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美女总理能泯泰国恩仇?

2011年07月08日14:38南方新闻网刘斌 实习生 张静雯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前总理他信的妹妹成为泰历史上首位女总理,或许能为泰党过去的动荡、仇恨和苦难提供出路。

美女总理能泯泰国恩仇?

“他妹”赢了。很难说,这是谁的胜利。

2011年7月3日,泰国全国大选结果并非像选前分析的那样势均力敌,代表亲他信势力的反对党为泰党在国会下院获得压倒性优势的265个议席,而执政的民主党只获得159席,阿披实只得辞去总理以承担败选之责。“我们得相爱,爱对方,不吵嘴。为泰党会给国家带来和平与和解。”前总理他信的妹妹——英拉·西那瓦成为泰国历史上首位女总理,宣布与其他四个政党组成联合政府。显然,美女能像彗星般崛起于政坛,身后有一些不可预测的力量。

在泰国人眼里,为泰党这个形象清新可爱的女代言人,或许能为过去3年来的动荡、仇恨和苦难提供出路。

如果单看外貌,英拉·西那瓦不只美丽、成熟、大方,还拥有迷人的笑容,以及明星般的风范。她参加过选美大赛,当过大企业老板,就是毫无从政经验。

这一次,当权力交给仓促上阵的她,或者她身后的哥哥时,泰国政局能否回归平静?当他信有一天真正回归后,又能给泰国一个怎样的未来?

美女总理能泯泰国恩仇?

当地时间2011年7月1日,泰国曼谷,前总理他信妹妹英拉向支持者招手致意。 (东方/IC/图)

“你会给‘他妹’一个机会吗?”

“让我介绍一下自己吧。”

在泰国北部稻米产区芳县的泥泞田地里,英拉·西那瓦走过几级摇摇晃晃的木台阶,登上一个仓促搭建的讲台。她对着把鲜花抛向她的观众说,“我是他信·西那瓦的妹妹,我的哥哥向你们问好。”

在为选举造势的过程里,他信妹妹的身份,的确成为英拉借以赢得选票的筹码之一。她在公开讲演时,“他信”、“哥哥”之类的词汇被频繁提及,她甚至会用这样的语句来拉选票——如果你爱我的哥哥,你会给他的妹妹一个机会吗?

自2001年他信首度当选泰国总理后,他信赢得了所有大选的胜利。

5年前,他信在军事政变中遭到解职,罪名是“滥用政府权力”。在缺席情况下,他信被判处两年徒刑,之后不得不流亡海外。然而这些,都不能阻止5年后他在泰国底层民众中依然享有崇高声望。

今年44岁的英拉长相甜美,生于清迈,在全家9个孩子中排行最小。她似乎并不具备政治家所应有的某些特质,比如风趣幽默、能言善辩。

1988年,她毕业于清迈大学政治学专业,1991年又在美国肯塔基州立大学获公共管理硕士研究生学位。“尽管有留美经历,可是她的英语口语水平实在不算一流。”泰国盘古银行执行总裁首席顾问林宏对本报记者说。

2008年,她还声称“为保护个人隐私而拒绝从政。”5月16日以前,她的政治履历一片空白。正因为与他信的直系血缘关系,英拉被迅速推到了泰国的政治前台。距离大选不到两个月的时候,泰国为泰党推选英拉担任党内头号议员参选人。“为泰党再三换人后,觉得这个不满意那个也靠不住,最后才把他信最小的妹妹推到政坛上来,这也是她人生的第一遭。”林宏说。

英拉的确在模仿她的哥哥。之前网络上传过一组图片:英拉徒步趟在水灾现场问候选民,而在同样的场景中,她的竞争对手阿披实却坐在冲锋舟上隔空向民众挥手。

这恰好是底层民众对于两位竞选者的直接印象。台湾公民监督国会联盟常务理事陈建甫专程来泰国观摩大选时,他听到北方帕耀省的士绅说,“阿披实过去三年都没来过这里,因为这里的人支持他信,而阿披实只去自己的地盘。”

英拉在竞选中承诺,执政后直接将每日最低工资由现阶段5美元至7美元提升为10美元,她也将继续推行他信推出的“30泰铢医疗政策”——对于这些政策,农民们并不十分清楚。陈建甫觉得,泰国比较注重人情味,有点爱屋及乌,“他们只知道当年他信给过他们小额贷款,因为英拉是他信的妹妹,所以支持她。”

阿披实过去执政的两年半时间里,泰国整体经济状况持下行态势。阿披实没有改变他信留下的惠民政策,但他缺乏他信那样笼络底层民众的能力,加上2010年红衫军持续在街头抗议让民众极为厌烦,这让泰国人对阿披实极为失望。

林宏在专栏里做过一个比喻:一个女孩原来有个男朋友,但是出于父母之命,最后嫁给一个从来不认识的男人,虽然他们做了两年半夫妻,可是她始终对原来的男朋友念念不忘。

老公是阿披实,前男友则是他信。

因此,提出“我们得相爱”“全民和解”口号的英拉,力克阿披实并不奇怪。

军队的“脸色”

为泰党3日的胜利显然有些战战兢兢,主要是担心军队干预。五年前,他信就是被军队赶下台的。

泰国向来有军人政变的传统。自从建立君主立宪制后,泰国平均每四年发生一次军人政变,至今已发生二十多次。所幸当本次大选结果出炉后,即将卸任的泰国看守政府国防部长巴维宣布,军方接受此次大选的结果,不会干预选举结果。

泰国军人集团的政治权威,最初源于1932年民主革命推翻专制君主的功勋。随后,军人集团的影响力逐渐上升,甚至一度凌驾于宪法框架之上。直到1992年“五月流血”民主运动之后,军人集团被迫退出政坛,但其政治权威却并未随之消散。无论是2006年发动军事政变,还是2008年放任黄衫军封锁国际机场,抑或是2009年威慑红衫军运动,都充分体现了军人集团在政坛的决定性影响力。

军人集团始终坚守军队的独立地位,无论是人事权还是财权,都排斥任何外部势力的干涉,不过,王室例外。这恰好也反映了泰国民主制度的先天不足:如果按照西方民主的标准,军队国家化是一个国家是否为民主国家的重要判断指标,军人不干政更是一条亘古不变的准则。

现在,英拉即将接任总理大位,谁将担任新政府的国防部长已成焦点。坊间传言,两个退役将领已经出现在她和哥哥的视线之内。

“一个是叫攀隆的陆军上将,是鹰派,但几乎整个军界都不买他的账。如果让他当国防部长,就等于投下了一颗炸弹。”林宏对本报记者分析,相比较来说,另一个人选——他信的亲哥哥猜亚辛,“虽然能力平庸,但他曾经当过陆军总司令,很可能跟军方达成妥协——不干预军队内部事务,对方也不搞政变。”

2006年那场军事政变当时让全世界感到震惊,但是在泰国居然鸦雀无声,甚至曼谷不少居民给军队献花。北京大学泰国问题专家任一雄对本报记者分析:“当时民众在无休止的争斗后特别需要稳定,而军队正是适时出手,其合法性从民心当中取得了,而并非从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中获得。”

时局今非昔比,过去几年泰国的政治乱局中,既没有国王直接出面,军队也没有轻易出手。现在,军队直接干政显然是逆势而为,合法性几乎为零。

6月中旬刚刚去过泰国的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宋清润觉得,“泰国老百姓现在比较讨厌政变,因为政变太极端,用示威的方式表达诉求或者愿望就够了。”

虽然政治派别林立,但泰国军队中基本可分为两派:一派是阿披实执政时不得志者,他们希望为泰党执政后可以“咸鱼翻生”;另一派是阿披实执政时期的既得利益者,他们担心政府轮替后会被迫下台。

“军队的人当然很紧张。”但是,据林宏观察,“军队现在还找不出可以发动政变的任何借口。”

泰式民主

“以他信为代表的新生代暴富阶层走上政治舞台,靠的就是资本。”任一雄对本报记者说,“泰国选举的逻辑是,谁能拿出更多的钱,谁就能获得更多选票。”

迄今并无证据显示,他信及其支持的为泰党用金钱在大选中“买票”。但是,多年来能够获得底层农民的支持,他信的确靠的是雄厚的经济实力。

大选日那天,陈建甫观察,对于选举的公正性,选民们也没有质疑。“农民们都认识选举工作人员,不会觉得他们会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反而在曼谷这样的大都市,“因为投票时彼此都不认识,容易引发冲突。”陈建甫说。

虽然身处乡村,农民们都自发前往设在庙宇、学校里的投票站,“因为泰国规定如果不投票,很多福利就会丧失。”陈建甫解释说。

通常的观点是,执政的民主党票源主要来自城市白领和中产阶级,也就是黄衫军;反对党为泰党的支持者则主要在北部和东北部农村,即红衫军。大选的结果却显示,民主党并未在曼谷获得大胜。

虽然泰国的经济在过去半个世纪中取得了长足进步,但是人口比例中占据七成的农村民众,却长期无法分享到城市现代化的发展红利。因为他信提出并切实兑现了有利于农村发展的“草根经济”政策,所以得到了广大中下层民众的坚定支持。

在民主制度里人多就是有优势。农民人口比例大,所以即便2006年军队赶走他信,农民又在2007年底把支持他信的沙马选上去;2008年9月法院把沙马赶走,农民又把他信的妹夫颂猜选上去——这就是“人多力量大”的民主。

泰国的政治现实是,穷人试图利用人数优势去推动再分配政策,当中上层阶级利益因此受损以至于无法忍受时,他们就将选举结果斥为多数人的暴政,并通过军事政变将民选政权推翻。

民主政治最起码的一条规则是——分歧应该在体制内按法定程序解决,在泰国显然不是。

拥有王室、军队、议会选举多个政治权威的泰国,必然出现政局长期在反政府示威——军方介入——总理下台——民选总理上台的逻辑怪圈中打转。泰国之乱并非是“民主制度惹的祸”,而恰恰是因为“泰国特色民主”阉割了民主的灵魂。

虽然英拉在竞选中也信誓旦旦地提出“全民和解”的口号,但从目前的政治力量对比看,因国家资源分配不均引发的泰国城乡对立并未有缓和的迹象。

“六个月之内泰国不会有事。”林宏认为,“新政府施政六到十个月后,开始制定来年预算时,就可能会有媒体、反对派出来质疑,政府在竞选中提出的口号到底兑现了多少。”

不过,林宏提醒说,在执政14个月后,英拉可能会遇到大麻烦。“就是当年涉及他信案件的政客,5年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后,他们可以从政,很可能给英拉鸡蛋里挑骨头。”

虽然内政方面有极大的不可预见性,但泰国在外交上却有利好消息。在得知大选结果后,柬埔寨外长何南洪说:“我们无法掩饰对为泰党胜选的高兴之情。”泰国和柬埔寨之间的边界线一直没有全面划定,两国军队今年早些时候在边界发生激烈冲突,导致至少28人丧命。然而,他信与柬埔寨首相洪森关系密切,洪森甚至把他信当做“永远的朋友”,英拉和他信的回归,显然有利于化解柬泰矛盾。

至于他信是否会因妹妹上台而结束流亡回国,在林宏看来,“他信不会要求马上回来,这不容易办到,有很多法律程序要走。”然而就在大选后第二天,英拉对外表示,“将建立一个调查小组,对当年他信所涉的腐败案重新调查,这个小组还将作出决定是否要进行大赦。”

正式接任总理后,英拉将无法回避事关他信的诸多问题。让人忧虑的是,当他信真有一天回到泰国时,通过占据机场迫使一届亲他信政府倒台的黄衫军,会不会卷土重来?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qi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