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当着电视台"发飙"的女官员

2011年04月12日11:14南方新闻网李继锋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事后,罗久宝还是觉得,自己的“爆粗口”,尽管损害了个人的形象,但还是值得的。

女官员“发飙”

南都周刊记者_李继锋 (微博) 江西南昌报道

直到妻子的同学从国外打来越洋电话,42岁的南昌律师罗久宝才知道,这个事情闹大了。

在亲朋好友的眼里,罗久宝一向温文尔雅,别说爆粗口,就连脾气都没见他怎么发过。但没想到,3月18日,在网上一个视频里,他们看到,罗久宝不仅与南昌市卫生局的一位女官员发生冲突,甚至还爆了粗口。

这段长度为5分57秒的视频,录制于3月16日,南昌电视台新闻频道《文明行风热线》栏目制作的“3·15特别节目”—《怎么办》的现场,讨论的主题是“医托的治理”。

当时,现场除了节目主持人石磊之外,在台上就座的,一是电视台请来的特约评论员—江西中矗律师事务所律师罗久宝,还有就是南昌市卫生局派来的女官员。

视频里,这名女官员听着罗久宝律师的阐述,脸色渐渐变得愠怒。在一旁的主持人征询看法时,她突然打出手势,要求主持人暂停节目录制,称节目变了味,要请示领导。

她拿出两份资料,加重语气要求主持人“先请你学习一下文件”。随即提高声调,一字一顿地朗读了一遍1998年和2005年两个文件的名称,并用手指不停敲着文件,然后“啪”地把文件拍在了桌子上。

“她发那么大的脾气,我和主持人都感到意外,”罗久宝回忆当时的场面,“主持人不断地打圆场,我也坐在那儿不动,微笑地看着她。”

“随后,调研员情绪明显有点失控,拍着桌子叱责我,我只是有点生气,并没有回击她。节目编导看到现场马上要失控,上来劝开我们俩。”

罗久宝离开嘉宾席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筒还是开着的,说了句“你们就是坐在办公室坐久了”,这让双方情绪又进一步点燃起来。

“其实我说的那番话,我把话筒掐了也就没事了,我是在和旁边的人聊天,发发牢骚。”事后,罗久宝说,“她不停地骂我,骂我‘连最基本的法律都不懂’,当然我也是人,是有血性的男人,作为律师来讲,她说我不懂法是对我人格的侮辱。”

感到自己受到羞辱的罗,回骂了一句,“狗屁。”

于是,在视频的末尾,出现了这样的场景:“你不懂法律,你还说粗话,你还是文化人……”女官员一边走下台,一边对罗久宝反唇相讥。

这样的视频,很快在网络上飞速传播,3月18日,这位被网友冠之为“咆哮姐”的女官员,被网友人肉出来:章洪光,现任南昌市卫生局副调研员、医政妇幼保健处处长,同时担任南昌市卫生局整治“医托”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特别节目”

“我本人在网上遭受到了批评、谩骂和非议,但最起码推动了两件事情:一是促使有关部门对‘医托’的打击,降低了患者再次上当概率;第二个是启发了许多公务员思考以后怎样来转变自己的角色。”事后,罗久宝还是觉得,自己的“爆粗口”,尽管损害了个人的形象,但还是值得的。

罗久宝,1990年代初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法律系,2008年离开学校专职做律师。除了本职工作之外,他热心社会公益,“看到不平的事都想管管”。

“网友只看到上传的几分钟视频。”在罗久宝看来,真正激怒章洪光的,是自己谈到了“医托”现象泛滥、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就是管理上出了问题,把矛头直指相应的卫生行政主管部门。

事实上,这个节目完整的视频长达30分钟,有现场观众和医院代表对“医托”泛滥的痛斥和无奈;也有记者暗访的患者被“医托”诈骗钱财的视频回放;还有南昌市东湖区卫生部门在患者投诉时的推诿。

如果不出事,这档节目“3·15特别节目”本是主持人石磊的得意之作。

毕业于浙江传媒学院的石磊,2005年到江西电视台做出镜记者,次年跳槽到南昌电视台做主播。在朋友眼中,石磊为人随和,但又耿直敢言,颇受南昌观众喜欢。

自称“工作狂”的石磊,在微博里这样反思媒体所做出的努力,“平台上的事情其实只要找管理部门就能解决,件件都是职能部门的份内事,现在却只能通过记者来帮忙。无形中又多了一份存在感。我真的存在吗?”

在“3·15特别节目”里,石磊及团队十余人策划制作了维护消费者权益的系列专题—“十个怎么办”,已经连续播出了8期,其中包括“存款变保险,储户怎么办?”、“买房猫腻多,业主怎么办?”等。他们决定,把老百姓最关注的整治“医托”作为重头戏,放到系列节目的后面播出。

早在3月8日,身为南昌市卫生局整治“医托”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章洪光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就说,“打击‘医托’专项行动已全面部署,所辖医疗机构签订自律责任状”,“对于雇佣‘医托’等违法违规行为和对乱收费、雇佣‘医托’等违法违规行为严厉处罚”。

这一天,在南昌市各大医院门口等醒目位置,也都公布了“医托”举报电话,放置警示牌,粘贴防范标语。电子显示屏不断游走字幕,提醒患者谨防“医托”。

8天之后,章洪光平静地走进了讨论打击“医托”的演播室现场,然后却怒气冲冲地离场。

在该期《怎么办》的节目视频里,被打断的节目又重新开始了录制。主持人石磊以平静的语调说:“章调研员已经离场了,她觉得节目没办法录下去,但我们的节目还要录下去,经过刚才很混乱的过程,我希望场上的朋友能平静一点,我们3·15的追问‘十个怎么办’就是帮着电视机前的百姓,替老百姓说话,让我们的生活更加美满和谐。”

这本不会被播出的节目,却意外地流传到网上,让几方陷入了旋涡之中。

混乱的尾声

“卫生局在应对此次‘发飙门’事件上慢了一拍儿。”南昌市卫生局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人士表示非常遗憾,“局里发现网上视频是在3月19日,但最关键的几天,任视频在网上发酵,最终产生广泛而恶劣的影响。”

据该人士介绍,十多年来,章洪光是从基层一步步打拼上来的,去年刚升任副调研员。2007年,章洪光还获得江西省中医系统先进工作者称号。

“这期节目是配合相关部门录制的特别节目,章洪光是南昌市卫生局整治‘医托’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她最清楚相关法律法规。不过她确实是办公室坐久了,不懂得如何在公共领域跟媒体去打交道。”该人士笑道,“我们应该可以原谅她,国家部委的发言人还会留下笑柄呢,何况一个普通的公务员。”

3月24日上午,南昌市卫生局、工商局等部门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该市打击“医托“成果。南昌市卫生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唐旭平就“发飙门”作出回应。唐认为,视频的传播给卫生部门形象带来了负面影响,而章洪光“不熟悉相关法律法规,工作水平、个人素养有待提高”。

在新闻发布会上,南昌市有关部门,也对视频流出作了追踪。出席会议的南昌市外宣办主任刘力认定,“此次在网上的传播是一起个人上网传播行为,是主持人自己违反单位纪律,当天把节目资料私自带回家并传上网。”

根据有关规章制度,主持人石磊已被处罚停职一个月、扣三个月绩效工资,南昌市有关部门正在调查他属于有意还是无意行为。对此,处于风口的石磊及其所在的南昌电视台,均拒绝了记者的采访。石磊的朋友称,“他最近压力很大”。

官方的正面回应并未让“发飙门”的硝烟消散,对立的网民却是激战正酣。支持主持人的网友称:就是这么多这样水平浑水摸鱼的不作为的官员,江西这些年才蜗牛般发展!另一网友留言,“卫生局发飙事件给了我们媒体人一记狠狠的耳光”。更有媒体人在呼吁“南京人保护梧桐,南昌人保护石磊”大行动。

而支持章洪光和卫生局的网民,则把枪头对准南昌电视台,“电视台是最大的医托,每天都是非法广告!”

南昌市教育电视台一匿名人士透露,从3月24日起,医疗广告被要求不能在电视台播放,“不过停的只是医疗广告,影响不大,还可以继续播保健品广告。”

对于这个说法,记者试图向南昌市卫生局求证,遭到了办公室主任张萍婉拒。而卫生局内部一位人士则给出了不同看法,“没有见卫生局下过任何文件,再说,广告播出与否也不是卫生局一家说了算,还有工商局呢!”

(南都周刊)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