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越南南海军演 > 正文

专家:越南等造南海争端为在中国强大前多捞利益

2011年06月19日00:18央视《今日关注》我要评论(0)
字号:T|T

2011年6月18日央视《今日关注》播出《越南增兵 美菲军演 南海局势升级》,以下是节目实录:

越南敏感时刻突发征兵令,并称继续在南海勘探石油。菲律宾拟将南海更名为“西菲律宾海”,并出动海军拆除中国在南海部分岛礁上的标识。各国南海频频军演,美国究竟在南海局势中扮演什么角色?南海局势紧张升级,中国又应该如何应对?稍后请看《今日关注》。

主持人(刚强):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今天《今日关注》。

最近这几天以来,可以说南海的紧张局势一直在持续地发酵。一方面越南在军演之后,又传出了自1979年以来首次由总理颁发征兵条令这样一个消息。而另一方面就是菲律宾军方将会和美国在6月28日举行一个海上的联合军事演习。不仅如此,菲律宾更是计划将南海更名为“西菲律宾海”,甚至还出动了海军,拆除了中国在南海部分岛礁上的标识。那么越南也好,菲律宾也罢,它们越来越强势的这样一种态度究竟意味着什么?部分的东南亚国家联合美国频频地在南海搞军演,美国究竟在南海的局势当中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南海争端又能够如何得到化解呢?今天我们继续来关注南海的争端。

演播室里请来两位权威嘉宾,先给大家作一个介绍:一位是本台特约评论、海军少将尹卓教授,欢迎您。另外一位是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教授,欢迎您。

主持人:

这是我们在最近一段时间看到南海争端升级之后,越南总理阮晋勇的第二次高调。第一次高调我们看到在几天之前,他说要“全党、全军、全国人民”来保卫所谓这些岛屿。那么这次又是由总理来亲自发布所谓的征兵条令,在这样一个敏感的时刻意味着什么?

尹卓(本台特约评论员、海军少将):

这是一种虚张声势,又一次的虚张声势。越南是因为实行义务兵役制,每年都有征兵令,但是一般的征兵令都是由总参谋部,比如军务部来发布。按什么条件、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生的、到什么时候为止的青年是属于征兵范围,今年征多少,另外退役老兵如何处理,这有一个正常更替。因为它实行义务兵役制,所以每年都有一次到两次征兵令。这次征兵奇特就是由越南的总理阮晋勇亲自来宣布,当然这种命令由于阮晋勇来亲自宣布,这是一种高调的政治上的一个表态,那么就是说我在加强国防力量。但这种加强国防力量,我们要注意到,它跟动员是不一样的。动员是一种战争行动,就是我在征兵之后,那么如果要是我估计战争规模比较大,我现在军队的规模不够,我要实行局部动员或者全面动员,这是一种战争准备行为。而这种征兵令是正常的一种兵役制的体现。但是它又高调地让总理来发布,当然我们判断它就是个虚张声势。

主持人:

但是我们看到就是包括越南有一些媒体甚至狂妄地在叫嚣所谓的“不惜和中国一战”。阎教授您的判断,就是越南目前这种各样的举动是不是在为所谓的潜在战争做准备?

阎学通(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我想越南这次在南海争端中间有这么大的决心进行演习,由总理出面宣布征兵,然后媒体上非常坚决地准备要进行战争。其实关键的原因就是它做出一个判断这场战争发生不了,就是它有非常的把握,是不可能在南海地区发生战争的。这样的政治决策对它总的来讲在国内不会造成,就是说宣布了,最后被自己弄的自己很下不来台,他知道战争是发生不了,所以他没这个风险。

第二个,在它判断这个战争发生不了的基础上,所以它觉得采取这种强国政策可以得到很大的好处,实际主要是一个核心目的,它是希望能够向东南亚的这些所谓的南海主权的伸缩国团结一致,共同对付中国,这是越南的战略目的。

那么它这次强硬,你如果强硬回应我,你看,告诉东南亚国家,你看咱们得团结吧,不团结一个单个不行。如果你要是不强硬回应,你是怀柔政策,它得说你看你强硬是没风险的。所以就是说它认为它走了一步,什么样的一个结果,中国怎么样回应,它都是两赢的一个策略,这就是为什么它闹的这么凶。

主持人:

您的分析判断就是越南对于这场所谓的潜在的战争,就媒体上说的潜在战争是有清醒认识的,认为这场战争是打不起来的,所以它才敢如此地高调,甚至包括越南的媒体敢如此地叫嚣。但是我们看到就是越南其实在动作上可以说是有点得寸进尺,包括最近我们看到越南的媒体又报道说,准备以越南国家利益为先,又准备在今年下半年的时候把所谓石油产量要提高8%。它越来越得寸进尺的做法不会触碰中国的底线吗?

尹卓:

它当然会大大损害中国的利益。因为越南现在的石油开采,绝大部分还是在它的专属经济区范围内,就是在它陆架上开采的。深水区开采的技术还不行,进入南沙岛架的话,在深水区开采它必须依赖来外国石油公司来开采,那么外国石油公司现在很忌惮中国的反应,现在它依靠的主要是俄罗斯,但是它正在万安滩北以外的这些区块现在正在向国外招标,这些招标已经深深进入到我们的传统警戒线范围内,大概最深的地方肯定到400公里左右。这样当然对我们的利益是一个重大的侵害。但是越南的判断,不一定发生战争。因为我们中国一直主张和平解决,但是我们绝没有说我们在海上的执法,维护我们合法权益的行为,我们不能用执法的行为来保护我们的权益,我们的海监船可以去,我们的渔政船可以去,我们的渔船可以去,我们的石油勘探平台照样可以去,这些行为都是用实际行动捍卫我们主权的行为,所以越南不要低估中国人的决心。

主持人:

您刚才说到,其实媒体也报道了,越南现在实际上已经和国外,包括美国、俄罗斯等国家在南海的一些海域去开采石油。等于说越南引进了很多其它外国公司的利益,那么这样一种国外石油公司的利益频繁地进入这里,会不会给局势带来更加复杂的这样一种趋势?

阎学通:

南海的问题实际是两件事:一是国家之间的主权分歧。另外,南海地区的经济权益。所以小平同志当时提出了一个“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搁置的是主权争议,搁置的不是经济分歧,所以主权这个争议我们搁置了,经济就能够共同开发,也就是讨论这块经济利益怎么分配。所以你刚才说的这个问题,实际是说经济利益怎么分配的问题。

主持人:

那经济利益会影响到所谓对于主权的这个争执吗?

阎学通:

它的逻辑关系是这样的。主权争议搁置了才能做到共同开发,有争议怎么共同开发呢?但是这事不能调过来,不是说共同开发了,主权争议就没了,不是说共同开发了,主权分歧就解决了,这调不过来。

主持人:

所以这一点对于这些东南亚来说也应该明白。

阎学通:

它不是明白,就是经济利益是一回事,主权纷争是另一件事。那这样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在这个问题上如果我们想解决经济上的分歧,只要搁置争议这是做得到的。问题是东南亚国家现在不准备继续执行“搁置争议、共开发”这个原则。“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原则必须双方执行,任何单方的搁置争议另一方不搁置,这个问题解决不了。所以就是说外部势力的介入,如果是经济上的介入,它仅仅是加剧了政治的复杂性,并不是因为它加入了,所以这个主权问题解决不了,它不加入能解决,它没有这个作用。

主持人:

我们从报道上看到,菲律宾对于拆掉中国所设立标识的这个举动是怎么解释呢?它说这些标识上没有看到中国制造的字样,仅仅有一些号码,而且刚才我们听到,这些木牌不是菲律宾所设置的,所以准备拆掉。您的判断就是,菲律宾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不知道?

尹卓:

当然是装着不知道了,因为它非常清楚,标牌上实际上非常清楚标志的是中国放的主权标志,因为中国主权标志上有中文字,下边还有时间,而且还有经纬度,应该是很清楚的。它所谓说不知道,这是完全一种掩耳盗铃的方法。但是这种动作实际上是非常小儿科的一种动作,就叫做国与国之间关系处理上的就是非常低级的一种儿童游戏一样的。因为这种标牌的拆和放,你放置也不一定这个领土就标志是你的,菲律宾你放菲律宾标牌那意思这个岛礁就是你的。最后还是要根据《国际法》,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另外根据历史的权力,跟我们历史上的判断,大家看在法理上谁占优势,那并不是说谁拆掉这个。

另外所谓改菲律宾海,这是更可笑的一个做法。因为我们知道它叫西菲律宾海,因为在菲律宾以东有苏禄海、菲律宾海、苏拉威西海等等,这些都是世界上已经叫起来的传统地理名称。你把南海,南中国海实际叫南中国海,我们叫南海,你把它改成西菲律宾海,在世界海图上大家一定不会采用,因为一旦采用了谁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位置,必须要跟国际上有个通用的称呼方法。这样子的话你用,世界上不会采用,无非是表示它自己的一个主权就是了。但是你改了名称并不表示主权,就跟比如朝鲜半岛,那他们习惯的比如有一个西海,一个东海。另外像越南把南海叫“东海”,首先菲律宾改成西菲律宾海,越南它就不同意,马来西亚、文莱、印尼也都不会同意,你先在东盟内部取得一致再说吧。

主持人:

闫教授,您的分析判断,就是菲律宾现在的动作,一个是拆牌子,一个是改名称,这是一个什么样性质的动作?

阎学通:

从主权争议的角度来讲,他们是想强化对这个地区主权的所谓“管辖权”。从实际上来讲,就说菲律宾的这个做法,我自己觉得他们心里明白的很,就说如果就靠自己跟中国是没有这样的实力在主权进行争夺的,越南也做不到。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我觉得他们越来越看到中国跟美国之间的实力差距在缩小,拖的时间越长,他们冀望美国为他们戳腰,冀望美国来提供军事保护的可能性只会越来越小,不会越来越大,就是美国的决心不会越来越增长,而是越来越下降,所以他们实际想在中国和美国实力差距缩小还在过程中想占一些实惠。菲律宾的这个做法,我想他们自己心里明白,他们不可能实现,就它最终能实现这个目的,凭它的能力根本做不到。它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它实际就是增加今后跟你讨价还价的砝码,它也知道边界问题最后要谈判解决。除非两个办法,一个是军事占领,一个是谈判解决,军事占领现在双方都没有这样的做法,那实际就谈判解决,它不过是为增加砝码。

主持人:

您说到这点,让我突然想起了我在两三个月之前看到相关的一些媒体所报道的一则评论,这个评论援引的是东南亚一个国家的前领导人,并且在他退职之后长期指导这个国家发展的一位领导人。他给东南亚这些国家提出了一些建议,这个建议就是像我普通的读者来看,大概的意思我的解读就是趁中国包括中国海军还没有完全强大之前,能多捞一些利益,能多占一些利益就多占一些,您觉得现在这些国家是这样一个心态吗?

阎学通:

我觉得这就像下围棋似的,它看到在棋盘上中国的势越做越好,越做越大,他说我跟你争不了这个势,那我干脆抢点实地,就是这个意思,将来尽管大势是你的,那我捞一点是一点,它这个心态。我觉得这些国家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说他们现在采取的策略,很大程度跟中国在古代时候面临的一些周边国家,通过骚扰方式来跟中国进行讨价还价的策略没有分歧,只不过是现在使用的手段跟过去不一样,策略基本上一样。它想通过骚扰你,然后获得一些好处,就说我们过去的抚慰政策,就是怀柔政策。从这里边来讲,我想这些周边国家他们看不到,在全球化条件已经跟古代的历史不一样了,环境发生变化了,这样的策略性实现目的是非常困难。

主持人: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些所谓的国家在您所说的骚扰举动的实施过程当中,他们更多的是单独作战,还是现在有一个抱团的趋势?

尹卓:

它完全抱团现在抱不了,因为什么?在整个南海的法理依据上,大家都不一致,目标都不一致,比如越南声称西沙、南沙全部都是它的,整个南东海范围都是它的。它跟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印尼如何能够达成一致的?因为它声称西沙、南沙都是它的。而现在像南沙的一些岛礁,像卡莱埃群岛,菲律宾认为是它的,马来西亚现在还有五个岛,还想再继续扩占,因为在纳士纳群岛这个地方,像文莱和印尼绝对不会退让的。像双方目标都不一样,而且过去在历史上,他们在海上军舰已经开始开过火,见过面了。所以让他们在通过一致来达成一致的目标。在《国际法》上,在法律基础上他们达不成一致,目标上也达不成一致,抱团是非常困难的。但是他们每个都提出来对中国进行挑衅,这个目标是有可能达成一致的。

比如菲律宾在1949年,那时中国海军还是很弱小的。1949年中国海军那时候才有多大的海军,刚刚抗日战争结束不久,它当时就企图通过它的海军,一个海军少将曾经主张就把菲律宾沿海的所谓南海一些岛子,它认为离它比较近的全部占了,说这些无主地。当时中国政府就进行了抗议,当时的中国政府,1949年的时候中国还在内战期间,进行抗议,驻菲大使提出严重交涉以后,然后有舰艇到那儿巡逻,晓以利害,最后菲律宾就放弃了,最后一个函件实际等于一个道歉函。你想那个时候它都拿不到,从1949年开始,到1956年又有一次,它掀了一个波澜,当时就准备依靠美国的力量把这几个所谓卡莱埃群岛拿过去。美国对它没有直接支持,因为当时美国还支持蒋介石,它没法在中间摆平衡,它才不介入计划,所以我们说,它想通过强硬的手段来夺取,那就是痴心妄想。

主持人:

但现在的感觉就是东南亚国家还是想依靠美国,抱美国的大腿。现在我们看到美国好像表面上说,不赞成像越南、菲律宾这样一个所谓的举动,但是背后它又在引导这些国家往这样的方向去走。

阎教授,您的判断,我不知道这样说是否可以,就是从目前全世界的世界政治发展的格局来看,这些比较小的国家是不是越来越有这样一种趋向,就是利用存在着战略竞争大国之间一些的矛盾或者战略竞争点,来游走两个大国之间,谋取更多的自身的利益?

阎学通:

第一点,这些东南亚伸缩国能否团结一致的话,主要取决于是不是有共同威胁。比如在50年代的时候,美国在这个地方搞新月形包围圈,它就能够组织起来一批国家,尽管这些东南亚国家的利益不一致,当时他们认为,中国是他们的共同威胁,所以他们就抱团。现在也是一样,越南和菲律宾现在做法是想强化这样一个概念,如果中国强硬的反应,他说你看中国是我们的共同威胁,在中国威胁面前咱们要团结一致,所以实际所有的战略合作一定是以共同威胁为基础的,所以他们现在努力创造中国是他们共同威胁。

关于美国,我觉得你问的问题特别好,到底是美国来挑动他们,还是他们利用美国?我觉得你那个判断我比较同意。这次不是美国带头像五十年代一样起来鼓动、挑动这些小国,咱们共同遏制中国。而这些小国利用中美之间的战略矛盾来这样做,为什么这样说?你就看美国的犹豫,美国在这里如果挑动它会给予坚决支持,就是它带头做坚决支持,显然它不是带头做,它想利用这些小国,但是它又不想背着小国把它拽进去,它要把握这个尺度。美国为什么要利用小国?原因就是不是美国的整个实力不足以在东亚和中国来进行抗衡。是它在中东地区三场战争把它牵制住了,它是有心无力,它想把部队调到东南亚来,它做不到。所以这时候它只好利用这些小国,现在跟中国制造麻烦的这种心理,所以他们之间是相互利用,但是在相互利用中应该是小国更多的在利用大国。

主持人:

利用大国,对,这就是我们看到目前南海问题有点复杂化的一个趋向。

阎学通:

我们最近刚做了一个定量的衡量,发现了从冷战结束到现在,美国与东南亚国家跟中国海洋问题上发生冲突是不同步的。就是如果它利益完全一致的,他们应该行为是同步的,显然他们行为是不同步的。

主持人:

最近这两天,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在南海进行了两次实兵演习。同时我们也看到有报道说,台湾军方也将会在相关的海域进举行演习。而国台办发言人杨毅在回应相关提问的时候也说到,这是两岸维护南沙群岛及附属海域的主权,这是两岸同胞的共同责任。尹将军,您的判断。

尹卓:

我们海军进行演习是一种例行性的、战术性的演习,而且是年度计划里头、演绎计划早就安排好的,跟南海目前为止,跟越南的纠纷没有关系。但是我们从这里看出,中国捍卫南沙主权的决心,因为我们在水面舰艇的演习是我们水面舰艇编队跟海监船和渔政船等等这些海上执法船合同进行的训练。我们向周边国家看得很清楚,我们在前面是我们的海监船和渔政船在执法,但是这些国家不要以为我们海军是无所事事的,就是如果你用军事的力量,一定要用军事的力量,像有些菲律宾或者越南里的报刊这么叫嚷的用军事来解决这个问题,那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我们是做好准备的,我们完全有义务、我们有能力保护我们南沙的合法权益。但是我们讲我们不主张用武力,我们首先是海监船、渔政船解决问题。

另外我们还有一个演习是两栖的,我们陆战旅的演习,陆战旅演习当然也有针对性,南沙岛礁的今后的守卫,因为我们现在南沙岛礁的守卫全是陆战旅,在那儿定期的轮换,当然我们陆战旅是有义务维护南沙岛礁的权益,毫无疑问……

相关专题:

越南南海军演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