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媒体深度 > 正文

1948年自由知识分子的民主社会主义之梦

2011年04月11日10:25财新网[微博]老蜇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他们之中,大多数虽或希望国民政府能改进,但并不信任政府,他们也不信任共产党。多半的人认为组织联合政府以求国共两党合作,仍然是解决目前中国问题的最好办法。

  

中国知识分子的流行观念

  当时留美学生与北平学生观点上的差距,可以看作是一种有待发生的转变——从前者向后者的转变,正如北平学界的转变一样。这一转变不仅存在于时局变动之际——所谓大势所趋,也存在于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流行观念之中。

  在上述测验中,可以看到当时流行的一般观念:社会主义是好的,民主是好的;资本主义是坏的,独裁是坏的。但是在现实中,这些都是纠缠在一起的。

  比如“二战”后的情形。战败的轴心国不用说,资本主义加独裁,都是坏的,但胜利的一方就不好说了。胜利的一方叫做“民主阵营”,美英法苏加中国。按习惯说法,美英法算是民主,苏联就成问题,若不是同属战胜国,它本来是另一边的。学者吴世昌引用拉斯基的话说,共产主义如果没了理想,就会变成法西斯主义。吴世昌解释道:“这个理想,据我看,大概即所谓经济民主。”而所谓经济民主,就是社会主义。当时从苏联访问回来的郭沫若在《新华日报》副刊上对国人说,许多人认为苏联人民没有英美式的政治民主,这也许是对的。但苏联人民有经济民主,人人丰衣足食,绝没有英美资本家拥资百万而失业者得不到面包的现象。于是,知识分子面临别扭的选择:要么是民主搭资本主义,要么是社会主义搭不民主。

  吴世昌总结道:“大体说来,中年或中年以上的人所要求的是英美式的民主,青年人则多希望苏联式的民主。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界线。也许应该说,偏于保守者希望英美式的民主,思想前进者希望苏联式的民主。”

  难道就只有这种好坏搭配吗?知识分子们显然不甘心。吴世昌接着写道:“政治民主与经济民主,也并非是鱼与熊掌,不可得兼。别人家的短处,我们并没有必须抄袭的义务。中国人需要丰衣足食是天经地义,而自由则更可贵。我们现在只有根深蒂固的不民主,却还没有根深蒂固的政治民主或经济民主。二者可以得兼,必须为兼。”(《观察》第1卷第5期,1946年9月1日)

  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主题,也在干涉与放任、自由与平等的名目下得到讨论。

  学者谷春帆认为,无论是放任主义的发源地英国,还是以放任主义立国的美国,都进入了干涉主义时期。“不独美国在民主政治的方式下,国家积极干涉,老牌民主的英国更是在民主政治的外套里,左倾到社会主义。由此说来,从美英的民主到苏联的民主,实在也只是程度上的不同。各国的政治趋向,几可说一致从放任走向积极干涉一条路上去。从民主走向帝国路上去。要使全国人民服从一个统一的意志,如卢梭所说general will。至于这个统一的意志,如何来表达,是否用一个人来代表,用一个党来代表,用议会的方式来代表,或用其他的方式来表示,倒是另一问题。民主的内容是非常宽泛而富于伸缩性的。”

  关于自由与平等,英国史家阿克顿曾说:“追求平等的热情,令我们对自由的希望化为泡影。”对此,学者吴恩裕问道:“那么,自由和平等究竟是不是冲突的呢?如果不冲突,有什么理论的论据?如果冲突,则不但要有论据,并且还有一个实际的问题跟在后面,即:我们究竟要自由呢?还是要平等呢?”

  他认为二者并不矛盾。“民主的极致,就是达到自由及平等的境界。”在他看来,到目前为止,得到自由的都是特权阶级,而这一自由的获得有赖于他们的经济条件。此种自由无法惠及全民。其原因是,“在现代国家中,虽然表面上享受自由的法律权利,但是他们自身的经济情况,却阻碍了他们实际上享受这种权利。所以,法律上的规定是‘应该’享受自由;而事实上的问题是能不能享受自由。这种‘能’与‘不能’的背后,实在隐藏着阶级的分野,财富分配的不均。这种情形就正是所谓‘不平等’。”

  他写道:“我们要一反阿克顿那句话,而认为全民普遍地获得自由,必须建筑在经济平等之上。我们必须取消经济上的不平等,然后才能实现全民的自由。”

  对理性主义的信念,令经验和常识化为泡影。信念可能误置,推理可能出错。自由平等之类的观念并非推论的结果,对这些观念进行推论,结果往往适得其反。吴恩裕们的逻辑如果在现实中实现,将导致不但没有平等,而且连原有的那点自由也会失去。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ryandi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