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际新闻 > 叙利亚局势动荡 > 正文

孙立昕:叙利亚会否沦为下个利比亚

2011年05月03日23:13法治周末我要评论(0)
字号:T|T

叙利亚被称为中东冲突的核心。美国针对叙利亚采取的行动,正是利比亚战争爆发前情景的重演,美国和欧洲大国是否会进行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之外的第四场战争?

孙立昕

4月30日,叙利亚总理阿德尔·萨法尔表示,叙政府将在未来几周内制订全面改革计划,以响应民众的诉求。改革计划将涉及政治、安全、司法改革;经济改革和社会政策改革;行政改革和政府工作改革等诸多方面,但目前叙利亚局势仍然没有缓和的迹象。

自今年3月15日以来,叙利亚发生了大规模民众示威游行。迄今示威活动已经从南部的德拉省蔓延至全国多个地区,示威者与警方发生冲突,叙利亚政府出动军队镇压,双方的流血冲突已经造成将近400人丧生。叙利亚安全局势的不断恶化,中东地区的持续动荡,引发了国际社会的严重关切,让人联想到西方正在利比亚进行的军事干预,疑问不禁悠然而生。

小国中的最大国

叙利亚位于亚洲大陆西部,地中海东岸。它所处的地理位置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被国际社会称为世界小国中的最大国家,因为这个有18.5万平方公里土地的阿拉伯国家虽然面积不大,但一直是古代世界的心脏,是连接亚、欧、非三大洲的桥梁,是各大国逐鹿中东的目标。在1946年叙利亚获得独立以前,奥斯曼帝国曾对当地进行长达4个世纪的占领,法国也统治了将近25年。

叙利亚北与土耳其接壤,东同伊拉克交界,南与约旦毗连,西南与黎巴嫩和巴勒斯坦、以色列为邻,西与塞浦路斯隔地中海相望,是中东地区一个有重要影响力的国家。叙利亚本身资源丰富,除了物产丰富、多种地形、良好的气候外,叙利亚丰富的文化和战略位置是造成叙利亚相继成为外国占领对象的直接原因。

叙利亚是多民族国家。其中约90%是阿拉伯人,叙利亚约有150万库尔德人,约占人口总数的10%,库尔德人是叙利亚最大的少数民族。

半世纪家族统治

阿萨德家族已经统治了叙利亚将近半个世纪之久。叙利亚已故总统哈菲兹·阿萨德的家族在阿拉维穆斯林少数派中世世代代都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阿萨德之子巴沙尔继承父业,确保阿拉维派继续在叙利亚发挥阿萨德自1970年在一场未流血的政变中夺取政权以来一直发挥的重要作用。

作为老总统阿萨德的继承人,现任总统巴沙尔的政治权威、政治经验和执政能力等都无法与老总统阿萨德相提并论,同时还受到政治元老派及其亲信的多方制约。巴沙尔培植的亲信势力羽翼尚未丰满,尚无力与元老派分庭抗礼,出台的内政外交新举措也受到制约,难以改变叙利亚旧有的政治格局与经济格局,难以有效推动叙利亚社会的发展进步。

叙利亚经济结构单一,工业基础薄弱,大多数国有企业面临管理落后、设备陈旧、效率低下和亏损严重等困难。金融、税收体制严重滞后,私营企业想得到贷款困难重重,企业逃税现象也普遍存在。政府部门腐败问题严重,工作效率低下,官僚作风盛行。叙利亚政府内部高层对如何进行经济改革一直存在较大分歧,推行改革面临着既得利益阶层的层层阻力,多方原因使得叙利亚经济增长长期受到严重制约。

民众不满巴沙尔家族的贪污腐败。巴沙尔的弟弟马希尔的贪污腐败问题一直都为社会所熟知。他的叔伯兄弟等都掌控着叙利亚的垄断行业和要害部门,不同程度地涉嫌贪污腐败,对巴沙尔总统的威信造成负面影响。当叙利亚发生大规模的示威活动后,政府声称骚乱的幕后黑手是伊斯兰激进分子,但反对派则表示:半个世纪以来,叙利亚已经变成家族企业。总统、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和情报机构垄断了政权,对异己思想的丝毫苗头进行镇压。人民对此已经感到厌倦。

自爆发大规模游行抗议活动以来,叙利亚政府采取了多项推动改革和改善人民生活的措施,以及解除紧急状态法案,来缓解紧张局势。

动荡震颤全中东

叙利亚目前正经历着自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从未有过的动荡,其国内的危机也会对中东地区力量格局产生重大影响。如果叙利亚政权不能控制国内骚乱,叙利亚的对外影响必然会减弱,并将在整个中东产生巨大反响。

叙利亚是伊朗盟友,也是黎巴嫩真主党和加沙的哈马斯等极端组织的支持者。在与以色列的关系问题上,巴沙尔总统继承了其父的双轨战略,表示愿意与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以换取以色列全面撤出戈兰高地,但同时表示如果外交方案失败了,他随时准备投入战争。

叙利亚发生局势动荡,以色列心态复杂。一方面以色列认为,伊朗、叙利亚联盟关系会受到削弱;另一方面以色列认为,叙利亚还没有出现能够取代巴沙尔的政治人物,如果叙利亚陷入持续的混乱和分裂,则叙国内的伊斯兰激进势力会伺机抬头,最终对以色列的安全构成更大威胁。

叙利亚局势是否稳定,还关乎中东地区一系列热点问题的走向。

一是在伊拉克问题上,叙利亚与伊拉克边界接壤,叙利亚政府能否继续封锁叙伊边界,严格限制反美武装人员从叙伊边界进入伊拉克,对于伊拉克局势的稳定具有重要作用。二是叙利亚政府能否继续限制和约束受其支持的哈马斯武装人员,促进巴以和平进程继续向前,稳定巴以关系具有重要作用。三是叙利亚政府能否继续约束和限制黎巴嫩真主党的活动,促进黎以和谈,保证以色列的安全具有重要作用。四是由于叙利亚和黎巴嫩的特殊关系,叙利亚对黎巴嫩的政治走向也有重要影响力。

尽管美国和其他西方官员长期以来一直对巴沙尔的国际策略感到不满,但巴沙尔总统还是个外界熟知的人;如果继任者在以色列与中东和平问题上的态度更极端,那情况可能就不一样了。以色列以极大的敌意看待叙利亚及其两个主要盟友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和黎巴嫩什叶派抵抗运动真主党,美国也对它们保持警惕的怀疑。该地区的许多领导人一直认为,德黑兰-大马士革-真主党轴心是反对以色列和美国霸权的唯一堡垒,叙利亚是该轴心的中枢。由于拥有华盛顿的支持,以色列试图粉碎真主党(显然通过2006年入侵黎巴嫩),并拆散叙利亚和伊朗。如今,叙利亚的盟友或许会采取危险的冒险行动,因为他们试图制止美国和以色列获益。

叙利亚政府对国内库尔德人的自治要求一贯坚决拒绝,土耳其担心如果巴沙尔政府被推翻,叙利亚的库尔德人会乘机谋求分裂,从而鼓舞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分裂主义运动。

局势发展不确定性

4月29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应美国要求,在位于瑞士日内瓦的总部紧急召开叙利亚问题特别会议,以26票赞成、9票反对、7票弃权的表决结果批准一项由美国发起的决议,谴责叙利亚对示威民众使用致命武力。俄罗斯、中国、巴基斯坦等国投下反对票,认为决议草案干涉叙利亚内政,在人权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同日,美国宣布对叙利亚情报机构和高官实施制裁,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不在名单之列。根据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的总统令,上述个人和实体在美国拥有的任何形式的资产均遭冻结,美国公民不得与他们实施交易。

美国针对叙利亚采取的行动,正是利比亚战争爆发前情景的重演,美国和欧洲大国是否会进行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之外的第四场战争,叙利亚或将沦为下一个利比亚?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之所以对叙利亚如此上心,与叙利亚所处的战略重要性有着直接的关联。对于美国来说,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叙利亚与伊朗的关系一直非常密切,而美国更将叙利亚称为伊朗的战略后院。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叙利亚局势发生变化,同样可以波及伊朗,而这正是美国在中东的最大战略目标。

叙利亚与美国关系不睦由来已久。美国认为,叙利亚长期支持巴勒斯坦激进组织哈马斯和黎巴嫩真主党,破坏美国积极推动的中东和平进程;9·11事件以来,美国将叙利亚列入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黑名单;在伊拉克战争期间,美国认为叙利亚为伊拉克反美武装力量提供支持,窝藏恐怖分子,默许和纵容恐怖分子穿越叙利亚伊拉克边境,直接威胁驻伊美军的安全;美国认为叙利亚通过支持真主党来操纵黎巴嫩局势;另外叙利亚与伊朗结成特殊关系,构成对美国中东战略的重大威胁等。

因此,美国一直将叙利亚视为阻碍其中东政策的绊脚石,出台了一系列政治孤立、安全围堵和经济制裁等措施,对叙利亚进行打压。

当前,叙利亚虽然发生内部动荡,但是还不太可能成为继伊拉克、阿富汗和利比亚之后再受美国军事打击的国家。因为美国目前仍然陷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乱局中,美国需要修复与阿拉伯世界的关系,从而进行全球战略调整和布局,如果美国再打击叙利亚,则美国在中东的处境将更加困难,对奥巴马的第二任期竞选也毫无益处。因此美国现在对叙利亚的乱局还在观望,对叙利亚的制裁也是留有分寸。更重要的是,叙利亚毗邻以色列,冲突或政权更迭将直接影响以色列,进而影响中东总体格局。

而叙利亚政权也对当前中东局势的剧烈变化和自身安全所面临的重重危险有着深刻认识,正在竭力化解内部挑战与外部威胁,努力维护政权稳定和国家安全。叙利亚未来局势的发展仍存在不少变数,目前的抗议浪潮究竟能否撼动阿萨德政权也尚不明确,毕竟示威者也没有提出要巴沙尔下台,军队也不可能掉转枪口指向总统。叙利亚能否实现稳定,也关乎中东局势的稳定和诸多中东热点问题的走向,因此国际社会也期盼着叙利亚能够早日恢复稳定,期盼中东局势能够走出动荡,迎来和平。

(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

相关专题:

叙利亚局势动荡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liux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