思呢,是因为它本身就是草吗?

徐文兵:中医眼里没有什么善恶之分,你说善恶都得看具体的人,随便拎出来一件事儿你说好与不好,那都是相对论。

封新城:但我觉得医生,常人都觉得他们是很多禁忌的。

徐文兵:没有,忌过度。就抽烟这个事吧,那时候我们一入学,我们那个老教授,王绵之,他是中医世家啊,为中央领导看病的,他看病是左手号脉,右手一支中华烟,我那时候就知道,混医生要混到抽中华烟,哈哈。他是一根不带断的,就是一根快灭了又点一根,抽一上午,我就说,老师怎么抽烟啊?他说你不知道抽烟补肺气啊,现在老先生还好着呢。

封新城:最近我做了个小手术,切了个脂粉瘤,他们说不能喝酒、不能抽烟、不能吃辣的、不能熬夜,诸如此类吧,把我烦死了。给我做手术的医生是西医,我问是不是要忌什么呀,他说西医来讲啥也不用忌,你要吃啥就吃啥。但是你们中医是要忌的吧?

徐文兵:第一你得忌熬夜。人的自我修复功能全是在熟睡以后,你不完成,就会长异物。最近死的那个演员,叫李钰吧,淋巴癌。淋巴癌为什么得的?她助理说她为了拍戏,连续五天五夜不睡觉,人都木了。什么叫人都木了,失神了!你说你身体里长个东西,神还在,这哥们儿人都木了,长什么她都管不了了,所以熬夜是最伤人的。

梁冬:对,所以《人体使用手册》那本书很流行啊,它其实还是说一个很重要的道理,就是气血的问题。康复嘛,其实睡觉的确是最重要的。

徐文兵:对,其实你敲胆经也好,敲大脉也好,不如你让那个神它自个儿敲。我们活得都很刻意,白天都是意识行为,里面的神都被压着呢,只有晚上意识灭了,那个神开始工作了。结果你晚上还不睡,还不让那个神工作,最后那个神就跟你拜拜了,走了,黯然神伤,最后就一走了之。我看你的痰很重,我告诉你,你要这样的话,你切了还长,你得化痰。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