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建党90周年访谈 > 正文

马海德夫人苏菲谈我眼中的马海德

2011年05月23日17:35人民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主持人]:马先生到陕北之后是怎样认识您的呢?

【苏菲】:这也是巧遇,因为我到了延安的时候,那时候他到延安,还没有延安,到陕北的时候,我到延安的时候,39年已经有延安了。我们在解放前,我在上海拍过一部电影《海葬》,搞文艺之前我参加过作艺作家联盟底下的一个艺术团叫艺术供应社,那时候我搞文艺宣传、唱歌、跳舞,还有短剧,差不多是独幕剧,在朋友当中小小的有点名气,很活泼,也很年轻,到了延安组织一谈话,过去干什么,组织上已经有很多材料关于我个人的,以前组织部长是陆定一,说你过去是搞文艺的,到鲁艺去吧,我就分配到鲁艺去。马大夫是鲁艺的校医,我到了陕北以后很不争气,气候不服、水土不服,10月份到的,延安已经很冷了,第一个就是感冒,重感冒,发高烧,鼻子不通,夜里不能睡,弄了一个礼拜,后来说怎么办呢?赶快找校医,就找到马大夫,当时我刚到延安,一心想参加抗日,没有想到谈恋爱,后来马大夫跟我说,给我看病的时候,第一眼看到我,说这就是他要找到的爱人,当时我不知道,他给我开的药,比如点鼻子,在药里加了一些红药水是红的,加了一点绿药水,两个药怎样互相变通,上午点这个药,下午点那个药,不知道从哪找到一个信纸,歪歪扭扭写了几个中国字,希望你赶快恢复健康,这个药是怎样用,而且信纸我记得最清楚了,有格子的,底下还有两个蝴蝶,这在延安,天呀,从哪儿找到这样的信纸,我不知道他从哪儿找到这样的信纸就交给我了,以后他就经常给我看病,这样就认识了。认识了以后,当时我也不觉得,因为你知道那时候我们都穿军装,到了延安都是大裹腿、系皮带,穿军装,戴军帽,他也是一样,跟我们一样,不觉得他是一个外国人,也看着很帅,又很幽默,他的特长就是幽默,特别的幽默,怎么痛苦的事,怎么不幸的事,在他嘴里、在他眼里都是很幽默的体现出来,说出来,他就是那么一个人,慢慢的接近,这中间好几次请我去吃饭,我怕一个人去,答应是答应了,到的时候带了一大帮我的同事,马医生很郁闷了,在那里捣乱,给他气得差不多。

[主持人]:在你的书里还说强迫他去窑洞里接生,你去找他的时候正好在窑洞里哭,正好他出来了。

【苏菲】:因为当时年轻嘛,教我跳舞,因为有音乐基础,跳舞也很快学会了,学会了以后很开心,跳到天亮,是春节晚上。平常延安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每个礼拜六延安各个单位都要举行跳舞晚会,那是春节,晚上更开心了,跳到早晨三四点钟的时候,回到窑洞。我们住的窑洞里的一个大姐要生孩子,怎么办呢?我们都吓坏了,想起来跳舞的时候马大夫说过,他是晚上不会去,太晚了要住在肖三的窑洞里头,我和林兰自告奋勇的说去找窑洞,当时窑洞没有号,也没有灯光,窑洞漆黑一片,20个窑洞也不知道谁是肖三的,我和林兰就哭,想着大姐要生孩子,真着急呀,就哭了。正好门一打开,是马大夫,真是巧呀,把他拽着就跑,把孩子接生下来,那个孩子很可爱,我们说给他起一个名字,他妈妈就起“集体”,说集体帮忙把孩子接生出来。

[主持人]:你当时和马海德结合,在延安应该引起很大的轰动吧?

【苏菲】:对,虽然延安是一个革命根据地,但是这种意识里头残留的异国的婚姻总还是有一些偏见的,我记得结婚前就很困难了。我四个朋友,我还有一个表姐在延安,她坚决的反对,说怎么能跟一个外国人结婚呢?而且在延安唯一的就是她一个,她说哪一个不行呀,干吗非要找一个外国人。她最害怕的,怕她家里已经结过婚。因为我们那时候结婚都是要报告组织批准,组织也要进行调查,差不多延安的青年人到延安去的都有一份历史档案,组织上已经是掌握的,这个单位和那个单位一通气就知道了这个人没有问题,那个人也没有问题,就批准结婚了。外国人上哪调查去,所以特别反对,结婚那天晚上,不知道怎么突然冷静下来了。冷静下来以后,到底是对还是不对呀?已经上床了,还在考虑这个,就哭了,反悔也不行了,已经在一个窑洞里了,你说怎么办呢?

[主持人]:马医生怎么安慰您呢?

【苏菲】:他是挺好的,说亲爱的,你现在还自由呢,我没有碰你,我也没有把你怎么的。你如果后悔了,我们现在就可以,也不是解除婚姻,可以分开,但你一定不要哭,千万求你不要哭了。

[主持人]:事实证明你日后的婚姻生活是非常幸福的。

【苏菲】:是,特别的幸福。那时候我们到后方去的人,对老干部都有成见,主要是说老干部都是土包子,特别的粗鲁,好象一结婚马上要你生孩子,什么也不顾,我们脑子里头印象不是很好的,认为挺粗鲁的,有这种印象。但是马大夫不是这样的,他终究是西方人,他有西方的文明和西方的教育,他是很尊重别的人,不是光对自己的妻子,他对任何人都是,我总觉得在生活当中不太一样,他是很尊重别人的,特别是自己家人、自己的妻子,他也很会体贴人,比如说那时候生活很困难,每礼拜六,我记得最清楚的,我们延安都是结婚也分开生活的,一起过礼拜六。一般礼拜六,老干部都是叫警卫员骑一匹马,后面牵一匹马去牵他的夫人,他说这怎么能行呢?说自己的爱人让别人去接,他不能理解,他怎么忙,哪怕晚一点,他也要自己去接,而且他不允许用两匹马,就用一匹马,到了我们鲁艺门口,学校门口有很多树桩,成为马桩子,把缰绳一拴,就下马直接进去接我,我们鲁艺很多男同志特别的生气,一般鲁艺的女孩子都是在鲁艺的范围之内找到自己的对象也都挺幸福的。他看到一个外国人来接他的夫人,都特别的生气,后来有一次袁文津作家见到我就说,那时候恨不得要揍他一顿。他自己要接,那时候骑一匹马,横着,很快,他觉得只有的爱人要自己接,怎么能让别人接呢?回到家以后给我准备鸡汤,马上给了我一个大鸡腿,一碗鸡汤,我当时心理不舒服,不能吃,在学校里吃小米饭的肠胃不能吃很多油水,看着一碗鸡汤摆在我面前,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后来我说亲爱的,我说马,我实在吃不了,他好难受的。因为好不容易弄了一只鸡,在那个时候非常的难,而且准备好了在礼拜六晚上要我吃这顿晚饭,可是我实在是吃不了,这是我记忆太深了。

相关专题:

建党90周年访谈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kexia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