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际新闻 > 叙利亚局势动荡 > 正文

殷罡:阿萨德治下的叙利亚有多复杂

2011年05月09日08:03东方早报[微博]殷罡我要评论(0)
字号:T|T

殷罡: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

如果叙利亚局势失控,极有可能产生逊尼派对阿拉维派的清算,最终必将是逊尼派掌权,叙利亚有可能因此而真正融入阿拉伯世界,穆斯林兄弟会等逊尼派宗教势力,也会力图主导国家和社会事务,从而大大改变中东政治、民族和宗教力量对比。

叙利亚的政治动荡已经快两个月了,局势仍不明朗。美国、以色列、伊朗、土耳其、黎巴嫩和约旦等国都对叙利亚局势极为关注。美、以、土在叙利亚问题上密集磋商,约旦和联合国驻戈兰高地的联合国部队也保持高度警惕,防止出现难民潮。更有消息说,伊朗已经成立了紧急应对机构,甚至可能在必要的情况下,策应叙利亚上层的强力人物发动军事政变,取代目前“表现软弱”的阿萨德总统,以防叙利亚最终落到逊尼派手中,从而使中东“什叶派新月带”不复存在,黎巴嫩真主党更会沦为敌后孤军。

叙利亚是中东矛盾的汇集区。这个面积只有利比亚的十分之一,而人口则为利比亚的3倍以上的阿拉伯国家,无论是内部环境还是外部环境,都远比其他阿拉伯国家复杂。

在国内社会、政治方面,叙利亚人口的三分之二是逊尼派阿拉伯人,另有14%的基督徒和11-12%的阿拉维派。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家族,就属于阿拉维派。显然,是一个典型的少数派领导多数派的国家。

阿拉维派信奉什叶派的基本教义,即唯尊阿里,“阿拉维”的词根,就是阿里。在什叶派内部,阿拉维派属于伊斯玛仪派的分支,不是什叶派的主流派别。除此之外,阿拉维派还继承了伊斯兰教产生之前盛行于西亚的拜物教的一些教义,崇拜日、月和星空,也接受了基督教的一些影响,具有强烈的神秘主义色彩,一向被逊尼派视为邪教,也不被什叶派主流所认同。正因为如此,生活在逊尼派阿拉伯地区的阿拉维人社会地位底下,数百年间受尽屈辱,对逊尼派的反叛意识非常强烈。

阿拉维人的这一特点被法国人所利用。上世纪20年代法国对叙利亚实施委任统治以后,法国统治当局大量启用阿拉维军人镇压阿拉伯人的反抗,阿拉维人乐于当兵找出路,而居主流地位的逊尼派阿拉伯人则对服兵役不感兴趣。于是,无论是叙利亚的作战部队还是军官学校,都成了阿拉维和德鲁兹等少数派的天下。1946年叙利亚独立后,政局长期动荡,掌握军权的阿拉维派青年被阿拉伯复兴社会党的理论所吸引,很快掌握了叙利亚复兴党的领导权。阿拉维派最出色的歼击机飞行员哈菲兹·阿萨德以复兴党组织为后盾,在1956年击落了英国轰炸机之后一路青云,8年后就当上了空军司令,又过了7年,当上了总统。当然,每一次超常晋级,都伴随着血腥的政变。

哈菲兹·阿萨德治理下的叙利亚,对内控制极为严密。面对逊尼派穆斯林兄弟会的持续反叛,他的做法是勒令穆斯林兄弟会成员一周内自首,否则以叛国罪论处,对煽动圣战的宗教领袖则格杀勿论。1982年,哈马地区穆斯林兄弟会曾发动血腥叛乱,占领了整座城市,杀死了250名复兴党干部。阿萨德报以毁灭性的镇压,城市被夷为平地,1-3万反叛者及其亲属被杀,80万人流离国外,穆斯林兄弟会从此在叙利亚绝迹。

阿拉维派治下的叙利亚外部环境,更是错综复杂:

在阿以关系方面,叙利亚的戈兰高地的大部分地区已经被以色列占领了44年,双方仍处在战争状态,但在1973年停火后,双方理智对峙,一枪未发;

在阿拉伯人同波斯人关系方面,叙利亚是1980-1988年两伊战争期间唯一不支持伊拉克同伊朗作战的主要阿拉伯国家,并且是目前同伊朗关系最紧密的阿拉伯国家;

在阿拉伯世界内部,叙利亚坚持60年拒不承认黎巴嫩独立,认为黎巴嫩是叙利亚的一部分,是法国人硬造出来的国家。1976年起,叙利亚对黎巴嫩实施了长达29年的军事占领,控制着黎巴嫩几乎所有部门的运作,而叙利亚军队的进驻,则是经过阿拉伯联盟授权的,是一支合法的“阿拉伯威慑部队”,但叙利亚军队进入黎巴嫩境内之后,首先收拾的竟是占据了黎巴嫩半壁江山的巴解游击队。只是在2005年黎巴嫩前总理哈里里遇刺后,叙利亚军队才在安理会强硬决议压力下撤军,进而在2008年彻底转变立场,同黎巴嫩建交;

叙利亚当局反对以巴和平进程,对巴解组织不屑一顾。哈菲兹·阿萨德甚至对阿拉法特说,没有什么巴勒斯坦,只有“南叙利亚”。叙利亚不仅不支持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反而收留哈马斯领导层,在大马士革遥控加沙局势,这种立场在阿拉伯世界绝无仅有;

现在的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是父亲的次子。1994年哥哥车祸遇难后,被从英国眼科医生的位置上召回国内,接连在两所军事院校补习军事,以替代哥哥的接班人角色。2000年老阿萨德去世,34岁的巴沙尔在议会紧急修改宪法、降低总统最低年龄后继任总统。

巴沙尔·阿萨德的夫人来自叙利亚逊尼派望族,且有英国国籍,这对缓和阿拉维派同逊尼派的关系提供了条件。小阿萨德治下的叙利亚对内继续奉行世俗化政策,对外则顺应国际社会的普遍要求,实现了同黎巴嫩关系的正常化,但维持了同伊朗的特殊关系。

尽管有了阿拉维派同逊尼派的联姻,但阿拉维派依旧控制着最关键的部门,并通过复兴党各层组织掌控国家。占叙利亚劳动力30%的公务员队伍里,有将近一半的人服务于安全和政法等强力部门,控制能力极强。

当阿拉伯的变革之风吹到叙利亚的时候,巴沙尔采取了刚柔并济的策略,很快宣布要取消紧急状态法、并解散政府组建新内阁、承诺普遍增加工资,给予境内库尔德人国籍、撤销安全法院,实施进一步改革等,对稳定局势起到了一定作用。

在采取各项缓和局势的措施同时,他对示威抗议活动采取严厉镇压,除了大规模搜捕反对派活跃分子之外,还出动正规部队弹压抗议活动,比较突出的方式是在城市制高点安排狙击手,猎杀活跃者。

但叙利亚还是陷入了乱局。每逢周五,反对派就要利用主麻日聚礼的机会上街游行,德拉等城市的反对派还得到了轻武器,同政府军对垒。

阿萨德政权能否挺得住,令所有相关势力担忧。如果叙利亚局势失控,极有可能产生逊尼派对阿拉维派的清算,最终必将是逊尼派掌权,叙利亚有可能因此而真正融入阿拉伯世界,穆斯林兄弟会等逊尼派宗教势力,也会像他们在埃及的同伴一样,力图主导国家和社会事务,从而大大改变中东政治、民族和宗教力量对比。

这样的前景,同时令伊朗、黎巴嫩真主党、以色列、美国和土耳其不寒而栗,哈马斯也开始考虑将领导层转移到他国,真主党藏在叙利亚的导弹据说也开始转移了。以色列和伊朗则严阵以待,准备接受大的考验。

人们经常议论美国的在中东的作用。其实,美国是最不愿意叙利亚失控的,因为它没有能力承受中东陷入全面混乱的灾难性后果。

相关专题:

叙利亚局势动荡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liux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