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三峡五大疑问现场报告:旱涝和蓄水有关

2011年05月31日14:20东方网葛熔金 李克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早报记者穿越长江沿线7省市,专访4位中国工程院院士,对话数十位专家、官员实地求证三峡工程气候、地质、生态、移民、泥沙五大质疑关键词。

生态之变

“三峡建坝之后,泥沙输送量减少,伴随泥沙而下的营养物质生态链条也被截断”

“三峡工程对鄱阳湖的影响是巨大的。”江西山江湖开发治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王晓鸿认为,“三峡工程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江湖格局’。”

据统计,经鄱阳湖注入长江的水量约是长江径流量的15.6%。长期以来,由于长江上游水量不足,清澈的湖水源源不断汇入浑浊的江中,保障了长江中下游的供水。

5月24日,早报记者在九江湖口县鄱阳湖入江口处,仍能看到一条清晰的分界线,所不同的是:江水清而湖水浊。

研究资料证明,江湖两色的反向变化恰好始于三峡运行之后。

“因为三峡坝区截流以后,随着流动性减弱,大量泥沙沉降,透明度就会增加,其后果就是淡水赤潮更容易爆发。”同济大学环境工程与科学学院教授李建华认为,三峡建坝之后,泥沙的输送量减少,伴随泥沙而下的营养物质的天然循环的链条也被截断。

“比如说硅元素,对于近海的海洋生产就非常重要。如果缺少硅元素,赤潮和大型水母就更容易爆发。”李建华坦言,三峡建坝使得一个大的水系因人为调控而隔断,是违背自然规律的操作方式,“最大的影响就是生态。”

早在2008年,河海大学董增川教授在《三峡工程对鄱阳湖的影响与对策》一文中就写道:“鄱阳湖有鱼类122种、鸟类310种,当长江流量减少时,会造成保护区内水位不同程度降低,直接或间接影响鄱阳湖的植被、鱼类和鸟类。”

此外,三峡蓄水对江豚等国家保护动物的生存环境也构成威胁。鄱阳湖被视为江豚的最后避难所,现存江豚总数不足2000头,而在鄱阳湖“避难”的就有500多头。

“中科院水产所每年都会在鄱阳湖捕捞几十头江豚做观察研究,前年捕捞上来的20多头江豚,大部分又瘦又伤,因为前年鄱阳湖水位低,水草和渔产减少,船舶也运行在低水位,撞伤许多江豚。”鄱阳湖渔政局湖口分局的周局长说,去年鄱阳湖水位高,捕上来的江豚明显“身强体壮”。

在李建华看来,三峡工程对下游地区包括湖泊在内的生态影响不仅需要重新评估,更需要建立“长期、动态”的评估机制。

江湖博弈

“随着长江干支流各地抢水的加剧,今后武汉、南京的江面也许会变成一条水沟”

“三峡建坝是为了在枯水期解决发电、灌溉问题,但这和下游,比如鄱阳湖之间必然有一个博弈的过程。”李建华分析,为了保障发电的利益,三峡企业要的是留足发电需要的水量,这跟下游湖区希望放水缓解旱情的初衷相反。因此,近期的三峡放水可以视作相互博弈的结果。

事实上,更为宏观层面的“江湖博弈”早就开始了。

2008年1月,鄱阳湖都昌水文站出现8.15米水位,创历史最低纪录。与此水位相对应的鄱阳湖湖面仅54平方公里,湖盆蓄水量1.53亿立方米,是1998年汛期历史最高水位22.42米时湖面面积的七十三分之一,对应蓄水量的二百一十五分之一。

据当时的媒体报道,江西方面认为,鄱阳湖流域降水和长江上游来水偏少是造成这一后果的主因,也有三峡水库2007年9月至10月蓄水的人为因素,“由于三峡大坝的拦截,长江水位低于鄱阳湖水位,湖水大量外泄,如果不采取措施,中国最大的淡水湖可能就此成为历史的记忆。”

而三峡总公司方面随即回应称,江西的指责“没有道理”,鄱阳湖水位消涨不能简单地归因于三峡工程。

这一争论后来上报到国家能源局,延至今日似乎依然无解。

但随着流域旱情和三峡蓄水的影响,江西省多年的鄱阳湖“筑坝之梦”被重新激发。2008年12月,江西省成立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领导小组,省长吴新雄亲任领导小组组长。

该枢纽的原方案是:在距长江27公里处的鄱阳湖北端,修筑一座长约2.8公里的混凝土大坝,提高鄱阳湖枯水季节水环境容量,达到供水(灌溉)、保护水生态环境、保护湿地、消灭钉螺、航运、旅游、发电以及水产等方面的综合效益。

2009年12月12日,国务院正式批复《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域规划》,《规划》涉及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内容为两句话:做好水利枢纽前期工作,积极推动鄱阳湖水利枢纽各项工作。

《规划》获批后第三天,江西省政府召开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领导小组会议。省长吴新雄强调,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是建设鄱阳湖生态经济区的“核心工程”。

挂在九江星子县南康镇宣传栏中的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域规划介绍显示,江西省已经选好在鄱阳湖西侧的九江市海会镇和东侧的高桥镇之间修筑这一水利枢纽工程。但时至今日,这一工程尚未开工。

对此,李建华认为,江西的做法同样是违背自然规律,人为干预水系生态的做法,是在用“三峡的手段”试图抵消三峡对鄱阳湖造成的负面影响。

而来自国际生态领域的专家则担心,鄱阳湖筑坝会使长江中下游的水问题更加严重。“随着长江流域干支流各地抢水的加剧,今后武汉、南京壮阔的江面也许会变成一条水沟。”

泥沙淤积】

上游来沙淤积是否会影响三峡正常运行?

从目前情况来看,不考虑库区的区间来沙,每年有1.46亿吨泥沙淤积在三峡库区,仅为论证和设计阶段的40%左右。水库泥沙淤积情况要比论证和设计预期的好很多。而且,绝大部分泥沙淤积在“死库容”区域(145米蓄水位以下),这意味着淤泥对三峡大坝的运行不会造成影响,而整个大坝也会因此能比预期起码多使用几百年。不过,这些数据没包括三峡水库区间5.8万平方公里内的众多小支流来沙量,因为经费有限此前只进行了流量观测并未进行泥沙观测。

除此之外,有专家称“上海港既怕泥沙多,又怕泥沙少”,那么三峡水库蓄水后长江水流输送到上海是否产生变化,有何种影响?滩涂变化海水入侵等问题是否与泥沙有关?

对于这些问题,长期研究三峡泥沙问题、并参与编写《三峡后续工作规划》水文泥沙方面内容的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文局高级工程师许全喜博士对于上海来说,泥沙的多少的确是个很矛盾的问题:泥沙多了可以起到造陆的目的,上海的崇明岛就是由此而来,这对土地紧缺的上海来说无疑非常需要。但同时,泥沙的过多堆积会影响航道通行,这对上海这样国际化的港口城市不利;泥沙少了则相反,对航道的冲刷的确会起到一定的好处,但是对上海沿岸和岛屿会造成冲刷,会减少上海的陆地面积。从一定意义上说,泥沙多少会对滩涂变化有直接关系。

不过,上海的主要泥沙来源是海上,其中大部分来自杭州湾等地区,来自长江的泥沙并不是太多。而对于三峡大坝的影响范围,我们目前这几年主要考虑的是湖北省宜昌市-江西省九江市的长江河段。当前,我们并未获得相关监测数据,证明长江上海段范围内的泥沙变化,因此无法判断三峡是否对此产生影响。至于海水入侵与泥沙并无直接关系,主要跟径流量有关,如果长江来水量少了就会引起海水入侵引发咸潮等。

专家证实2005年前上海滩涂基本保持不变 2005年后滩涂增长速度减小

对于位于长江下游末端、入海口的上海而言,在过去的历史上,随江水冲刷裹挟而来的泥沙淤积而成的滩涂,成为其不断扩张、悄然增长的“国土”。然而,随着三峡大坝建成,特别是175米蓄水水位成为常态,长江口的泥沙淤积将大大放缓,专家担心部分滩涂区域将由淤积转为侵蚀。

据华东师范大学河口海岸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多位专家研究表明,2001年到2009年,在三峡水库一期蓄水后,三峡附近大通观测站输沙率平均每年减少约0.21亿吨。专家们分析,三峡水库运行是长江入海口泥沙急剧减少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东师大河口海岸研究院陈吉余教授告诉早报记者,三峡工程蓄水后,大量泥沙在大坝水库堆积下来,因此带到下游的泥沙自然减少了。“没有大坝时,每年有近5亿吨泥沙被带出。修了大坝后,现在每年仅约1.5亿吨泥沙被带出。”

“滩涂是淤积造成的。2005年以前(上海的)滩涂基本保持不变,但2005年后滩涂增长速度减小了。”陈吉余教授证实。”

而有专家认为情况可能更严重。据国家973项目“中国典型河口-近海陆海相互作用及其环境效应”子课题负责人之一杨世伦教授研究,上游来沙淤积减少,不仅会使入河口的滩涂面积增长放缓,甚至会使上海部分地域出现蚀退。杨世伦介绍,在长江口入海区,当长江来沙减少到每年仅3亿到4亿吨时,20米水深以下区域都会发生侵蚀;当来沙减少到每年仅2到3亿吨时,连5到20米的水深区域都会发生侵蚀;当来沙小于2亿吨/年时,5米以上的滩涂都会保不住。尽管专家对此并非全部认同,但如据此推算,每年1.5亿多吨泥沙流出量已逼近部分滩涂面临消失危险的“红线”。

三峡水库建成后,因径流受到调节,也改变了其下游的来水量。今年以来,我国沿江大旱:洞庭湖和鄱阳湖大面积变成了“草原”;上海5月份连续八九天出现海水倒灌,干旱引发的咸潮使申城打响了“保水战”。而海水倒灌的直接原因,就是长江的水量过低所致。

对于“海水入侵”问题,陈吉余教授称“我去年就向市政府打过报告,长江上游的水库蓄水只是一个原因”,中游许多湖泊里的水也被人为拦截了,中下游的安徽、江浙等地用水泵开闸,把江水引入自己辖区用作灌溉、工农业用水等。还有“南水北调”的跨流域调水。“上游蓄水,中游拦水,下游引水,跨流域调水,这四个环节统称‘蓄拦引调’,哪一个环节都可能给长江口的水安全带来威胁。”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