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国史近代 > 正文

理想主义的陨落:民国的“云南王”们

2011年07月04日13:31南方报业网-南方人物周刊蒯乐昊等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在民国割据称雄的军阀集团中,滇系是比较特殊的地方军事势力。滇系4任统帅:蔡锷、唐继尧、龙云、第卢汉。他们早期有理想主义的革命色彩,曾经信奉过相似的救国主张,末了各自走上不同的归程。

他瘦得像鬼,只有眼睛还在发光

朱德曾这样回忆他与蔡锷在反袁护国战争中的晤面:朱德遵照蔡锷预定的计划,率领革命士兵驱逐了帝制派军官,宣布起义,并全体开往昆明。到达昆明后立刻赶到蔡锷的司令部,正赶上蔡锷和参谋们开会。朱德说,当蔡锷起身向他们走去的时候,“我大吃一惊,说不出话来。他瘦得像鬼,两颊下陷,整个脸上只有两眼闪闪发光,肺结核正威胁着他的生命。那时他的声音已经很微弱,我们必须很留心才能听得清。当他向我走来的时候,我低头流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虽然命在旦夕,思想却一如既往,锋利得像把宝剑。我们坐下来,他说明了全国各地起义的计划,并且说云南必须挑起重担,等待其他各省共和派力量组织起来。

三天之后,我们就要出兵四川,袁世凯一些最精锐的部队驻扎在那里。……蔡锷对我们说,要立刻出兵贵州,扫荡袁世凯在那里的部队,然后转道广西,直奔滨海的广东。第一军和其他附属部队要出兵四川,增援部队只要训练完成也应跟着上前线。”

蔡锷说完,朱德问他:“可是你不能带队去啊!你有病,要送命的。”蔡锷望望他,又把眼光移到别处,说,“别无办法,反正我的日子也不多了,我要把全部生命献给民国。”

蔡锷的护国军出师,对袁世凯震动很大,及至1915年12月25日云南宣布独立,在当天召开的国务会议上,袁世凯竟然语无伦次地抱怨说:“云南自称政府,照会英法领事,脱离中央。此事(帝制)余本不主张,尔等逼余为之。”众默然,可见袁世凯的惊慌程度。

饿着肚子打硬仗

护国第一军在川艰苦奋战半年之久,中间几月战事尤其激烈,处境艰难,但唐继尧在军饷、军需和兵员上都没有给前线任何补充。蔡锷说“自滇出发以后,仅领滇饷两月。半年来,关于给养上后方毫无补充,以致衣不蔽体,食无宿粮,每月伙食杂用,皆临时东凑西挪,拮据度日”。

由于军需不足,蔡锷多次致电唐继尧催促,却毫无反响,直到袁世凯去世,滇军的“增援”才陆续赶到。这恰恰是唐继尧趁护国运动事实上结束之时,利用护国的名声和威望,为自己的扩张捞取政治资本。他把护国三军扩大为八军之多,此事引起了蔡锷的忧虑,他讽刺说:“古者天子六军,今能驾而上之,蓂公之魄力伟矣。”

此时蔡锷已经渐渐对唐有所认识,去电告诫他说:“所最宜注意者,我辈主张,应始终抱定为国家不为私利之初心。” “关于个人之权利加减问题,最易为梗。今侪辈中果有三数人身先引退,飘然远翥,实是对于今日号称伟人志士英雄豪杰一流,直接下一针砭,为后来留一榜样,未似非福。”

功成身退,不参与权力斗争,这是蔡锷最为看重的品质,所以他才会在出征前就为自己定下“成功就下野”的誓言。但此时的唐继尧,胃口渐大,已经很难被劝服了。

锷以短命,应为薄葬

护国战争胜利之后,蔡锷的病情已急剧恶化,几次向北京政府请假就医,都未能获准,反而临危受命为四川督军。当时蔡锷在全国威望极高,被视为“军神”,一到成都,“万人空巷,都想一望风采”。但朱德对此时松坡将军的回忆是,“蔡锷看上去像个幽灵,虚弱得连两三步都走不动,声音微弱……”

蔡锷在日本福冈养病的最后日子里,黄兴病逝的死讯对他刺激很大。蔡锷与黄兴于公于私,都有特殊感情,在病榻上,他哭挽黄兴一联:

以勇健开国,而宁静持身,贯彻执行,是能创作一生者

曾送我海上,勿哭君天涯,惊起挥泪,难为卧病九州人

这是蔡锷的绝笔,既是写黄兴,也仿佛他自己一生的写照。8天以后,积劳病重,他也在福冈医院去世了,才34岁。

蔡锷临终前,由护士勉强扶起来,凭窗了望日本飞机演习,又一次受到刺激,他对身边的蒋百里说:“我早晚就要和你分手了。我们建设国防尚未着手,而现代战争已由平面而转立体,我国又不知道落后了多少年。”“我不死于对外作战,不死于疆场马革裹尸,而死于病室,不能为国家做更大贡献,自觉死有余憾。”随即口授随员遗嘱,精神尚一丝不乱,遗嘱句句关乎国家大计,无一语及家事。

他最后的请求是:“锷以短命,未能尽力民国,应为薄葬。”

蔡锷为官极清廉,“从不滥使一钱”,也从不接受贿赂,在担任云南都督期间,两次带头减薪,月俸由600两(元)减到60元,只相当于一个营长的月薪,创下了当时全国省级领导月薪的最低纪录。其弟从湖南入滇,向他谋职,他认为不妥,给了弟弟20元旅费,令其徒步还乡。在四川战斗期间,连续“五月无饷,而将士不受饷一钱,蜀人爱戴之如骨肉也”。就连拖赖不给护国军发饷的唐继尧也承认,蔡锷“身后萧条,不名一钱,老幼茕茕,言之心痛”。

辞不就任,晾起“空头政府”

袁世凯一命呜呼、护国战争结束以后,中国出现了帝国主义支持下各派军阀割据和混战的局面。蔡锷一死,唐继尧意在扩张,原来团结在护国军旗帜下的滇、川、黔三省军队马上打成一团,互相残杀。西南从此陷入军阀混战的局面之中。孙中山失望之余长叹,“五年来,建国之事,付托不得其人,几将民国根本推翻。”

护法运动刚一开始,唐继尧就发出通电,不承认段祺瑞内阁的合法地位,这是西南各省军阀公开反对段祺瑞内阁的第一炮,这一炮马上讨得了孙中山的信任。1917年9月,以孙中山为首的广州护法军政府成立,孙中山任大元帅,委任陆荣廷、唐继尧为元帅。因为广州护法军政府手头并无多少兵力,需要仰仗手头握有兵权的地方实力派的支持。广州非常国会给唐继尧送来了元帅证书,但唐、陆二人皆不肯就任元帅职,使孙中山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

孙中山竭力拉拢唐继尧,但唐的目的是要自立为王,并不表示合作。当时的西南军阀普遍持此态度。在经济上,当时两广地盘是由桂系军阀把持的,对广州军政府实行财政封锁,军政府所持“仅华侨捐款”。莫荣新的一句话代表了当时西南军阀们的普遍心理:“孙某之政府,空头之政府也,彼无兵无饷,吾辈但取不理之态度,彼至不能支持时,自然解散而去。”

1919年,孙中山把中华革命党改为中国国民党,国民党人龚师曾劝说唐继尧入党,而唐继尧,这位早年追随孙中山的老同盟会员竟闻言拍案:“我就是穷得讨饭,也不会加入国民党!”

突然又接受了任命

护法运动使孙中山看清了南方军阀与北方军阀“如一丘之貉”。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在北京病逝,消息传到昆明,早先拒绝副元帅职务的唐继尧却在3月19日发出通电,声明已于3月18日在滇就副元帅职。唐继尧是想以副元帅递补大元帅的缺位。正如《向导》周报指出,“唐继尧忽然就副元帅职,声言加入国民党等等”,是企图攫取国民党领导权的一种尝试。正如一位英国领事所说,唐相信自己是“计划中未来的中国总统”。此时的唐,不但出行是皇帝规格,连写信写诗,落款都以“东大陆主人”自居。

广州政府谴责唐继尧的行径,并通电宣布讨伐,唐却并不甘心,试图颠覆广州政府,直到他的滇桂联军被广州政府的军队击败。

唐继尧统治云南期间,连年战争,不断扩大军队和军费,给当地百姓带来了深重的灾难。而唐本人则过着土皇帝般的生活,“荒淫无道,任意掠取部民子女为妾婢,车马舆服之奉,拟于王者。其护卫军命名为佽飞军,坐褥铺垫皆用黄缎绣龙……开奢侈之风,肆享受之欲”。据唐继尧的妹妹唐芸赓说,唐正式迎娶的妻妾就有8人之多。

他也要建立一个“主义”

1925年滇桂战争中滇军失败以后,唐继尧为安抚作战多年的的将领,分别任命龙云、胡若愚、张汝骥、李选廷为四大镇守使,但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四镇守使似乎都不再愿意为唐卖命。唐失望之余,决定仿照“过激派”的做法搞个“主义”,建立自己的政治理论,组织政党。当时的中国出路何在,各式理论、主义很多,唐继尧看中了“国家主义派”,不惜重金从上海聘国家主义分子来昆明,又组织人编写相关书籍、开办民治学院,并在1926年年底宣布民治党成立。国家主义派又称“醒狮派”,对外信奉帝国主义,反对苏联;对内反对孙中山,反对共产党,是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政治代表。

当时随着北伐的顺利推进,云南民间对唐的反对呼声很高,在云南的共产党人甚至分工,每人每天给四镇守使写信,宣传唐继尧祸滇罪行,争取他们支持孙中山的革命路线。四镇守使见唐继尧大势已去,为“适应环境起见,遂起而联合请求唐省长改组省政”。1927年2月,四人一致行动“兵谏”,推翻唐继尧军阀统治的“二六政变”很快爆发。唐被迫交出政权,他的4个旧手下倒也顾及他的体面,给他一个有名无实的省务委员会总裁,唐继尧“光荣”下台。

一个月后的国际“三八”妇女节,昆明盛大集会游行,正遇上唐继尧坐着轿子经过,队伍马上沸腾起来,高呼“打倒军阀唐继尧”。唐当时不便发作,但晚上就指使爪牙混入妇女解放协会举办的晚会,割断电线,制造混乱。第二天,唐政府原来的机关报《西南日报》以《灯熄裙破哭三八》为题,发表侮辱性新闻,报纸出版还不到两小时,广大群众就把西南日报社捣毁了。这件事情对唐继尧打击很大,这个独裁的实力派终于发现民意之可怕,他当即病倒不起,“愤懑吐血”,不到3个月就去世了。

唐继尧死后,云南又经过3年混战,才进入了龙云时代。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xuchen ]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