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际新闻 > 国际时事 > 正文

韩国媒体称金正日访华意在为金正恩接班铺路

2011年05月30日08:09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夏攀
字号:T|T

“中国网民成为重要的消息源”

——韩国记者谈如何报道金正日访华

这一次金正日访问中国的报道,和去年的两次(2010年5月和8月)相比,轻松一些。去年的那两次,朝鲜半岛局势比较紧张,正好是天安舰事件之后,所以韩国国内非常关注,我们一天平均要发四五篇稿件

《望东方周刊》记者黄琳报道

蹲点、打探、跟踪、收集信息、掌握流利外语、熟悉风土人情??这些看起来是特工的工作,但却在记者崔有植身上,熟练使用。在两年多的驻华时间里,他更是将这般手艺熟练运用于几次金正日访华的报道中。

既便如此,相较于他驻华期间的其他报道,有关金正日访华的新闻更像是一首首插曲。访问的主要核心内容,总是七零八落地散落于细碎的消息报道中,更多时候,连来访的主题都搞不清楚。

来不来?何时来?何时走?具体行程是什么?访问的内容包括哪些???“只要是金正日访华,这些信息我们都不能从官方渠道获得,也得不到确认。”崔有植对《望东方周刊》说,假如是其他国家的领导人,比如法国总统来访问中国的话,驻华记者们一般都会得到外交部发给他们的相关信息,在外交部新闻发布会上也有正式消息发布。

同样来自韩国的驻华记者朴小姐,一边忙着要完成的稿件,一边对本刊记者说:“不能按照正常报道的思路做,无法正常得到有关信息和细节。”

不过,包括《华尔街日报》、路透社在内的英文媒体,还是包括《环球时报》在内的中国媒体,涉及金正日访华的报道,无一例外地大量转引韩国媒体的信息。那么,韩国记者是如何准备并完成金正日访华的“独家”报道的呢

本刊记者截住了仍忙碌于该报道的崔有植,请他解密了一些他服务的韩国《朝鲜日报》报道幕后的工序。

固定地点:火车站、宾馆

“从当天凌晨4时30分开始,200多名警察以两三米的间隔站在丹东火车站和鸭绿江铁桥周围,戒备森严。从当天早晨6时开始,丹东火车站站前道路全面禁止车辆通行。”

——《朝鲜日报》(2010年5月3日)

“北韩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访问中国的20日凌晨2时(韩国时间凌晨3时,以下均为当地时间)开始,中、北边境地带的图们市内出动了1000多名公安干警和身穿军装或便衣的军人,戒备森严。10多辆大巴和四五辆军车陆续抵达图们站,多名便衣军人从大巴里走出来。凌晨3时许,可能承载中国高层官员的高级黑色轿车、军用吉普和小巴等20多辆汽车经过图们北江大桥驶向车站。当天早晨6时30分许,金正日搭乘的专列经过图们站。”

——《朝鲜日报》特派记者 崔有植( 2011年5月21日)

《望东方周刊》:我发现每一次金正日访华的报道,你们都会从火车站开始?

崔有植:对。因为我们不知道他访问的具体行程。按照以前的经验,他来中国都是坐火车,他上台后对中国的七次访问都如此。我们知道他要来的消息之后,一般都会在火车站去等候,看看周围的情况变化,以此判断情况。比如,火车站是否突然增加了警察等。

幸亏他的车是从东北来,东北的铁路线路相对简单,车也相对较少,容易辨认、跟上。假如在中国南方,火车站又大又复杂,线路也多,我们恐怕就很难认出了。

金正日的专车很特别,是“奔驰的特级酒店”。韩国国内的消息早有介绍,他的专车由20节车厢组成,有防弹设备,车上具备会议室、接见室、最高级卧室等设施。车里还安装卫星电话等尖端通讯设备以及壁挂电视等,还有医疗设备。

“当天下午3时许,北山公园下方的假日酒店周围突然围满了警察。假日酒店是美籍连锁酒店,去年10月开业,是牡丹江地区最高级别的酒店。该酒店的一位负责人表示:“20日至25日五天里的房间已经全部被预订。”据悉,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李长春当天代表中国最高领导层在该酒店为金正日一行举行了欢迎晚宴。”

——《朝鲜日报》特派记者 崔有植 2011年5月21日

《望东方周刊》:火车站之后,就是宾馆了。

崔有植:我们一般会根据消息去宾馆先查看详情。2010年8月底他访问中国的时候,我去了吉林市,在他入住的雾凇宾馆现场看了一下。当晚这家宾馆果然警戒森严,而且禁止外人进入。我发现宾馆的大门有几名武警站岗,问他们能否入住,他们说普通人不能住宿,请立刻离开。我在宾馆附近的几条路上,都发现了身穿制服的人执勤,路边还停了不少警车。在我当时的报道中,把这个发现都写进了报道里。

这也是没办法,我们不能进入宾馆,只能写外围的观察。

线索从何而来

《望东方周刊》:有关金正日访华的具体消息,是怎么知道的呢?

崔有植:这是金正日第七次来中国访问,我们的报道有经验多了。2005年来的时候很麻烦,管制严格,现在相比,好多了。我们有人和东北当地联系,那里情况如何,比如突然警察增多了,我们就知道了。这次报道,东北一个记者,北京一个,首尔总部来了两个。国内来的记者是负责朝鲜报道的记者,他们非常了解朝鲜的情况,也会通过一些从朝鲜去韩国的人了解有关情况。

韩国那边重视关于朝鲜方面的情报,政府会多方搜集,了解情况,会专门注意金正日动向的情况,比如火车突然往朝鲜北部开等。去年八月底金正日访华的消息,是韩国方面总部传来的,说金正日坐的火车去了中朝边境,可能会访问中国。

有的时候,金正日来中国访问的消息会从东北传来,有的企业家,和朝鲜有贸易往来的企业家,他们偶尔会说,“听说朝鲜方面有人要来访问了”。一般听到这样的消息,我们都会很紧张,会立即分析相关情况和内容。去年8月在金正日访华的时候我就跑到了长春火车站去候着,看看有什么动向,有没有特别的保卫工作,警察是不是增多了,有什么车开进来。

采取“盯梢”的方式,我跟着去了长春,也去了哈尔滨,但他跑得太快了,我跟不上,呵呵。

假如发现有特别的情况,我一般会致电中国外交部相关部门,去确认消息。但基本上得不到有关的准确信息,也得不到确认,时间长了,我们也知道消息的真假了。这个我能理解,毕竟采访环境和韩国不一样,韩国的话,会说“是”或者“不是”。

中国网民成为重要的消息源

“北韩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访问中国的第一站是吉林市毓文中学。据悉,当天的访问在学校停课的情况下悄悄地进行。中国门户网站百度的毓文中学“贴吧”贴了不少有关因金正日访问而学校停课的短文。一学生在留言板上说,‘金正日将军,我爱你,是您给了我们假期’。”

——《朝鲜日报》特派记者崔有植 2010年8月27日

《望东方周刊》:和以前相比,现在信息源方面有没有新的拓展?

崔有植:这次来访的不同特点是,我们特别留意中国网民的关注,他们的博客,他们的微博。

比如,金正日5月22日至当天早晨停留扬州期间的行踪,被一位名叫“美人姐姐”的网民透露,她在22日晚10时31分的微博留言说,临时接到任务后一大早赶到扬州,这个重要任务暂时不能透露。忙了一整天,现在才回到房间,很疲惫。”次日她又用iPhone留言,称“揭开神秘的面纱”,并上传了一张照片。照片中,宴会场内蒙着白布的桌椅摆成了L型,前方舞台上悬挂的横幅上面用红色字体的朝鲜语和汉语写着“热烈欢迎朝鲜劳动党金正日同志”。这证实了金正日在扬州迎宾馆的说法。

只要输入“金正日 中国”还会查到很多相关信息。在百度、腾讯等门户网站的论坛和博客上,也不断有人留言称“因为道路被封锁步行了一个小时”等。其中,金正日专列经过的图们、牡丹江、哈尔滨、长春地区的网民尤其多。

《望东方周刊》:网络上的信源,真真假假,请问如何判断真伪呢?

崔有植:信息真伪,我们会确认。有的会派记者去核实一下,有的通过同行证实,比如日本记者,他们也非常关注金正日访问中国的消息,日本驻华记者人数较多,他们能去更多的地方。比如这次,刚开始听说金正日可能会去上海,就有一个日本记者在上海实地考察,看看是否有他会来的相关动向。结果没有。然后又听说金正日会去南京,又去南京看。

我们从网络上得到消息的另一个确认办法是借助有关专家。比如这次金正日参观南京熊猫电子厂,就是网友拍到现场后放到网上。我们看到这段视频后,立即与国内的专家,韩国统一部的专家联系,那些专家研究金正日和他的亲属多年,连他们喜欢穿什么衣服都熟悉。他们一看,确认了网友所拍的属实。

采访环境好多了

《望东方周刊》:这次报道很密集吧?和以前比有什么不同?

崔有植:在中国的采访报道,现在比以前开放多了,现场采访环境好了很多。去年(2010年)金正日两次来中国访问,我去了长春等地。以前外国驻华记者要离开北京去外地访问的话,得先向中国外交部申请,现在我们去哪里采访、采访谁都不用告知外交部,比较自由,去采访个人、机关都没问题。

这一次金正日访问中国的报道,和去年的两次(2010年5月和8月)相比,轻松一些。去年的那两次,朝鲜半岛局势比较紧张,正好是天安舰时间和延坪岛事件之后,所以韩国国内非常关注,我们一天平均要发四五篇稿件。这一次,也就一天三篇报道。而平时,我们在华的报道也就一个星期四五篇左右。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lijiantan]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