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世界历史 > 正文

民族主义与社会主义让德国人支持纳粹

2011年04月11日10:11东方早报[微博]袁志英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这些青年纳粹中不少原是左倾分子,后来成长为杀人魔王的艾希曼说:“我内心的政治定位是左倾的,社会主义和民族主义同样重要。”

民族主义与社会主义让德国人支持纳粹

《希特勒的民族帝国》[德]格茨·阿利著刘青文译译林出版社 2011年第一版

》》《希特勒的民族帝国》的作者阿利说,民族社会主义“有足够的理由被理解为青年人的专政”,这个专政最终引发了二十世纪最大的破坏和灾难。

》》这些青年纳粹中不少原是左倾分子,后来成长为杀人魔王的艾希曼说:“我内心的政治定位是左倾的,社会主义和民族主义同样重要。”(第7页)纳粹作家沃尔夫冈·希勒斯曾和布莱希特与贝歇尔(后任民主德国的文化部长——笔者)合作共事,一起排练颂扬斯大林工业化的赞歌《伟大的计划》

》》为了将族民或者说人民团结在一起,就需要一个敌人,大敌当前,最好动员。犹太人就成了团结德意志人民的黏合剂,很快也成了经济资源。

》》希特勒上台时有六百万失业者,他许诺“工作,工作,再工作”,为此进行巨额贷款,开展各种事业,特别是军工,扩军备战,战前可说达到了充分就业。纳粹深刻理解大抓民生的意义,首创性地提出“休假”,使休息日增加了一倍,并开始发展大众旅游

——————————————————————

原题《为什么德国人二战期间支持纳粹?》

“惨绝人寰”、“令人发指”、“罄竹难书”这些词汇都无法描述德国纳粹的反人类罪于万一,然而纳粹是败于盟军,堡垒并非从内部攻破。德国内部虽有零星的反抗,比如慕尼黑大学绍尔兄妹的“白玫瑰”组织,共产党人“红色乐队”的地下组织,以施陶芬贝格为首的贵族军官刺杀行动,都没成气候。二战期间,德国民众的生存状况很是不错。民族社会主义(纳粹)的吸引力和他们的滔天罪行之间有着共生关系。纳粹的独裁被称为“受欢迎的独裁”。

  德国民族社会主义工人党(NSDAP)的理论基础是种族主义,日耳曼民族或者说德意志民族是优等民族,而其他民族,特别是犹太民族是劣等民族,但对德国国内的德意志民族的族民保证说,大家都是一个“族民共同体”,族民平等,机会均等。不讲阶级斗争,却讲族民或者说民族斗争。希特勒号召,“要建立一个福利国家,它应当成为所有国家的样板。在这个国家里,所有的社会藩篱都会被一一拆除。”

  纳粹党的社会成分工人是大头(1930年统计,26.3%),加上职员和个体户,总计为70%。也就是说,纳粹党的主要社会成分是下层群众。1923年党员的平均年龄为二十八岁,50%在二十三岁以下。1933年希特勒粉墨登场出任总理时,戈培尔三十三岁,施佩尔二十七岁,艾希曼二十六岁,门格勒(臭名昭著的纳粹医生)二十一岁,希姆莱和弗兰克三十二岁,戈林是较为年长的一位,不过也是四十初度。德国那时就是由这些年轻人执掌大权,希特勒要求他的干部要给人“面貌一新的感觉”。对于大多数德国青年人来说,纳粹并不意味着独裁、镇压和言论管制,而是自由和冒险。一些人初出茅庐,便被赋予重任,信心满满,要使国家迎来一个“光辉幸福的未来”。《希特勒的民族帝国》的作者阿利说,民族社会主义“有足够的理由被理解为青年人的专政”,这个专政最终引发了二十世纪最大的破坏和灾难。

  这些青年纳粹中不少原是左倾分子,后来成长为杀人魔王的艾希曼说:“我内心的政治定位是左倾的,社会主义和民族主义同样重要。”(第7页)纳粹作家沃尔夫冈·希勒斯曾和布莱希特与贝歇尔(后任民主德国的文化部长——笔者)合作共事,一起排练颂扬斯大林工业化的赞歌《伟大的计划》,1933年纳粹掌权,他只需把原来文本中的“无产阶级”调换成“德国”即可完全照搬照用。纳粹所造就的新德国使得那些在游行示威、唇枪舌剑、打架斗殴中站在另一边的人反戈一击,重新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为了将族民或者说人民团结在一起,就需要一个敌人,大敌当前,最好动员。犹太人就成了团结德意志人民的黏合剂,很快也成了经济资源。1936年希特勒颁布了臭名昭著的《纽伦堡种族法》,它剥夺了犹太人的公民权和选举权,是将德国种族问题推向“最终解决”的法律步骤,因而被历史学家称为“欧洲有史以来最血腥的法律工具”。划分犹太人的标准并非来自人种学和遗传学,这样太繁杂,会引起太多的争议,而是以祖孙四代人登记在案的宗教信仰为标准。这样就出现了完全犹太人,半个犹太人,四分之一个犹太人的概念。哪些人的婚姻是混合婚姻或特许混合婚姻,也都有明确的规定。于是便出现了不论出身论种族的“自动化分类过程”。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ryandi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