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际新闻 > 叙利亚局势动荡 > 正文

时代信报:阿萨德还能撑多久?

2011年04月29日00:00时代信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近日,叙利亚政府为稳定当前局势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然而,这些响应民众要求的措施似乎并未阻止民众继续举行抗议活动,安全局势不断恶化,流血冲突升级引发世界关注。美英等国纷纷开始撤离对叙利亚的滞留人员,并且表示说,可能将对叙利亚进行“定向制裁”。叙利亚之乱折射何种乱局?叙利亚会变成又一个利比亚吗?

动武难平局势

上周星期五,是叙利亚充满血腥的一天。尽管有安全机构到场,仍有几万名抗议者公开反对45岁的领导阿萨德继续执政。“改革”一词曾在中东各国弹跳着登场,先是利比亚,而后也门,现在到了叙利亚。但民众的“改革”呼声被其他呼声盖过:“人民希望总统走人”。

阿萨德及其发言人不断将动乱归咎于外国煽动者、卫星媒体和逊尼派。巴尼亚斯(叙利亚西部港市)代表抗议道:“我们和平地要求自由。现在已经证明了我们不是逊尼派,他们还准备将我们定什么罪?”民众大声咆哮:“人民希望政权垮台!”

究竟阿萨德还应采取什么行动才能安抚抗议者,不得而知。他已经试过一些柔和的办法:废除该国48年的紧急法案,在4月21日废除了国家最高安全法庭,并授予无国籍的库尔德人叙利亚公民权。作为叙利亚至高无上的统治者,阿萨德甚至为德拉和胡姆斯市指派了新长官。但这些举动都未能消除民众的不满。阿萨德也试图用暴力解决问题,重演其父的血腥脚本。但抗议者仍在街上,且数量越来越多。

动乱发生后,马真·达维斯(音译)已被拘禁了两次,他认为,总统还有机会将自己从叙利亚党的政权“解放”出来。

曾经受欢迎的总统在最近几周失去了支持,主要原因是很多抗议者的死亡。很多叙利亚人在总统与政权间划出分界线。“这次并不是争论总统本人。是关于这个系统,很多人觉得不应该按照目前的模式走下去。”达维斯说道:“我们要求的是,他能亲自将国家转向民主,不伤害叙利亚。动乱人人都不希望。他必须给出一个清晰的计划,真正的改革,让叙利亚成为一个现代、自由、民主的国家。这个要求其实也是他作为总统职责的一部分。”

那么,阿萨德该做什么?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杰出叙利亚分析人士说道:“坦白来讲,我们现在处境非常艰难。我认为他们必须做出改变。在达到每个人期望的之前,他们需要向前走10步。”

到现在为止,阿萨德政权接近公众需求似乎还有10步要走。部分分析人士认为,如果总统在动乱发生后的第二次演讲在第一次就发布,也许就不需要第二次了。在第二次演讲中,阿萨德提到了改革,包括取消让人恐惧的紧急法案,并对抗议中丧生的“烈士”表示同情。阿萨德必须做出极大的改革姿态,与阿萨德政权有密切关系的分析人士说道,而其他必须马上做。“没有其他选择了,对民众开枪起不了作用。”

还有谁能依靠?

叙利亚国家人权组织主席阿马尔·奎拉比(音译)认为:“目前对政权的威胁,只可能来自于军队或安全机构。”乔治·华盛顿大学中东研究院的叙利亚访问学者拉得万·乍得(音译)在接受《时代周刊》的采访时说道:“他们不守规矩。阿萨德政权知道他们可以依靠的只有第四军和总统卫队。民众希望军队能加入倒戈行动。但如果高级官员不辞职,军事指挥官也不乐于做这件事。”目前叙利亚至少有15支不同的安全机构,但这些安全机构的首脑人物并未表示会放弃阿萨德。

但即使是阿萨德的支持势力也不能完全倚仗。哈菲兹和巴沙尔都指定同一宗派的少数民族阿拉维派教徒担任军队高官,确保以血亲和共同利益能建立起保护屏障。但阿拉维只有叙利亚2200万人中的12%,他们连同少部分从其他宗派选出的精英,在政治、军事上都有特权。

根据大马士革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活跃分子表述,这些人可能并不愿意为保护阿萨德政权而承受危险,“很多阿拉维人富有,运气极好。但他们必须作出选择,决定在未来的叙利亚要扮演什么角色。他们是否愿意以这个选择做赌注,支持阿萨德家族。”

一直以来,叙利亚复兴党政权标榜自己是众多少数民族权利的保证人。阿萨德家族虽然手持铁拳,但也给叙利亚带来了几十年的国内稳定。稳定,的确是大多数叙利亚人不情愿改变的东西。尽管有很多持不同政见者,但并没有可替代叙利亚党政权的组织,这也是部分叙利亚人迟迟不肯推翻阿萨德的原因之一。

叙利亚国家媒体推波助澜,把叙利亚街上抗议的人描述为外国煽动者、犯罪分子和逊尼派。政府电台、广播和报纸指出,在这些“黑暗力量”里,还有一小组合法人士呼吁改革。这也是大多数阿萨德政权支持者附和的观点。大马士革数据与战略研究中心主席伊玛德·苏艾比(音译)认为:“你不能简单说他们为自由或基地组织或杀手游行示威,他们来自具有不同改革诉求的群体。”

骚乱威胁中东

叙利亚是中东地区的关键国家,动乱震荡着整个中东地区,威力与埃及革命等同,威胁到了那些与之长期维持盟友关系的国家,同时也刺激各邻国争夺政治空白。叙利亚的动乱大到影响到了伊朗与美国极其盟军的关系,小到关乎地区间的用水权。

叙利亚与各国保持着广泛的联系,其中包括伊朗和俄罗斯。几十年来,叙利亚在黎巴嫩关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另一方面,叙利亚与以色列就戈兰高地的争执未解决。叙利亚与伊朗和黎巴嫩的联盟对以色列和美国来说同等重要,因为以色列和美国官员都希望阿萨德不再维持这层关系。

《洛杉矶时报》评论说,多年来,叙利亚一直充当着地中海东部伊朗支持的各军事组织的疏导管,其中包括在巴勒斯坦境内的黎巴嫩真主党和哈马斯。叙利亚局势的变动,可能会彻底摧毁伊朗在该地区布置力量,进而威胁到以色列。德黑兰亲政府政治分析人士阿赛德·乍累(音译)担心道:“如果叙利亚有任何改变发生,而这一变化暗中削弱了我们对以色列的反抗力量,我们非常担心。”

叙利亚邻国土耳其等均表示与阿萨德疏远关系。这些年来,叙利亚一直支持土耳其成为该地区的领导,因为土耳其是叙利亚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并有成为抗衡西方力量的潜力,也是若放弃与伊朗关系后的另一选择。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一直以来是阿萨德的朋友,但在26日他却表示,土耳其对叙利亚发生的事情不满。“在与阿萨德的谈话中,我已将我们的担心传达给他,我们不希望在叙利亚看到反民主的做法。”

黎巴嫩各政治派别正密切关注着叙利亚发生的事。一旦叙利亚的政治转向,黎巴嫩的各方力量会有巨大转变。

哈佛大学研究员伊莱亚斯.穆哈拉(音译)说道:“每个人都希望从叙利亚的危机中撤离,试图从中获利。”

其他国家也抓住大马士革的弱势,寻求机会。约旦最近决定与叙利亚重新商讨用水计划。4月16日,《约旦时报》写道:“雅穆克河的水量逐年下降,因此合约应重新考量。”

分析人士认为,沙特阿拉伯可能会考虑使用其外交和政治影响,为阿萨德提供走出窘境的方法,但代缴是:终止于伊朗的关系。

穆哈拉认为,沙特并不希望叙利亚有革命,革命会使得该地区更加激进。“如果他们想支持阿萨德政权,情况会好转,会制止住伊斯兰激进分子更多的活动。”

相关专题:

叙利亚局势动荡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liux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