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建党90周年访谈 > 正文

国际共产主义战士傅莱:中文名字是聂荣臻取的

2011年06月08日16:03人民网姚奕我要评论(0)
字号:T|T

[网友大胡子酒鬼]:傅莱从一名普通的奥地利医生,成为帮助中国的反帝反侵略的伟大国际共产主义战士,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并且入了党、并最终加入了中国国籍,成为一位中国人。您认为是什么支撑他完成了这样的转变? [16:11]

[江国珍]:傅莱把共产党的宗旨、国际主义当成他的理想,这是他的信仰,他就说要解放全人类、解放全老百姓,这是他最终的目标,他把这些当做自己的目标。所以,他一步一步按照这样走,首先抗日战争当中,他要抗日,救老百姓。在解放以后,他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中共党员,当然应该成为人民的一分子,所以我自然的就是一个中国人民。我记得52年还是54年全国选举,他很自然的就是选民。 [16:11]

[网友大胡子酒鬼]:傅莱大夫当年成功地研制了初制青霉素和外用青霉素,并建成中国第一个大型医学文献计算机检索系统,在当时的那种技术条件下,非常的了不起,您对从事的事业是否了解?他是不是一个“工作狂”? [16:12]

[江国珍]:在他所有进程当中,都体现出他是真正的是这样去做。我记得在前两年,我和抗日战争纪念馆去延安调查,他到底在延安做了什么工作,我们具体想了解一些事。我们去了以后,我知道他在延安医科大学教了书,做教员。我们到了延安纪念馆,找到他们的人,他们带我们一起到延安的中国医大,我们去找那个地方,连纪念馆的人都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然后我们就到处问,问了以后有人告诉我们说在那边的一个山坡上的一个山顶上住着一个老人,那个人可能知道当时的情况,44年、45年那个时候的事。我们就特别的激情,沿河河沟往上走,走到上面的确碰到一个老人,在山顶上有一间房子,进去一看,真的有一个老头在那,我说老大爷,您好。您有多大年纪了?他说我有70多岁了。我说我们是北京来的,想了解一个事,如果您能知道的话就好了。他说什么事呢?我说在44年、45年的时候,中国医科大学有一个外国医生在这儿教书和治病。他说有。我说他叫什么名字呀?他叫白求恩。我们一听就说不对,白求恩39年就去世了,45年怎么会有白求恩呢。我说白求恩不对吧。我们就知道是白求恩,他就这么一说。我说那也不行,人家知道白求恩,不知道傅莱。我说你还知道有人知道这些事吧。他说还有一个人,我带你们去,在山下还有一个人,我们又往山下走,走了不到一半,就看见一个房子的墙边蹲着一个老头晒太阳,他说你去问那个老头,我又过去。我说老大爷,问你一件事,我们是从北京来的。结果他说什么事呢?我说在44年、45年的时候,有一个外国人,他是一个大夫,还在医科大学教书,我又照样的说了一遍,我说你见过这人了没有?认识不认识?他说认识,他叫傅莱。当时我们特别的激动,已经60多年了,他还记得。我说啊,你怎么会知道呀,他说我当然知道,他给我看过病。你想象不到我当时有多激动,我说怎么回事呀,你讲给我们听听,怎么回事呀。他说有一天中午时分,我突然肚子疼得很厉害,满地打滚,没有人给我治,怎么办呀?有人说去找医生来看。有人就去找了。找回来,因为他在地上打滚,不知道是什么人,弄完了以后给他吃药,说没几个小时好了,再也没犯了。他说后来我问这什么大夫呀,什么人呀。那是傅莱,外国大夫傅莱。他说那我能不记得吗,外国大夫给我看病,把我的病治好了,他叫傅莱,我一辈子都会记得的。我继续说他在中国医科大学教书,你知道那件事吗?知道他在哪住呢?他说我知道,我带你们去。医科大学,他指着那一排房子给我看,那时候已经破破烂烂了。我们下去了,走到一个弯弯的地方,很破旧的地方,说这个窑洞,是当时医科教员住的地方,我数了一下一共有五间窑洞,我照相下来了,傅莱住哪间。我还跟他们两个老头还照过相。因为我们去了以后,又有人过来了,我就说当时傅莱在这儿做过,因为当时曾经在记者访问他的时候,就有一篇文章说他做青霉素的时候,在延安他也做过青霉素,而且他说他做青霉素的地方就在窑洞的斜对面,那篇文章写到那样,一想到窑洞在这儿,我说你们知道傅莱曾经做青霉素那个地方在哪?有一个人指到就在那。我们就过去一看,写是一个小一点的窑洞,因为那个地方都是窑洞的做法,没有那种房子。我看了他们有些已经在拆。我说你们怎么把这个地方拆了呢?这很重要的地方,应该留着,中国第一个制造青霉素呀,很有纪念意义的。他说你再晚来几天,这个地方就要拆掉了。他说延安支队留下的地方太多了,我们都保护不过来,我们也没有权力让别人把这个东西保留下来。我们再艰苦,跑那么一趟值得。

我们在纪念馆查阅报纸,因为他45年到底出来干什么,青霉素这么大一件事,肯定报纸上有,我们就查了,把装订好的报纸翻阅45年的,结果就翻到了,是《解放日报》头条报道了。国外的报纸,是宋庆龄《新中国杂志》,也报道了傅莱制造青霉素成功那样一条消息。这些工作,对傅莱以及对人们深深的扎下了根,以后这些事就真的顺理成章了。

到了解放以后,傅莱在重庆随着大军进驻西南,进驻西南以后在重庆他做了很多工作,当时在西南军政委员会做医务工作,一直到军队要转业到地方,他又在重庆市卫生局、重庆医学院工作,在重庆呆了13年,我们俩个就在重庆结的婚。

他这个人认定的事情一定要做好做成,后来调到北京以后,他做的中国第一个大型医学文献计算机检索系统,当时计算机刚起步,资料很缺乏,让他做了这个工作以后,他四处找材料,一点都不马虎,辛辛苦苦的就为这个事忙碌,国内国外跑了很多次。然后跟世界卫生组织进行接触、商讨这些问题,以及资金等方面都要做,他非常的辛苦,医学科学院专门介绍了当时他搞这个工作的情况。这个说起来好像他搞成这个工作了,其实非常的艰苦。这些事情,他真正把国家的事、人们需要的事,当成第一首要的任务来做,所以他不辞辛苦,不怕费力费劲一定要完成和做好,所以最后终于有成果了。他在重庆医学院的时候还出了一本《人民卫生组织学》这样的书,因为他在重庆医学院讲课,所以就出了这本书。他对工作真是兢兢业业,一丝不苟。 [16:40]

相关专题:

建党90周年访谈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kexia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