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际新闻 > 日本9.0级地震 > 正文

日本被指隐瞒核危机真相 借核电站攒核武原料

2011年04月17日14:41羊城晚报李晓莉我要评论(0)
字号:T|T

利益至上

设计者及前员工爆料称,临海的福岛核电站设计时的安全标准居然是“超低风险”

起初,日本的媒体将此次久久没法处理好的核泄漏事故归因于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一号机组已经“40岁”的高寿。

“其实核电站40岁的寿命并不是‘死期’。”邹宇指出,“核电站大多都是‘与时俱进’的,除了压力容器不能改变之外,核电站为了反应堆的安全,可以不停地改善技术、完善细节,例如俄罗斯、乌克兰、法国及中国等国家的核电站都是如此。”

如果不是因为40岁的高龄,那么是什么让福岛核电站如此“岌岌可危”呢?

邹宇认为核电站的设计基准可能存在问题———参与福岛核电站设计的两名东芝公司工程师和前东电员工曾向日本媒体报料,东电在核电问题上,长期把利益置于安全之上,福岛核电站设计时,遵循的安全标准居然是“超低风险”。

根据日本共同社报道,福岛第一核电站设计时预想的海啸最大浪高是5.7米,因此,1-4号机组所处位置仅高于海平面10米,5-6号机组所处位置高于海平面13米,而这次海啸在福岛核电站登陆时浪高达14米,导致所有机组的应急发电机均遭水淹,紧急制冷系统失效,燃料棒无法降温。

“为什么选择福岛这样的地方修建核电站呢?”邹宇说他也疑惑不解。他介绍说,在俄罗斯这种甚少发生地震的国家,核电站是抗6-7级地震的;中国核电站的防震级别更高,选址首先就排除了曾经发生过大地震的地方,建筑则可以达到抗8级地震的水平。

忽视公众

三十多年屡屡篡改数据、隐瞒安全隐患,拒绝“封堆”、直排污水之举都是为了省钱

“说句实在话,对于核电站这种对安全性要求极高的行业,我们并不建议交由民营企业来管理。”邹宇说,“因为不少民营企业对利润看得太重。”

负责福岛核电站运营的东电,作为一家垄断的民营企业,受日本经产省管理;而在日本,负责核电站安全检查的部门是原子能安全保安院,这个部门恰恰也直属日本经产省。换言之,日本核电的立项、项目运营、监督管理都在经产省系统内一体化完成,自家监督管理自家运营的产业,导致东电可以更多地考虑部门和上层集团的利益,从而忽视国家和民众利益。

正因如此,1951年成立的东电,2009财年总资产已经高达13.2万亿日元,财大气粗;也正因如此,2007年东电被揭发,自1977年起就对下属的3家核电站总计199次定期检查篡改数据、隐瞒安全隐患;其中,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机组反应堆主蒸汽管流量计测得的数据,曾在1979年至1998年间先后28次被篡改。

“也正是因为这样,当日本政府最早要求福岛第一核电站‘封堆’时,东电选择了拒绝。”邹宇指出,“封堆”意味着核电站彻底不能使用,而且封堆后还要进行“核电站退役管理”,后期维护费用也一点都不便宜。

“也正是因为这样,即便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了这么大的问题之后,抢救的人手依然非常不足。”邹宇强调,“才那么几百号人,根本忙不过来,这也就是此前东电数据出现‘摆乌龙’的原因。”

也正是因为这样,东电擅自决定将放射性污水排入大海,一些核电专家认为,排污入海并非唯一选择,只是最简便的选择而已。

■有此一说

日本

低估核事故掩盖真相

或在储藏核武原料钚

据中国之声《国防时空》报道,日本政府12日决定把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事故的等级从目前的5级调高到最高的7级,政府官员解释,事故升“级”缘于核泄漏释放总量达到并超过了国际原子能机构界定的最高一级标准。

中国著名军事战略专家、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金一南少将就此接受采访认为:日本不对核反应堆进行技术更新,坚持使用安全性能低的反应堆,很可能是为了提炼储备发展核武器所需的原料钚。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掩盖事实真相导致对核事故的评估一直偏低。目前最让人担忧的情况是,日本在处理核事故过程中为了减少自己的损失,只考虑自身利益不顾及周边国家乃至全世界的利益。

12日的调整,是日本第二次调高核事故的等级,从最初评估为“4级”,在3月18日从4级提高为5级,现在又调到了最高的7级。那么,这个“7级”究竟意味着什么?

金一南认为,从日本政府把核事故等级调高到7级来看,实际上意味着国际对这场灾难的估计一直偏低。造成这种偏低有几个因素,首先是日本方面,从东电到日本政府透露的情况并不太多,造成国际社会无法掌握充分的信息。从今天来看,对日本福岛的核事故总体评估偏低、应对措施不够有力。毫无疑问,日本政府尤其是东京电力公司应当承担最大的责任。

人们在今天才逐步地看到了日本福岛核电站的泄漏。最初反应堆发生爆炸的时候,从电视画面上看,爆炸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了。但是,每一次发生这些急剧转化的事态的时候,东电公司尤其是日本政府的发言人总是说,爆炸是气体爆炸,而不是燃料棒的爆炸,极力想减缓事态。他们一直在声称核泄漏是微量,对大家没有影响。先是说气体泄漏是微量的,紧接着对蔬菜、空气、水的污染都说是微量,始终把严重的事态往轻里说。这种状况造成的后果是,世人虽然有关心、有评估,但是总体评估偏低,最后产生一种负效应,那就是采取的应对措施不力。

日本福岛核事故现在仍然在持续,还没到总结的时候。可能在若干年后评估起来,就像今天评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一条条责任,一个个事故隐患,在那个时候它的全部面貌,才能被完全揭示出来。

日本有没有偷攒核武原料

与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其他机组并不一样的是,3号机组中的燃料棒中居然含有钚———原子弹的内核成分!

一时间,“日本借用核电站为掩饰留攒原子弹材料”一说流出并广为传播。

“其实,在过去的核电站中使用钚作为燃料是可能的。”核电专家指出,“钚属于高放射性原材料,2008年经过联合国批准,日本通过合法途径得到了钚。联合国为此长期派驻6名官员,盯住日本不让他们使用钚来制造核武。按理来说,不存在偷攒原料之举。”

据悉,福岛的3号机组由法国人设计,3月28日,日本首次向法国求助解决核泄漏问题,两天后,作为福岛第一核电站3号机组钚铀混合氧化物(MOX)燃料的供应商,法国阿海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安妮·洛韦容协同5名法国专家抵达日本。媒体说,这些专家的主要工作是帮助日方清除阻碍修复工作的放射性积水。

切尔诺贝利还在处理后事

虽然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但是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并没有在1986年“出事”之后停止运行。两年前曾进入出事核电站机组内研究了一周的邹宇透露,其他的核电机组一直运行到2000年。

“直到2000年之后,迫于欧洲其他国家的压力,切尔诺贝利的其他3个机组才停止了运行。”邹宇透露,“到目前为止,还有不少工作人员在这里进行‘退役后管理’工作。”

邹宇透露,切尔诺贝利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死城”,还有2000-3000名当地人居住在内,“当地人都没穿防辐射服,但是有趣的是,每周来给他们送日常生活用品的人,却都全副武装,非常谨慎”。

此前还有传言,称经过辐射之后,切尔诺贝利地区出现了大量怪异品种的动植物,例如像猫一般大的老鼠,邹宇说:“我就此特意问过不少当地居民,他们都说‘没有见过怪物’。”

相关专题:

日本发生9.0级地震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