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老汉省丧葬费选“安乐死” 好友帮忙或被判刑

2011年04月26日09:02广州日报肖欢欢我要评论(0)
字号:T|T

  惊人真相:

  200元请他协助“安乐死”

  当日上午10时许,就在调查工作陷入僵局时,搜索组民警传来消息:在钟家后山上的栗树园里发现了一个类似坟墓的新土堆。民警大胆推测,曾庆香很可能被埋葬于此。挖开土堆,曾庆香的尸体果然在土堆下面,眼部有充血,心肺表面也有出血。尸检结果证明,系窒息死亡。在铁的事实面前,曾庆香只好如实交代了事情经过。

  经过测量该土坑,警方发现,土坑仅仅只有50厘米,压在曾庆香身体上、基本和地面齐平的土层厚度只有30多厘米,且土质松散,曾庆香完全可以自救。而根据现场勘查发现,死者死姿很自然,没有挣扎的痕迹。也就是说,曾庆香被埋是自愿的。警方在现场还找到几个装有安眠药的塑料瓶。

  曾庆香为何吃了安眠药躺在土堆中?钟义纯表示,土坑是曾庆香自己挖好,吃了安眠药躺下去后,他只是铲土将土坑填平而已。20多年前,曾庆香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精神疾病,病情发作时必须服药,吃药后经常会出现抽搐、剧痛,非常痛苦。当年因为家境贫苦,曾庆香为将几个孩子抚养成人,只好忍受病痛的折磨。如今几个孩子都已成家立业,他觉得自己没什么放心不下的事情了,他萌生了“安乐死”的念头,并多次求助钟义纯帮忙,但都遭拒。

  钟义纯回忆说,10月19日中午,曾庆香只身来到他家,并称已买到安眠药准备自杀。“他苦苦哀求我帮他"收尸",以免暴尸荒野,并承诺给我200元工时费。”钟义纯说,“眼见好友饱受病痛折磨,且死意已决,我只好同意。”当日下午3时许,在钟义纯的带领下,曾庆香在村子四处寻找自己的“墓地”。“曾庆香说后面山头的小树林比较阴凉,于是就决定将这里作为自己的安身之处。”

  曾庆香纵身跳下事先已经挖好的坑内,服用安眠药后躺下。十多分钟后,钟义纯呼叫曾庆香的名字但没有应答,于是按照两人约定,铲起地下的黄土,将曾庆香掩埋。

  可怜慈父心:

  省丧葬费选择“安乐死”

  钟义纯的“善举”为他换来的却是牢狱之灾。2010年11月2日,他因涉嫌故意杀人被龙南县检察院批准逮捕。2011年4月2日,该案在龙南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出庭的钟义纯一再为自己喊冤。他表示,曾庆香并不是他害死的,他只是好心帮忙。

  龙南县桃江乡石桥村一处低矮的两层砖木结构房就是曾庆香生前的栖身之处。曾家二层的木结构房看起来已经摇摇欲坠,一切昭示着主人家的贫寒。

  曾庆香的邻居、已经70岁的曾宪庭告诉记者,曾庆香确有间歇性精神病,平时在家经常骂老婆,有时还动手打人。曾庆香生前多次透露过轻生的念头。“他常说,子女们也都大了,我这辈子也算到头了,在村里死了,还能留个全尸,也不花钱。”

  曾宪庭说,曾庆香选择“安乐死”,一是不堪忍受病痛,但主要原因是为子女们减轻负担。“他这个人很小气的,节俭惯了,一分钱都恨不得掰成两半花。他也知道,今后他过世后,子女们安葬他,前前后后起码要花5000元,还不如在外面死了,既能留个全尸,又能为子女们省下丧葬费。”曾宪庭长叹一声:“可怜天下父母心,还不都是为了儿女。”

  钟义纯的堂弟钟传佑也连连为堂兄叫苦。“糊涂啊他,怎么能帮别人去死呢?”钟传佑拍着大腿说,钟义纯为人胆小怕事,忠厚老实,因为办事公正,曾在当地的上屋村当过7年村支书。“他就是耳根子软,说他杀人,借他个胆子他都不敢。”

  女儿的抱怨:

  老爸行为太愚蠢

  记者近日赶往钟家发现,家境同样贫寒,两间破旧的砖房里,没有任何值钱的家当。老大钟志军今年37岁,也患有间歇性精神病。

  由于父亲被抓,照顾精神病哥哥的重任落在了钟义纯的女儿钟东辉的身上,她只好辞掉在广东的工作,回到龙南县一家工厂上班。每天早上5时她就要起床,为哥哥做好早饭和午饭。讲起父亲“杀人”,她窝了一肚子火。“老爸的行为真是太愚蠢了,现在我们全家都受牵连。”钟东辉说,父亲并没有杀人。“曾庆香当时已经死了,父亲埋的是尸体,不是活埋。”钟东辉说,“谁会为了200块钱杀人?”

  曾庆香的儿子曾东良也坦承,钟义纯的确没有杀害他的父亲的动机,但钟义纯的举动却给两家都带来了实实在在的伤害。为了料理父亲的后事,他家已花了两三万元。并且,父亲还是在没有咽气的情况下被活埋,后来尸体还要被挖出来做尸检,然后再火化,这让全家人在情感上很难接受。“如果当初钟义纯主动说实话,说不定我们不仅不追究,还要感谢他。”

  曾庆香请人活埋自己、钟义纯帮人“安乐死”被关进大牢的消息,在当地传得沸沸扬扬。有人说钟义纯傻,好心办了坏事;有人说钟义纯罪有应得。

  未知的结局:

  帮人“安乐死”该当何罪

  该案主审法官、龙南县人民法院法官李光军(化名)告诉本报记者,我国法律并不承认“安乐死”的合法性,不管钟义纯以何种动机助人“安乐死”,都是法律禁止的犯罪行为。迄今为止,国内“安乐死”案件全都是以故意杀人案件处理的,但鉴于此类案件的特殊性,被告一般都被减轻处罚。

  他透露,目前受害者家属主张得到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共计13848元。

  他表示,钟义纯是否构成故意杀人,他当时的心理状态很关键。如果钟义纯当时明知曾庆香没有死亡,却放任并追求这种结果,最终导致曾庆香死亡,那么,其行为将构成故意杀人罪;如果当时钟义纯主观上认为曾庆香已经死亡,但曾庆香死亡并不是他希望的,那么,其行为将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两者区别很大,前者依照法律规定将可判处死刑,犯罪情节较轻的也可判3~10年有期徒刑。而后者犯罪情节较轻可判3年以下有期徒刑。

  李光军说,法院正在紧锣密鼓地调查,以判定导致死者窒息死亡的到底是安眠药还是外人的掩埋。鉴于该案社会反响较大,查清事实还需一段时间,因此将申请延长审期。近期,该案将再次开庭。

  记者了解到,安乐死立法问题在多数国家搁浅。现在全世界仅有极少数国家和地区承认“安乐死”的合法性,如荷兰、比利时和美国部分州。

  但近年来,安乐死与现代伦理、道德和法律的冲突日趋明显,使安乐死面临着极大争议。患者在极端痛苦的情况下,是否有选择以有尊严的方式死去的权利?而帮助其安乐死的人是否应该被追究刑事责任?各界都有不同的声音。反对者认为,允许公民随意处置自己的生命将会产生极大的负面效应。拥护者则认为:安乐死可以使病人摆脱残酷的病痛折磨,这本身是对生命权使用的一部分,且安乐死有利于减轻家庭和社会负担。时至今日,我国仍未启动安乐死立法,但已有多名全国人大代表提出议案,建议在部分城市进行“安乐死”试点。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fairy]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