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建党90周年访谈 > 正文

江平:亲历新中国法治进程几十年

2011年06月29日07:38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杨孟辰我要评论(0)
字号:T|T

江平:亲历新中国法治进程几十年

江平近照

人物小传

江平(1930年—)浙江宁波人。1948年-1949年,燕京大学新闻系;1951年-1956年,莫斯科大学法律系。1983年-1990年历任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校长;还担任七届人大常委、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1988年-1992年任中国法学会副会长; 1995年至今任北京仲裁委员会主任。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为祖国富强留学苏联学法律

我中学读的是崇德中学,它是北京比较有名基督教教会的学校。教会学校比较特别,它允许学生更多参与一些政治活动。

崇德中学在1947年8月建立了地下党支部,领导进步学生参加各种学生运动。当时地下党员隐蔽很深,但就进步学生内部来说,我们大致知道谁是地下党员,但谁都不捅破这层窗户纸。在学校里,我属于比较进步的学生,经常去北京大学的民主广场看大字报。每当发生重大事件,民主广场就成了各种观点汇集的海洋,本身就是学生运动的一部分,对学生运动的开展亦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那时候的大字报,即便是用现在的眼光看,也还是很有水平的,有独立的思想和见解,猛烈批评时弊,有点振聋发聩的感觉。

那时我才16岁,对于我这个少年来说,每次步入民主广场,都是目不暇接,眼花缭乱。那些文采飞扬又剑拔弩张的大字报,多我来说,的确有很大的鼓动力。通过观看大字报、阅读进步书刊,更关键的是再加上周围进步学生的启引,在这样的环境影响下,我逐渐接受了熏陶,很快加入了学生运动潮流。

当时北平的地下党外围组织有两个系统,一个叫中国民主青年同盟,简称“民青”;另外一个叫中国民主联盟,简称“民联”。1948年6月高中毕业前,我已经是地下党外围组织“民联”的成员。

学新闻算是我第一个志愿,是我自己选择的志愿,后来我被保送到燕京大学新闻系。但是当时偌大的中国,已经容不下一张平静的课桌了。1948年正好是中国命运搏斗的关键一年,可以说从考进燕京大学起,就已经没有心思上课了,因为战火已经靠近了北京。从八九月份入学,到十一月燕京大学被包围,再到十二月燕京大学被解放,实际上,我在燕京大学的学生生涯只有半年。

在1949年3月我正式参加工作。参加的工作是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北平市筹备委员会,搞建团工作,后来我在团市委搞文艺工作,宣传部,最后到体育部,一直在团市委工作。

1951年要派新中国成立后赴苏联的第一批留学生,将近400人,我被选中了。

从学新闻转到学法律,这是一个很大的转变。那时我对于法律还没有什么深入的了解,觉得法律枯燥无味,不像新闻那样热情奔放。不管怎样,学习这两个专业的目标是一致的。新闻也是为了能够祖国的富强,法律当然更是这样。一个国家如果没有法治作为基础,是不可能真正昌盛的。放弃自己曾经热爱的新闻专业转学法律,对此我是处之泰然,觉得能够为国家的法治昌盛去奋斗,是很值得的。

相关专题:

建党90周年访谈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kjko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