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国史近代 > 正文

高文华:为革命忍痛卖子 曾任北方局书记

2011年06月10日09:17新华网马彦铭等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1935年6月,高文华任北方局书记兼河北省委书记。此后不久,由于党组织缺乏经费陷入了困境,高文华与妻子贾琏将自己只有四个月大的儿子卖掉,换来50元大洋,维持了省委三个月的运转。

高文华:为革命忍痛卖子 曾任北方局书记

1939年,北方局驻地武乡县堙里村

原载《河北日报》

一个父亲亲手将4个月大的儿子卖掉,其中有多少无奈与不舍?

而卖儿子换得的50元大洋却成了党的活动经费,一毫也没有留在父亲的兜中,背后又有怎样的隐情与牺牲?

不知道,那个如果活到今天已是年逾古稀老人的婴儿是否会怨恨父亲的狠心,可在这位父亲心中,对孩子的思念与歉疚却相伴终生。

高文华,这个从湖南农村走出的青年,我党的第一代地下工作者,白色恐怖年代的中共河北省委书记,就是带着对一别再无音讯的儿子的挂念离开人世的。

而这段回忆里生离死别的心疼,让高文华与同为地下工作者的妻子贾琏始终守口如瓶,如果不是贾琏上世纪八十年代离世,党组织在

悼词中首次提及此事,这段令人心酸的经历也许就永远沉默在高文华的记忆中了。而今,旧事重提,人们更多的是对那个时代党的地下工作艰苦程度的猜测,却常常忽略了是什么让高文华在经费与儿子、工作与情感、党与个人间总是选择前者。“我坚信马克思主义是真理,困难是暂时的,逆境是可以扭转的。有了这个信仰,哪

怕是个人的生命、血肉之躯都可以奉献出来。”在高文华眼里,革命的牺牲除了生命,还有亲情。

无奈卖儿筹经费

“这件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5月30日,在沈阳市风雨坛街的住宅里,回首往事,86岁的高鹰老人不禁痛哭失声。“在那个年代搞地下工作太难了!为了筹措活动经费,实在无法可想的父亲才把我弟弟卖掉了。”采访中,高鹰几次喃喃低声念着这几句话,语音颤抖。

高鹰的父亲高文华,于1935年2月接替朱理治担任河北省委书记。1935年6月,高文华任北方局书记兼河北省委书记。

此后不久,由于党组织缺乏经费陷入了困境,高文华与妻子贾琏将自己只有四个月大的儿子卖掉,换来50元大洋,维持了省委三个月的运转。“当时,上海中央局遭到国民党破坏,中共中央正在长征路上,省委与中央失去了联系,北方局与河北省委好似一个孤儿,工作上得不到中共中央的及时指导,经济上没有中共中央接济,加上那年华北大旱,遍地灾民,困难可想而知。”河北省委党史办宋学民处长告诉笔者,高文华想尽办法筹集经费,但收效甚微。“没有经费,同志们不能出差,无法开展工作;北方局机关和同志们租住房屋的房东时时在催要房租;高文华的女儿饿得难受,不得不到田野里捉蝗虫,拿回来烧着吃;高文华患有严重的肺病,经常吐血……”当年在中共河北省委工作的同志们后来这样回忆。

由于没有药物,高文华只好喝盐水治病。当时担任北方局与河北省委秘书并兼职财经工作的贾琏看到高文华营养不良,病情恶化,非常着急,就想把挂在墙外装饰门面的一块腊肉取下来吃,但高文华坚决不同意。因为那块腊肉不光用来装门面、摆阔气,同时也是地下党同志前来联系工作时报平安的标志。贾琏多次把这块腊肉取下又挂起,始终没有吃掉。“我爱人贾琏同志眼看着这种情景,心里十分难过。她跟我商量,要卖掉我们的孩子,来维持一下这段困境。我们共有四个孩子,只有最小的是男孩(廖东光)。那年头,男孩比女孩要多卖钱呀,于是就把仅仅4个月大的儿子卖了50元大洋。”

在高文华的回忆文章《1935年前后北方局的情况》中,看不出悲伤甚至看不出细节的平白描述仍然可以让人想像当年抉择时的残酷。“分给王林(省委秘书长)10元,李大章(负责宣传工作)10元,解决吃饭问题。”高文华就是靠着这50元大洋,整整维持了北方局3个月的生活。“谈及‘卖子筹经费’的往事,高老低下头,想了很久,不说一句话。”作为党史工作者,原湖南省委党史研究室唐振南处长近年来潜心研究高文华的革命事迹,曾几次访问高文华,1982年4月的一次座谈会上的情景令他记忆犹新。“最后高老说,在当时的情况下,实在是想不出别的办法了。”

即使在那样艰难的情况下,高文华夫妇还保持着党的地下工作者的警觉性。“高文华的女儿为烧蝗虫吃还受到了责备,因为当时高文华的公开身份是商人,商人的女儿是不会烧蝗虫吃的。”原益阳县委办公室主任刘谷东告诉笔者。

1988年,刘谷东曾专程到北京拜访高文华,并写下了名为《为了创建新世界》的文章进行发表。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xu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