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像影子一样活:超生“黑户”的18岁人生

2011年06月17日11:17南方周末[微博]黄秀丽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李雪因属超生不能上户口,已经做了18年“黑户”了,她无法上学,不能出远门,将来她很难找到工作,无法结婚生子……她只能用姐姐的医疗本看病,用姐姐的借书证借书,作为姐姐的影子活着。

最近的第六次人口普查发现,这样的“黑户”在全国有1300万。每一次人口普查,政府会“大赦”一批超生“黑户”。但国家计生委专家委员梁中堂认为:“只要计划生育与户口登记捆绑在一起,‘黑户’问题就无法解决。”

18岁的北京姑娘李雪是没有户口的“黑人”。18年的“黑人”,导致她无法上学,不能坐飞机,也意味着将来她很难找到工作,无法结婚生子……

像李雪这样无户口的“黑人”,在中国有1300万。这是在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中统计出来的数据,2011年4月29日,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做客人民网时作了公布。1300万黑人,意味着每100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人没有户口。

马建堂称,这其中绝大多数为“超生”人员。李雪就是这样的“超生”者,18年前其父母交不起5000元的“社会抚养费”作超生罚款,因此无法入户,成为“黑人”。

为了给李雪上户口,其父李鸿玉上访16年,诉讼10年,至今无成。李鸿玉认为,“计划生育”和“户口”不应捆绑在一起。而当地的宣传部长认为,李雪的户口问题是由“一对不负责任的父母造成的”。

像影子一样活:超生“黑户”的18岁人生

由于李雪是“黑户”,因此无法上学,18年来她靠自学有了识字基础,但水准只达到小学4年级。 (南方周末记者 王轶庶/图)

计生和户口

李雪家的小院子处在北京市崇文区永定门外的一大片破旧的平房区中,紧邻二环路。李家是三代“老北京”。

1993年8月11日,李鸿玉和白秀玲的第二个孩子李雪出生,此时大女儿李彬已经8岁。李、白二人都是残疾人,以为自己符合生二胎的条件,想着先把孩子生下来,再补办手续。

两口子低估了计生国策的严厉性。

那时计划生育已经在中国推行了14年,用国家计生委专家委员梁中堂的话形容:“各级政府用尽一切办法防止公民多生孩子”。从最初的扣农民口粮,到对其亲属办学习班等等,后来发展出一项最为严厉的制度“计生一票否决”。“计生一票否决”适用于各级党委、人大、政府、政协、公检法机关和各级企事业单位,以及这些单位的主要领导。“一票否决”意味着只要出了一个超生者,该单位和该单位负责人的其他工作业绩都得不到承认。

白秀玲所在的单位是街道的三产企业永外釉料厂。她的超生无异于一起重大事故。白还在月子里,就接到了工厂的“职工开除(除名)公职审批表”。这个四口之家一个月收入只有一百多块,李鸿玉作为北京皮毛三厂的工人,停岗在家,收入不高。嗷嗷待哺的婴儿、妻子的失业,使这家人迅速陷入贫穷。

李雪出生后5天,李鸿玉去永外派出所落户,因为没有计划生育部门的证明,被赶出来。4个月后,街道计生办主任来到他家,放下了一纸“处罚决定书”,限期李家缴纳5000元社会抚育费。“我超生错了,为什么要惩罚我的孩子?”只在文革中念过初中的李鸿玉无法理解这个逻辑。况且,对于他们这样入不敷出的穷家庭,凑齐5000元比登天还难。

限制超生婴儿落户,是否符合现行法律规定?计生专家何亚法律专家提供的答案是否定的。国籍法规定,父母一方为中国公民,就具有中国国籍;父母是外国人或无国籍人,本人出生在中国,也是中国公民。已经实施了53年的《户口登记条例》也规定:婴儿出生后一个月以内,由户主、亲属、抚养人或者邻居向婴儿常住地户口登记机关申报出生登记。

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对超生的处罚仅限于要求超生户缴纳“社会抚养费”。因此,婴儿出生后户口登记是无条件的。

然而计生部门的证明作为上户口的前置条件,却是现行法律之外的“潜规则”。国家计生委专家委员梁中堂认为,催生这一土政策的仍是“计生一票否决”。上户口对派出所来说不是大事,但某地冒出一批超生者,是一件计生大事故。《求是》下属的《小康》杂志报道,2008年,山东苍山县曾经爆出5万名超生婴儿“黑户”,一位官员接受采访时称“没有因为户口问题处理干部的,只有因为计划生育问题被处理的”。

于是,在自己任期内坚决让超生婴儿“黑着”,成了一些官员保住乌纱帽的霹雳手段。

对一些超生父母来说,高额的罚款让他们不愿意交罚款。目前,超生的“社会抚养费”标准按照当事人双方年收入的2至6倍甚至更高的数额征收。国家计生委专家委员梁中堂形容,“让你能拿出来,又几乎拿不出来”。所以,不少超生父母往往采取一种对策,先拖着不交。等到孩子快上学,必须要户口时,“才千方百计地给孩子上户口”。

于是相当多的超生婴儿成了“黑人”,至少是暂时的“黑人”。据梁中堂和民间人口研究学者何亚福的估计,大多数的超生“黑户”年龄应在7岁以下。

福建省的人口统计支持了这一判断。在第六次人口普查前,福建省曾对超生“黑户”事实无条件登记户口。“黑户”们大部分为第五次人口普查前后出生的,即10岁以下占多数,有14.8万人,占81.09%;10岁以上有3.46万人,占18.91%;从性别情况看,女性出生未落户占多数。

像影子一样活:超生“黑户”的18岁人生

李雪一家已经被“黑户”问题困扰不已,上访16年未果。 (南方周末记者 王轶庶/图)

黑户是不是中国公民?

李雪还没到学龄时,李鸿玉的心思和大多数超生父母一样,“黑着就黑着吧,多生个孩子,总不至于犯了死罪吧”。

然而,到了1996年,李雪该上学前班时,李鸿玉“千方百计地给孩子上户口”的做法却失败了。

对于李、白这样一对贫穷、没有社会资源的残疾夫妇来说,他们想到的是上访。当年,崇文区信访办曾经给了他们一个明确的答复:单位开除白秀玲没错;至于户口问题,需要他写个检查向公安部门提出申请或给区长写信,经区领导批示后按户口管理规定办理。

后一条略微含糊的表述着实让夫妇俩高兴了好久。检查写了、给区长的信也写了,“但没人搭理我。”李鸿玉说。

李家附近的学校是桃杨路三条小学。李鸿玉央求居委会写了一封信给学校,请求照顾李雪。学校坚决拒收李雪入学。第二年,到了李雪正式上学的年纪,学校仍然不松口。

两次拒绝,让李雪一辈子都再也不可能踏进校门。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