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建党90周年访谈 > 正文

刘洪才:踩在死人身上越过封锁送“鸡毛信”

2011年06月20日07:35中国共产党新闻网郑光魁我要评论(0)
字号:T|T

刘洪才:踩在死人身上越过封锁送“鸡毛信”

刘洪才近照。(记者 郑光魁/摄)

人物小传

刘洪才,男,1911年生于四川省通江县毛裕镇,小学文化。1933年9月参加红四方面军,1935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任连长、营长、游击队大队长、团长。1949年在解放兰州的战斗中腿部受伤致瘸,遂转业到兰州市民政局优抚处工作。1960年回巴中,任巴中县粮食局机械修配厂厂长。1966年离休,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享受国家副省级待遇。

放牛娃二十出头报名参军 红军亲切称为“小鬼”

1932年的冬天,通江人心惶惶,到处流传:“‘乌棒老二’(当时国民党、有钱人对红军的蔑称,记者注)快来了,逃难去吧!‘乌棒老二’杀人放火,共产共妻,喝人血,吃人肉,每顿离不开小孩的肉下酒……”这样一来,有钱人家全都藏好粮食衣物,带上财宝家眷到大城市避难去了。没钱的穷人能往哪去呢?只得躲进深山老林,白天偷偷观察,晚上才敢回家。

我当年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血气方刚,不怕事,不信邪。心想,自己是个放牛娃,房无一间,地无一垅,靠帮工过日子,有啥可怕呢?于是大胆地走近红军,站在旁边观看。红军见了我,亲切地叫我“小鬼”;红军开饭时,还盛饭给我吃。当时我眼中的红军态度和蔼、平易近人,并非谣言中的“青面獠牙”、要吃人的怪物。那个时候我彻底解除了恐惧心理,还邀约一起长大的伙伴们一同接近红军。每次红军都是热情而和善地对待我们。赶上吃肉的时候,还请我们一同“打牙祭”。我同伙伴们第一次吃上了饱饭,吃上香喷喷的红烧肉,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满足和幸福。红军对我们说:“光你们自己吃饱吃好不算好,要穷人都能吃饱饭才算好。穷人怎么样才能吃上饱饭不受财主的气?只有参加红军干革命。”我和伙伴们第一次听到这些道理,心明眼亮了。

1933年9月,在家乡通江毛裕镇,我报名参加了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一军。

同我一起开始长征的还有哥哥和在区苏维埃分别当主席、妇女部长的父母亲。父母牺牲在草地,这是我到延安后才知道的。哥哥至今没有音信,恐怕也早就不在人世了。

我参加红军之后,正值大练兵运动:“一练胆量,二练技术,三练战术,四练行军,五练作风”。上自军长,下到炊事员、饲养员;上自总部机关,下到各师团机关、连队,人人参加,无一例外。我所在的政治部机关门口,有练习瞄准的靶子,有空就练。每天早上,训练跑步、爬山、跳越障碍、紧急集合和实战刺杀。每天晚上,进行夜战训练,刮风下雨也不例外。特别是在漆黑的夜晚练习行军、爬山、攀登悬崖、侦察、联络、射击投弹等夜间技能。通过这次训练,我从一个普通的放牛娃成长为一名合格的红军战士。

相关专题:

建党90周年访谈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kjko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