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寻访琼崖革命遗址:1926年风起云涌滨濂村

2011年05月24日10:17南海网-海南日报陈耿 胡续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寻访琼崖革命遗址:1926年,风起云涌滨濂村

5月20日,海口市龙华区海垦街道滨濂北党支部书记、居委会主任吴和忠,在滨濂村革命村史展览室向本报记者介绍有关情况。本报记者苏晓杰摄

穿过车水马龙的街区,走进海口市龙华区海垦街道滨濂北社区的办公区域,院子里的7棵玉兰树花香阵阵,沁人心脾。

5月20日上午,艳阳高照。滨濂北党支部书记、居委会主任吴和忠指着小院正中央铺着地砖的位置,对海南日报记者说:“这里就是1926年滨濂村农民协会成立时的旧址,原先是一座庙,后来拆掉,建成了居委会的办公场所。”

85年过去,一切都发生了变化,曾经的村庄变成了社区,昔日的农田早换了鳞次栉比的楼房。古庙不复存在,村中的“吴氏祠堂”,现在是“革命村史展览室”。

滨濂农民要翻身

“您知道当年滨濂村为什么要成立农民协会吗?”

“知道啊,受不了腐败政府贪官污吏的压迫和剥削,所以就起来斗地主,分土地。”92岁的阿婆陈引喜回答很干脆。

“那又是谁领导你们村成立农会的?”

“当然是共产党派来的冯白驹啦!”阿婆脸上挂着慈祥的微笑。

陈引喜娘家在附近的滨涯村,3岁时父母便将她与滨濂村的柯启蒙定下娃娃亲。柯启蒙的大哥柯启秀(1902-1930)被敌人逮捕杀害,二哥柯启超也蹲过国民党的监狱,险些遇害。为了不让柯家“断后”,小时候柯启蒙曾被父母送给家住海甸岛的一户人家抚养。

滨濂村的农民协会成立时,陈引喜才7岁,还不大懂事,但记事后她却常听村里的长辈传讲革命年代的故事。

陈引喜说:“那时候,农会先是在班帅庙和秀峰小学里活动,被敌人发现后,又转移到了我们柯家祠堂。”

党史资料显示:1919年“五四运动”,特别是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后,马克思主义思想在府城、海口地区得到广泛的传播。最新的党史研究成果表明,从1921年年底开始,就已经有共产党人在海南开始活动,而府海地区则是他们的重要区域。

1926年初,冯白驹从上海回到海南。2月,广东省农民协会琼崖办事处在海口成立;4月,海口市郊区农民协会办事处成立,冯白驹经同学李爱春介绍,出任办事处主任,此后不辞劳苦,奔走乡村,走家串户,宣传和鼓动农民参加农会。几个月后,府海郊区各村庄都成立了农会。

这一年的5月1日,冯白驹深入海口西郊的滨濂村,在柯嘉予(滨濂村人,原名柯启绩,1927年秋中共海口市委成立时,任第一任书记)等人的协助下,召开村民大会,建立起了滨濂村农民协会——这是海南的第一个农民协会。当天还选出了农会主席吴学诗,委员陈汝鉴、曾成兴和李杨堂。

带头剪下“革命发”

滨濂村农会成立的第二天,柯嘉予等人便组织宣传队,到附近的村庄宣传自己的组织,提出农村“一切权力归农会”的口号,因此每到一村,都得到农民群众的欢迎和支持。他们还借机大力宣传马列主义和革命思想,使得周边15个村落的村民深受影响。

1926年7月,滨濂村办起了平民学校,由村里的私塾先生吴朝富和来自市区的女教师陈博文执教,首批入学的30多人中,有男有女,有青年人,也有中老年人,他们学识字,学唱歌,听农会领导人讲革命道理,分析革命形势。

滨濂村农会还鼓励村民废除旧风陋习,提倡男女平等,尤其是发动妇女剪“革命发”。在平民学校的教育下,村里的女青年柯桂南率先剪掉自己的长发,在她的带头下,全村青壮年妇女全部剪掉了长发。滨濂村妇女的这一举动,迅速影响到了秀英一带的15个村庄,一时间掀起了妇女剪发的热潮。

接着,中共琼崖地委还派出该农会主席吴学诗和执行委员,到海口市郊各村开展组织和发动工作,将他们的经验“复制”到儒益、苍东、苍西、周仁、水庄、业里、道客、攀丹等村,在这些村中建立起农会。

府海地区的农会成立后,还颁发了命令,如实行减租减息,销毁高利贷契约,收回被占的房屋和田地、耕牛;不准地主收回佃户的田地;不准地主囤积居奇,抬高米价;严禁赌博和贩卖鸦片;禁止买卖婚姻,提倡男女平等;反对封建迷信,提倡科学治病等。

帮助冯白驹转移

农会的成立,只是滨濂人走向革命的一个起点。在此后的各个战争时期,他们不但经历了艰苦卓绝的岁月,在经济上支持革命,甚至还积极投身其中,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84岁的村民李义兰还记得,当年父亲常常在白天准备好米粮,到了晚上,就会有共产党人秘密上门挑走。

滨濂村还是冯白驹进行革命活动时的落脚点之一。“我听父辈讲起过,当年冯白驹处境很危险,但他总是乐呵呵的,嘴上还哼着自己编的琼剧,有一句是这样唱的,‘我白天在府城,晚上去海口,早上又要去码头’。有一年清明节,为了躲过国民党反动军警的搜捕,村里人便把冯白驹化装成外出扫墓的人,转移到南面的羊山地区。”李义兰说。

报道组综合海口市的党史资料,看到了悲壮的一页: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滨濂村共有47人参加革命,其中有13人不幸遇害。遇害者中柯家就有3人,除了前面提到的柯启秀,还有柯启伦(1883-1927)和柯启淋(1900-1927);吴尾诗(1902-1932)被叛徒出卖,遭敌逮捕杀害时,女儿吴才姑还在襁褓之中。

1928年,被出卖的还有柯嘉予本人,迫于敌人的通缉和追捕,他不得不离开海南,继续革命。解放后,柯嘉予曾在上海、南京等地工作,1977年5月病逝于上海。

一个小小的村庄,多户人家忠烈满门,这,只是海南诸多有着光荣革命传统村庄的缩影。在琼崖早期共产党员指引下,滨濂村迈出了青史留名的可贵一步。(本报海口5月23日讯)

相关链接

滨濂村农民协会旧址

滨濂村农民协会旧址位于海口市龙华区海垦街道滨濂北社区。

1926年2月28日,在冯白驹、柯嘉予、朱润川等人的宣传发动下,滨濂村成立了滨濂村农民协会筹备委员会。经过一段时间的宣传,同年5月1日,冯白驹、柯嘉予、林平、朱润川、吴清坤等在海口市郊滨濂村正式成立海南第一个农民协会——滨濂村农民协会,会址设在该村的班帅庙。

1927年2月,经吴维爵介绍,陈先达、柯启芬、陈汝鉴、吴朝高等4人加入中国共产党,同时成立中共滨濂村支部,选出黄景吉为支部书记,这是海南成立较早的党支部之一。4月中旬,柯嘉予、吴策勋、陈九亭等回滨濂村,在柯氏祠堂召开滨濂村党员大会,吸收在本村任教的吴维朝加入中国共产党,并由柯嘉予宣布上级决定,成立党总支,任吴维朝为总支书记,负责联络秀英一带15个村的党支部。

滨濂村农民协会的成立,在大革命时期对海口市郊的革命斗争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对整个海口的革命斗争也具有重大影响。该旧址现已不存。(陈耿辑)

为什么是滨濂村

为什么是滨濂村?带着这个问题在海口滨濂村采访时,记者发现该村在过去和今天,都有许多个“第一”,让人看到滨濂人的团结和奉献精神。

继1926年5月1日成立了海南的第一个农民协会之后,滨濂村又在1927年2月成立了党支部,这也是海南农村成立较早的支部之一。

滨濂村有柯、吴、黄、王、林、曾、李、施、庄、毛和陈等11个姓氏,宗族繁多。但他们在成立农会时,不像当时的个别村庄,存在宗族观念,导致农会迟迟未能建立起来,而是始终统一听从党和组织工作人员的领导、安排。滨濂人的同心合一性,由此可见一斑。

1927年秋,中共海口市委成立,柯嘉予任第一任书记;1928年春,在苍东村建立的海南早期苏维埃政权——琼山县苏维埃政府,柯嘉予为政府首任主席。

解放后,滨濂村是远近闻名的“篮球村”,在多次乡村篮球比赛中夺冠。1999年,他们成立了篮球协会,这是我省第一个农民组建的篮球协会。

农会成立时,滨濂人宁愿不要村里的庙宇,此后,柯氏也将私家祠堂当作农会活动场所;更加难能可贵的是,有许许多多的滨濂热血儿女,投身革命,团结一心,不惜牺牲。当然,在他们背后,还有滨濂众多父老乡亲的鼎力支持。

前几年,村里建“革命村史展览室”却苦于没有场地,为此吴氏宗亲经过商议,决定将自家宗祠奉献出来,作为公用。在一块可推拉移动的村史布展牌背后,还保留着一块高大的石碑,上面介绍了吴氏先祖的迁移痕迹,原来,他们的渡琼始祖是唐代的户部尚书吴贤秀(742-807年),1200多年前受奸人陷害,被贬到了海南。

从农会到篮协,为什么是滨濂村,为什么他们能走在全岛农村的前面?除了团结精神,便是奉献意识,通过舍己来成全别人,革命年代如此,新时期也是如此。本报记者陈耿胡续发(本报海口5月23日讯)

滨濂社区:

居民和谐相处奔小康

寻访琼崖革命遗址:1926年,风起云涌滨濂村

今日滨濂社区。本报记者苏晓杰摄

这个世界变化快,滨濂村也不例外。

滨濂村的中老年人还记得,20年前他们还以农耕为主,村边沃田连绵,视野开阔,在水田里劳动时,不时能看见不远处的海瑞墓。

如今,滨濂村已看不到农田的痕迹,取而代之的是密密麻麻的楼房。

滨濂村现在的居住面积1.28平方公里。2007年,滨濂村一分为二,由村委会改为滨濂南和滨濂北2个社区居委会,人口性质也从原来的农村人口改为城镇居民。不过,人们口头上对“滨濂村”的叫法一直未变。

滨濂村现有户数近600户,人口2600多人,而外来人口将近1万。居委会干部告诉记者,没有了农田的滨濂人,收入来源主要有两块,一是靠自家的房屋出租,一是青壮年外出打工或创业。

“我们做过粗略的估算,最近几年,滨濂村人均年收入约在5000元上下,不算十分富有,但日子过得还可以。”滨濂北党支部书记、居委会主任吴和忠说。

记者发现,滨濂村还有不少租客租下场地来办学,仅在主村道上,就有大大小小的幼儿园近10家之多。在滨濂村的中心地带,不但有舞台,还有室内、户外的健身设备,放学时分,可以看见孩子们愉快玩耍的身影。最引人注目的,当属舞台前方的2个标准篮球场,一般情况下,每天傍晚时分,滨濂村的4支篮球队(总人数超过70人,其中一支为聋哑人球队)都会到这里来切磋技艺。在外来人口四倍于本村人口的“城中村”滨濂,人们各守本分,自食其力,和谐相处,知足常乐。

昔日轰轰烈烈的革命历史,依托“革命村史展览室”得以传承。记者到村里采访时,党支部正准备发展新党员,培养接班人。党员,早已成为带领村民努力奔小康的中坚力量。本报记者陈耿胡续发(本报海口5月23日讯)

(南海网-海南日报)

相关专题:

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levis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