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国史近代 > 正文

左权牺牲43年后才得以摘掉“托派”帽子

2011年04月07日10:46书摘舒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1942年6月初的一个傍晚,毛泽东含泪对苏进说:前两天接到从前线来的申诉电报,正准备解决左权的问题,谁知他竟……毛泽东说不下去了。1985年,在左权牺牲43年后,他的“托派”帽子终于摘掉了。

左权牺牲43年后才得以摘掉“托派”帽子

资料图: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

作者系文史学者、作家

1942年5月25日,数万日军将八路军总部包围在山西辽县麻田以东南艾铺一带。因为还有后方机关、北方局、党校、新华日报社等数千人,副总司令彭德怀和参谋长左权决定分路突围。左权在掩护突围时不幸中弹,牺牲在辽县十字岭,年仅37岁。

左权牺牲震惊八路军

左权是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八路军最高将领。毛泽东在延安公祭时挥笔题词“为左权同志报仇,为千千万万在抗日战场上牺牲的烈士报仇”。周恩来在电报中说:“全国军界人士莫不一致认为他的死,对抗日战争是不可弥补的损失。”

1905年3月15日,左权出生在湖南醴陵的普通农家。他先在广州陆军讲武堂学习,1924年转入黄埔军校一期,1925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2月左权被保送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与邓小平同学。1927年左权被保送到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三年,与刘伯承同学。1930年回到江西中央苏区,任红五军团15军军长兼政委。左权把这支起义部队改造成人民军队,攻进漳州后,没拿群众一针一线,受到毛泽东表扬。左权虽然吃过洋面包,却非常理解毛泽东“农村包围城市”的思想,写了大量符合中国革命实际的军事论著,被中央评价为“中国著名的游击战术创造人之一”。毛泽东称左权是“我的湖南小老乡”,对这位爱将非常信任和重用。

1932年6月,王明撤了左权的职务,调他到红军学校任军事教官。1933年10月,在第五次反“围剿”最紧张时,毛泽东建议中央军委起用左权,任命他为红一军团参谋长。虽然左权比林彪大两岁,资历也比林彪老,又有洋文凭,但他非常尊重军团长林彪。他工作踏实,又善于协调,共事近5年,是林彪最得力的军事助手。长征中红一军团一直是中央红军的开路先锋,突破敌人的围追堵截,抢渡乌江、飞夺泸定桥、跨越大渡河、突破腊子口……左权一直在前线部队指挥。

1936年8月,毛泽东任命左权代理红一军团军团长。西安事变后,中共代表团赴西安谈判。杨虎城要求派一位军事专家共商保卫,毛泽东选择了左权。红军改编八路军,讨论副参谋长人选时,毛泽东力排众议,让32岁的左权任此职。以后左权又担任了八路军前方总部参谋长兼八路军第2纵队司令员,协助朱德、彭德怀指挥八路军。

延安高层纷纷为左权题诗撰文

毛泽东称左权是中国共产党抗日的楷模,并号召大家撰文纪念。

1942年6月15日,朱德总司令作诗《吊左权同志在太行山与日寇作战,战死于清漳河畔》:

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吾华。

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

朱德特意写上左权夫人“志兰同志留念”,还写了数千字的悼念文章,刊登在延安《解放日报》上。

1942年6月21日,周恩来在《新华日报》上发表文章:左权同志不仅是革命军人,而且是革命党员。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在黄埔时代,这成为他以后20年政治生活中的准绳。他之牺牲,证明他无愧于他所信仰者,而且足以为党之模范。

从苏联治病归来不久的林彪得知左权牺牲,悲痛异常,连夜写下《悼左权同志》的长诗,以“凌霄”的笔名发表在1942年6月19日的延安《解放日报》上,这是迄今为止见到的林彪的唯一长诗。林彪曾当面念给左权的夫人刘志兰听。2007年12月9日,一百多位将帅后人在北京阜成门的一家宾馆聚餐,纪念林彪诞辰100周年,林豆豆当众念了父亲这首泣血的悼诗:

左权!亲爱的同志。

亲爱的战友,

你!

你躺下了!

在你鲜红的血泊中躺下了,

静静的无言的永别了。

我惭愧,我们本来是在一起的,

一起生活。

一起工作,

一起战斗。

然而当着你战死沙场的时候,

我却没有亲自在你旁边,

看着你、救护你、抚暑你行将停止的

脉搏跳动的手,

握着你脉搏跳动停止了的手,

马革裹尸还葬你的遗体。

当着噩耗传来的时候,

我从谈笑中立刻转入了沉默,

堕入了沉思:

“这是巨大的损失!可惜一个忠勤

笃实的革命者啊!”

回忆,

何忍回忆!

何从回忆!

但又何能抑制这自然的回忆?

大概是1931年吧!

我们第一次认识是在一个办公室内,

你坐在办公桌旁正在孜孜地书写。

你是那么谦虚,毫无一点骄气,

你完全大别于当时某些留洋回来的人们,

神气十足,鄙视别人是狭隘经验论者的习气。

然而你在国外学习的成绩却是很好的,

你在黄埔一期也是一个卓越的。

1932年我们东征打下了漳州,

这是我们共事的开始。

在工作中你显出了良好的品质,

你不说空话,

你忠心干实事。

后来回师江西的时候,

忽然一个政治谣言竟然撤去了你的军职。

你从容地、泰然自若地回到后方,

那时我们就此分别了。

然而一个忠勤笃实的印象深留在我的脑子里。

在前方常看到你的一些有益的译述,

我们非常地欢喜。

在五次“围剿”时你被调到同我们一起工作,

这时恰是红军最艰苦时期的开始。

从此无限繁难的工作昼夜围在你的周边,

敌人逼得我们是那么的紧,

只要我们一丝疏忽。就要无益地丧失成千成万

同志的生命,

就会放过了毁灭成千成万敌人的良机。

你所处理的事情是最繁的事情,

你真正尽了组织战斗的重任,

白天行军作战,

夜间又要计划周详,指挥有方,

电话机子成了你枕旁经常的陈设,

电话的铃声一夜不知多少次地催你醒来。

你倦极了,

清醒的神志到底抵不过过度的疲劳,

电话,一次再次的电话!

过度的繁劳使你好说梦话,

你的梦话我常听到,

你所说的句句都是战斗的安排。

见你过度的疲劳,我心中常在不忍,

然而你的战友也是困倦不堪的,

又何能替你分劳!

记得吧?

亲爱的同志!

多少次的险恶的战斗,

只差一点我们就要同归于尽,

好多次我们的司令部投入混战的漩涡,

不但在我们的前方是敌人,

在我们的左右后方也发现了敌人,

我们曾各自拔出手枪向敌人连放,

拦阻溃烂的队伍和敌人反扑,

子弹炮弹炸弹,

在我们的前后左右纵横乱落,

杀声震荡着山谷和原野,

炮弹炸弹的尘土时常扑在你我的身上,

我们屡次从尘土中浓烟里滚了出来,

我们是越打越起劲的,

当着人们面色苍白失去智慧的时候,

我们却更加奋发聪明起来,

也更加有点野蛮起来了。

在这样的时候我们忘记其他一切,

你在这时常警告着别人隐蔽身体,

一颗耿耿的忠心,

至今想来犹使人忍不住感激的泪。

无泪的,

左权同志!

你虽然死了!

但你的灵魂仍然活着,

活在我们的心间,

活在千千2ryy革命战士的心问,

无疑的!

我们,

千千万万的革命战士,

坚持着,

继续前进,

我们一向所欲解决的问题,

是一定要解决的,

一定会解决的,

你瞑目吧!

我们会做好的!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xu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