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建党90周年访谈 > 正文

刘洪才:踩在死人身上越过封锁送“鸡毛信”

2011年06月20日07:35中国共产党新闻网郑光魁我要评论(0)
字号:T|T

攻打辽县全身受伤用白布捆胸部防肠子掉出来

我参加了长征,长征胜利后,我当上了八路军的通讯班长、排长。

作为部队一名带兵的排长,我当时整天都在想怎么多杀鬼子,多缴枪。8年抗战中,我先后6次负伤,4次立下战功。因为当时医疗条件有限,落下病根,到现在还经常头昏,只能用风油精涂抹太阳穴,缓解头晕。

我受伤最严重的一次是在受命攻打辽县(1942年9月18日辽县改名为左权县)战役中,当时情况复杂,我们决定晚上偷袭城门。守城日军精良的装备使我们久攻不下,有人建议用竹竿能爬上去!部队组织了一支7个人的突击队,找来一根碗口大的竹竿,我第一个爬上城墙。我从小就喜欢爬树,爬竹竿不成问题!当我爬上城墙时,竟然只有3个日本哨兵还在睡觉呢!我和战友把日本兵嘴巴一捂,叫到一边问清了敌指挥部的去处,当晚我们就智取了城门。占领城墙后,我发出两颗红色的信号弹,让大部队开进。打完仗后我们把日本俘虏交给师部当通司。日本俘虏挺幸运,后来当了八路军的日语翻译,负责打仗时向对方喊“缴枪不杀”之类的话。他们有马骑,有好吃的,日子比我们还好呢!此仗后,我由排长升为连长。但后来敌人援兵到,八路军不得不撤出辽县。撤退途中遇到飞机轰炸,我肋骨被打断,只好用白布把胸部捆起来,免得肠子掉出来。那次作战,我右肋骨断三根,髋骨锯掉一截,直到现在右腿还短一寸。

面对强敌,我们的每一场战斗都是在极其艰苦激烈的情况下完成的,像攻打辽县我们凭的就是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精神和敌人硬拼,但面对当时相对落后的战争条件,光硬拼也是不行的,必要时必须智取。

部队在攻打历城的时候,我担任侦察连长。为摸清敌情,我当时就带了几个手下化装成日本兵进城刺探敌情。日本军装是战利品,平时都在供给处存着。我尽量不说话,否则就会暴露出四川口音。经过一个岗哨的时候,被站岗的日军拦住了。日军问:“干什么?”我响亮地回答,换防!对方稍一迟疑,我骂了一句,八格牙鲁,连老子都不相信!然后像日军

那样给了日哨兵几个耳光。日军哨兵捂着脸,低着头,再不敢说话了。

随后,大部队根据我们提供的情报,歼灭了全城鬼子,我也被提升为副营长。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相关专题:

建党90周年访谈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kjko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