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吴英集资诈骗案 > 正文

浙江东阳警方处置吴英资产 跑车贬值房产升值

2011年06月29日15:56中国新闻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新网东阳6月29日电(记者 陈国亮 古其铮)6月29日,东阳市公安局多名负责人集体接受中新网独家采访,通过本网首次全面向社会公开东阳对吴英和本色集团资产处置的所有情况,内容涉及吴英座驾法拉利跑车的下落、东阳警方人员到底有无私下拥有本色集团部分豪华车辆、警方如何处理吴英所报“绑架案”等众多敏感问题,这也是这些敏感问题首次由中新网向外界“揭秘”并权威发布。

6月28日,有多家媒体曝出吴英父亲吴永正指责浙江省东阳市政府和公安局存在违法随意处置吴英和东阳本色集团相关资产嫌疑、上市公司浙江广厦股份的楼忠福家族存在插手或介入吴英资产处置嫌疑的新闻,引起公众种种猜疑。事实真相到底如何?中新网记者当日赶赴东阳探究。

吴英案债权人在推动资产处置工作

中新网记者跟踪采访吴英事件时间已经长达6年之久,认识吴英父亲吴永正也已经4、5年。这期间,吴永正事实上已经多次向记者谈起,他怀疑或者说他就很肯定地指认东阳市政府和公安局这几年一直在违法随意处置吴英和东阳本色集团的相关资产。

据记者所知,吴英和东阳本色集团的资产主要是三大块:房子或购买的房产、众多车辆尤其是豪华小车、商铺门面(包括酒店)。

东阳市公安局分管经侦的副局长陈华胜、经侦大队长吴卫华,以及东阳市公安局政治处、法制科的几位相关负责人集体接受中新网记者的采访。他们在谈到之所以要及时处置吴英和东阳本色集团的相关资产,是有客观原因的。客观原因就是:1,部分资产在快速贬值,及时处置才能保值,挽回损失;2,吴英案债权人和商铺门面房东(本色集团欠着房租,所以也可说是债权人)在推动这项工作,他们有这方面的强烈呼声和要求。

本色集团开了很多商铺,这些商铺门面大多都是本色集团租来的,每天都在产生租金;有些门面租期到期了,房东要把房子转租给别人。当时警方与吴英的家属吴永正联系,通知他和房东结算,把房间里的物品清理出来和房东协商清楚租金等等。这些事情他没有做到,房东有意见,就经常跑到东阳市公安局反映情况。本色集团的车辆作为资产被查封后,存在资

产损耗。车子由于更新快、降价快、有使用期限,所以贬值很快,损失比较大,如果闲置几年不使用,肯定就报废了。吴英案的很多债权人(很多是义乌人)也知道这个情况,他们多次主动跑到东阳市公安局反映,提出要求,要求警方和政府及时处置拍卖这些车辆。

之后,金华市公检法也出台了一份文件,专门针对此类案件里的车辆之类资产做出规定:车辆等贬值快的资产应及时、抓紧处理,尽可能地将资产保值。

本色集团的房产未拍卖且在升值

吴英父亲吴永正多次和中新网记者谈到,吴英当时很有远见,很有投资眼光,购买了不少房产,这些房产包括吴英在东阳“博大新天地”、“希宝广场”等楼盘大规模下单购买的套房。这几年房产价格上涨快,假如这些房子现在还在,起码值好几亿了。言下之意,他怀疑这些房产也已经被东阳市政府和公安局处置了,或者是下落不明不知归谁了。

记者和东阳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谈到这个问题时,他们很肯定地说:“我们没有处理房子,一是房子的保值、升值可能性比较大;二是和租来的商铺门面不同,这些是吴英她自己的房子,没有房东去赶她,所以也没有房东来找我们。”

而据记者了解,这5年多来,东阳的房价确实已经上涨了很多。

资产处置多部门参与共同商量

吴英父亲吴永正多次和中新网记者谈到,他怀疑东阳市公安局在处置吴英和东阳本色集团的资产中是暗箱操作,里面有猫腻的。

东阳市公安局负责人对记者说,整个处置工作并非只有东阳市公安局一个部门操作。眼看着吴英和东阳本色集团的部分资产在一天天的贬值,2007年,东阳市成立了“专案指挥部”,指挥部有东阳市纪委、法制办、审计、财税、工商、公安等部门的相关人员。

东阳市公安局负责人对记者说,“专案指挥部”在对这些资产进行评估、清点搬迁、委托拍卖、清理展示等所有工作都是由各个部门共同参与的,绝对不存在暗箱操作的嫌疑,再说还有纪委的同志全程参与和监督。对资产处置每一个环节的所有处理意见和方案都是拿到指挥部会议上由大家共同发表意见后形成一个统一意见后集体决定的。“每次会议都有会议纪要的。”

“那时我们都认为:我们也要保护好自己,不要把自己牵扯进去。”东阳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说。

至于“专案指挥部”对吴英和东阳本色集团的资产处置后的那些钱,都已经及时存入一个统一的银行账户里,不得动用,而不是如吴英父亲吴永正所怀疑和指控的的“不知去向” 。

法拉利跑车还在停车场据称已贬到几十万

6月28日,有媒体报道称:吴父告诉记者,2006年、2007年两年间,吴英购置了大量汽车,大约有38辆,价值约有2000多万元,很多车买了都不到一年。但最后其中32辆被拍卖了,拍卖所得390多万元。吴英在《上诉材料》中提到,她曾以375万元人民币购入法拉利跑车一辆,以做旗下婚庆公司的婚车之用,但据吴永正称,在资产处理过程中,这辆车下落不明。

6月29日,东阳市公安局负责人对中新网记者说,吴英和本色集团的车辆总共查封车辆的数目是41辆,目前已经被拍卖掉30辆,还有11辆没有拍卖。

在东阳市公安局负责人几位负责人的陪同下,中新网记者在“东阳市公安局停车场”见到了目前未被拍卖的几辆吴英和本色集团的豪华小车:一辆是宝马750(据说买来是价格是150万元),一辆是宝马越野,当然最引人注意的就是那辆吴英自己开的法拉利跑车了。

几辆豪华小车上面都布满灰尘,一些部位已经生锈,有两辆的轮胎已经瘪了。那辆法拉利的轮胎倒还有气。东阳市公安局经侦大队长吴卫华告诉记者,对这辆最好的车他们倒还经常过来给轮胎充充气,但也不能阻止这些豪华车辆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快速地贬值。“有些人说,这辆法拉利现在可能只值几十万了。”

“你们把这辆法拉利开出去兜风过吗?”记者开玩笑地问。

“没动过位置,这种车,假如开出去,整个东阳马上就知道了。”吴卫华也笑着说。

中标者抱怨买这些车“没花头”

吴英父亲吴永正对一家媒体记者说:“这些车子即便算上折旧费,也不会一年内缩水1700万元。拍卖现场不让我进去。现场有100多个警察守线。”

据中新网记者目前调查到,吴英和本色集团的车辆总共查封车辆的数目是41辆,目前被拍卖掉的只有30辆,拍卖所得是390万元,还有11辆没有拍卖,未拍卖的车还包括最豪华的法拉利跑车和两辆宝马。

东阳市公安局负责人告诉中新网记者,对这些车辆的拍卖整个过程,所有“专案指挥部”各部门的工作人员都参与,互相监督,并完全按照纯市场行为操作,目的就是尽量让这些车子卖到最高价。而且事实上,东阳本地好几个民营企业家也积极参加了竞拍。

为了让这些车辆卖到最高价,“专案指挥部”做了大量工作:首先对拍卖公司进行“投标竞拍”,对报名的5家拍卖公司进行选择,挑选佣金出价最低的那家拍卖公司,以增加拍卖所得;对所有车辆加油、清洗等简单的美容;在金华、义乌等地媒体发布拍卖公告,以吸引更大范围的老板、企业家来竞拍这些车辆。

尽管这样,因为这些车辆实在搁置太久了,好多车辆还是没有卖成较高的价格。尽管如此,一位拍走车辆的竞拍者(东阳本地一家公司老总)还是当场抱怨说:“价格抬得太高了,一点花头没有了。”

东阳市公安局负责人还说,按照相关拍卖法,拍卖现场只允许报名竞拍者本人及伙伴若干名进入。

东阳警方称没有任何民警在开这些小车

吴英父亲吴永正曾向中新网记者单独透露:他怀疑东阳市公安局有一些中层干部私下在开本色集团被查封的那些车子,还有一名局领导还购买了两辆这种车,其中一辆还送给了情人。

对此,东阳市公安局副局长陈华胜明确表示这纯属无稽之谈,东阳市公安局的任何民警既没有私下在开这些小车、没有内部处理过这些小车,也没有去竞买竞拍过这些小车,目前也没有拥有这些小车。他们说,假如吴永正真有这方面的真凭实据,可以向东阳或者上级相关部门举报。

“绑架案”没有办法认定

6月28日,有媒体报道称:2006年,吴英的债权人杨志昂表示有一笔美元的生意要和吴英谈,并以合作伙伴为由辗转温州、杭州、马鞍山几个地方。就在马鞍山的南湖宾馆,他们绑架了吴英。据北京东卫律师所的吴英调查笔记显示,参与这次绑架的有浙江阳光事务所律师律师杨志昂,杨志昂的哥哥杨卫陵,杨卫陵的老婆,义乌市政府工作人员;杨志昂的外甥高宇,有杨志昂嫂子的妹夫,另外还有三四个吴英不认识的人,(在之后吴英的上诉材料还提到两个人,朱丽雅和楼林盛)。此次绑架前后一共九天,吴英表示,自己被拿走的东西包括:3万多现金,价值50多万的伯爵手表一只,翡翠一致,本色公司公章、经营执照、税务登记证、货款正、银行卡共20多张,还有300多万的银行汇票一张,另外杨志昂还强迫吴英在多张空白A4纸签字,并让吴英抄写了一些委托书、收条。

吴英父亲吴永正也曾向中新网记者说过此事,还称这次绑架是吴英命运的转折点,当时吴英回来后马上就向东阳警方报案了,但不知何故,东阳警方一直没有立案,也一直没有任何说法。

对此,东阳市公安局的几位负责人透露说:当时东阳警方接到吴英报案后,马上对吴英指控的杨志昂、杨志昂的哥哥杨卫陵、杨志昂等人随行的司机等几人进行多次询问。这几人都承认他们为解决与吴英的债务问题那几天确实在一起,但绝没有限制吴英人身自由的行为和事实。后来,警方又向吴英调查。经过一番调查,一直没有找到能证明这些人有限制吴英人身自由即绑架吴英的确凿证据,这样一来,吴英被绑架的事实证据就一直无法认定。“杨志昂自己就是律师,证据这方面肯定懂的,做事情肯定不会那么明显的。”

“后来杨志昂自己也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07年2月1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被逮捕。我们又马上对他进行绑架案方面的询问调查,还是没有找到相关证据。”东阳市公安局的负责人说。

“本色”酒店直接由沈老板“买”得,中间未曾易手

吴英父亲吴永正曾向中新网记者单独透露:东阳市政府和公安局在拍卖本色概念酒店中,被楼忠福的弟弟楼忠华以450万元的价格拿到,然后以780万元转手卖给东阳本地一个姓沈的老板。

在东阳市公安局的帮助下,中新网记者见到了这位姓沈的老板。这人叫沈继红,1974年生,东阳马宅人,他本人现在名片上称自己是“百特概念酒店总经理”。据他向中新网记者透露,他以前是做租车生意的,当时他看到报上关于本色概念酒店要拍卖的广告,就找到拍卖公司报了名。

沈继红告诉中新网记者,由于当时正值金融危机加上该酒店装潢特异并存在租金问题,第一次拍卖公告出来后,只有一个人报名,他没有参加;第二次拍卖公告刊登后,也只有他一人报名;由于相关拍卖法规定,只有一人报名竞拍,不能举行正式拍卖,后来,他向指挥部提出协议转让的要求。

东阳市公安局和沈继红向中新网记者出示了“专案指挥部”与沈继红双方于2008年12月19日签定的一份《协议转让协议书》。这份《协议转让协议书》的主要内容是:“专案指挥部”先将本色概念酒店经营权及当时酒店内物品以450万元价格拍卖,如拍不成,再以这个价格转让给沈继红。

沈继红接着又向中新网记者出示了一份他与“楼正其”于2009年1月1日签定的《房屋租赁合同》。“楼正其”其人,据东阳市公安局负责人和沈继红向中新网记者介绍,他就是本色概念酒店那栋房子的房东,还是东阳某村的“村长”。

这份《房屋租赁合同》约定:沈继红租赁这栋房子期限是9年,从2009年初一直到2017年为止。沈继红还得付清本色集团拖欠房东楼正其2008年度的房租46万元多。2009年2、3月份,沈继红做好了营业执照,并给酒店取了个新的名称。

从这整个过程来看,本色概念酒店的经营权是由现在的经营者沈继红直接受让的,这栋房屋也是由房东楼正其直接租赁给沈继红的。

相关专题:

吴英集资诈骗案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victorba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