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建党90周年访谈 > 正文

刘洪才:踩在死人身上越过封锁送“鸡毛信”

2011年06月20日07:35中国共产党新闻网郑光魁我要评论(0)
字号:T|T

刘洪才:踩在死人身上越过封锁送“鸡毛信”

刘洪才被《中共党史人物传》授于“开国将士”称号。(图为证书和奖章)

当通讯员被称为“飞毛腿” 踩在死人身上越过封锁

我先后在红三十一军政治部和红九十三师师部当通讯员。那时,部队没有通讯工具,军部与各师部的联系,师部与各团部的联系,全靠通讯员的两条腿传达命令。因为我是放牛娃出身,自幼爬坡上坎,走惯了崎岖的山路,两条腿跑得飞快,战友们都称我为“飞毛腿”。

在战场上,无论是枪林弹雨还是刀山火海,我都毫无畏惧地冲过去并及时完成任务。尤其是送鸡毛急信时,我经常在激烈战斗中踩在死人身上,越过封锁线。为了避开乱人密集的子弹,有时只好卧倒在死人堆里,虽全身血肉模糊,但也及时准确地将信送到。

1934年夏季,关系川陕革命根据地生死存亡的一次决战——万源保卫战打响,我所在的93师驻守东线。有一天深夜,红军和游击队乘敌人“双枪兵”(另一支是鸦片烟枪)吞云吐雾之际实行突然袭击。

当时,通江牛角嵌驻着一个民团。93师驻平溪坝。因为我对当地的地形熟悉,首长要我和另一个战士化装成农民去侦察。民团驻在山腰一家大院里,背靠陡峭的悬崖,无路上下;左右树木茂密,地面荆棘丛生,无法通行。门前一条石板路弯弯曲曲通到山下。门口站着两个哨兵,门楼上时有哨兵巡视,宅子四周的围墙很难攀越。我把看到的情况向首长作了详细汇报。

当天傍晚,淅淅沥沥的雨下个不停。副连长带着挑选出来的精明强干的三十名战士,由我带路,乘着夜色,在泥泞崎岖的山路上悄然前行。下半夜,我们才接近目的地。远远望去,大门紧闭,门楼上的桐油灯散发出昏黄的光,三丈以内,依稀可辩。雨越下越大,门楼上的哨兵无精打采,打着呵欠,伸着懒腰,望着如注的雨帘,头靠栏杆,竟打起瞌睡来。副连长抓住这一有利时机,迅速行动。

战士们弓着腰,轻脚轻手,迅速来到门楼下面,搭起两道人梯,我和另一个战士首先攀上栏杆,进入门楼,当敌人的哨兵听到响声睁开眼睛时,乌黑的枪口已经对着他俩的脑袋。我小声命令道:“不许说话,缴枪不杀!”哨兵只得乖乖地缴了枪械,在枪口的威逼下,轻轻打开大门,战士们迅速进入院内。正屋和厢房灯火齐明。正屋的麻将声、吆喝声不绝于耳。厢房内飘出一股大烟味。战士们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一脚踢开房门,乌黑的枪口对着他们,大喝:“缴枪不杀!”就这样,没费一枪一弹,民团全部做了俘虏,活捉了伪团长。共缴获长短枪五十支,大洋一千多块,大烟土三十多斤。当我们带着胜利果实返回时,雨停了,太阳出来了,好像老天也为我们的胜利而高兴。这次夜袭成功,我受到师部的表扬,并特地发给我一支手枪以示嘉奖。

相关专题:

建党90周年访谈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kjko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