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多地商贩大规模采挖珍稀古树用于城市景观

2011年04月02日22:28CCTV《经济半小时》我要评论(0)
字号:T|T

在那张由保康县林业局开局的木材运输证上写明,那是一棵规格为25—30公分的大银杏树,运树的目的地是襄阳市,从目测来看,那棵树的直径肯定要大于30公分,显然和运输证上的情况不符。

记者:他那个证上面写的数30公分,你看了目测的话,这个树止30公分吗?

工作人员:木测估计应该是不止。

记者:应该是不止,那按照这个你们的规定的话,它这个树和它的手续不符合。

工作人员:指定扣留这儿。

不过奇怪的是,检查站的工作人员在作了简单登记后,便放行了那辆运银杏的货车。

记者:像他这种手续的话,您觉得应该属于齐全的吗?

工作人员:就木材运输检查证是齐全的,木材运输检查证这种情况。

记者:那是从林业法的角度来?

工作人员:对,那我们管不了这个问题,因为国家林业局发话,木材运输。

记者:他有证你们只能放行?

工作人员:对。

据了解,像银杏、对节白蜡等树属于国家级保护树种,没有林业部门的批准,根本不允许进行采伐、运输和交易。如果有特殊需要,必须通过林业部门办理相关的采伐和运输证件,像那辆运输银杏树的车,运输证件明显有疑问,但是却被放行了。对于其中的原因,检查站没有给更多的解释。

主持人:在节目中我们看到,只要一张证明,所有的关卡就像商量好了一样心知肚明地放行。在他们看来,那些生长了成百上千年的古树就是一个个任人宰割的摇钱树。那么经过这样的大肆砍伐,当地的生态环境遭到了怎样的破坏?

主持人:早在2009年,国家林业局发布了《关于禁止大树古树移植进城的通知》,要求各地坚决遏制大树进城之风。对古树名木、列入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名录的树木、自然保护区或森林公园内的树木、天然林木、一级其他生态环境脆弱地区的树木等,禁止移植。然而在利益面前,还是有些不法分子心存侥幸,把树源地的生态环境糟蹋得千疮百孔。

3月17号,记者和环保志愿者李鹏一起来到了南水北调工程的供水地——丹江口水库。丹江口水库地跨湖北、河南两省,记者到达的位置是河南省淅川县,那里也是南水北调工程渠首,也就是取水地。环保志愿者李鹏告诉记者,像保康、南漳等地都是紧邻神农架林区,他现在更为担心的是,乱挖大树、古树,将会给丹江口水库水源地带来长久的生态灾难,从而威胁到丹江口水库。

李鹏:丹江口水库处于这个湖北和河南的交界处,它的水源地主要来自两个部分,一个是南边的这个神农架,一个是北边的宝天曼,咱们看到的这个保康,神农架这一块儿,这个树木被毁和宝天曼这一块儿,如果是照这样发展下去,继续发展下去,不但是物种的消亡,而且使这个水源,这个南水北调的水源就会枯竭。

就在紧邻丹江口水库的一个岸边坡地,零星地种着几十棵柳树,而且大部分都已经死亡,坡地已经被雨水冲击出了一个大的豁口。

李鹏:这就是明显的水土流失,植被的缺少,造成了水土流失,这很简单,这是零距离是吧,这个河区流失的东西直接到库区了。

同样是地处湖北、河南两省交界的桐柏山,是千里淮河的发源地,那里森林资源丰富、植物种类繁多。然而最近几年,在利益驱使之下,听说这里成为了很多大树贩子乱砍乱伐的基地。那么情况真有这么严重吗?

3月19号,在环保志愿者的帮助下,记者来到了位于湖北省随州市万和镇的桐柏山南坡。一路上,记者随处可见树桩子,山上灌木丛生、大树很少见。沿着山路走了大约40分钟,记者在路边发现了一个线索。

李鹏:这就是这个挖树人在这块儿,这个做饭,这个住宿的地方,就是所谓安营扎宅的地方。

李鹏说,他从小就生活在桐柏山,之所以判断,那里是挖树人做饭的地方,是因为,在这周边还有很多明显的人为痕迹,都可以佐证他的猜测。

李鹏:那个地方有挖的痕迹,岩石被翘的痕迹。像那样的树,想挖到那么大一个痕迹,那个树大概是在,指定在50到60之间,60之间。

记者:我看这儿专门还有一条路。

李鹏:这就是为这个挖大树修的专道。

记者:他投资那么大,他划算吗?

李鹏:那当然,那划算,修这个路花好比花10万块钱吧,它在上面挖上种一百棵、几百棵名目古树不就行了吗?一棵树就是几十万,一棵树的成本就够了,修这条路。

沿着那条石头路,记者找到了山崖上的那个大树坑。

李鹏:这就是挖那个大流苏的坑。你看倒下来那个树冠被截掉的树冠,那就是流苏的树冠。

记者:你估计的话,这个树有多大?

李鹏:这个树绝对超过60公分,直径超过60公分。

记者:那它们通常为什么要把树冠砍下来呢?

李鹏:便于运输,它的树冠你看,相当于树冠没有砍之前,树冠那么大,它必须把树冠杀掉之后才能运输。

从这个挖树人做饭的地方往前走了大概100米,记者发现了一棵被连根挖起,倒在路边的大树。

李鹏:这个树就叫五角枫。

记者:那怎么他挖在这儿不弄走呢?

李鹏:这个或许是不够车了。

记者:你估计这已经挖了几天了?

李鹏:这大概挖了有10来天了吧。

说话间,李鹏突然又发现了一个重要线索,在右边的山坡上,有一个用来运输树木的滑道。

李鹏:挖了大树就从这个滑到上拖下来,你看那个残留的橡皮,看到没有?这个通到不知道毁了多少小树。

沿着这个滑道,记者爬到了这座山的山顶。很快,在对面的山腰上,记者看到了一处挖树的现场,场地一片狼藉,看到那种场景,自认为见过那种场面的李鹏也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既愤怒,也很无赖。

李鹏:这毁得不成样子了,你看,这块儿是一塌糊涂,从这个大树、古树、小树,糟蹋地一塌糊涂。包括那些稀有的这个藤本植物,都被毁坏了。如果照这个发展下去,这样发展下去,这个河南没有几块这样的森林了,湖北没有多少这样的森林了。

李鹏说,从这个地方挖走的大树大概有四到五棵,从残留的树冠判断,那些树的直径都在五十公分以上。

李鹏:这是一棵没有运走的,还没来得及运走的大流苏。

记者李鹏告诉我们,一棵生长了100年的大树,如果它的直径50公分,那么,挖这棵树破坏的土地和岩石可能会到3到5个平方,而且这种对生态的破坏可能将永远无法恢复。

李鹏:毁到这样的程度,你看这些岩石,很容易滚下去,这些沙土就不用说了,一次山洪就滚下去了。

记者:这一下雨就不得了

李鹏:对,不得了

更记者感到惊讶的是,在我们下山的这条山路两旁,到处堆满了从旁边山上砍下的原木,山坡上除了荒草,裸露的岩石,几乎看不到一棵大树,一个个新鲜的树桩显示,那些树都被砍伐不久。根据粗略估计,仅仅记者走过的这条才几百米的山路两边,堆放的木材足足有几百个立方。在那里,无论是只有几公分的小树还是几十公分生长了上百年的大树、古树,几乎无一幸免。有些被连根挖起的大树,也被随意地丢在了山沟里。在半路上,记者还见到了开着手扶拖拉机来拉木头的当地村民。

李鹏:这运到哪儿去这个?

村民:万和。

李鹏:万和是吧?万和镇。

村民告诉记者,那些树都是运到随州市的万和镇,他们只管拉树。

李鹏:这拉一车给多少钱?

村民:100多块钱。

李鹏:一天跑几趟?

村民:一天跑一趟,早上上来到这儿还没回去呢。

李鹏告诉记者,最近这十年,在桐柏山一带,挖树砍树的行为一直很猖獗,几乎每一次上山都会发现新的林子被砍。像那些半山上为了挖树、砍树修的路,包括那些临时搭起的窝棚,应该都是去年底搭盖起来的。从山顶往下走,记者发现,一路几公里的山路沿线,山坡上的树几乎都被砍伐殆尽,让人触目惊心。

李鹏:这是极大的犯罪

主持人:人与自然应该是和谐共生的同胞兄弟,但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我们已经失去了非常多的自然环境。如果继续这样人为地破坏,我们的生存空间只会越来越狭窄。我们注意到,为了保护自然环境,国家出台了一系列的法律法规,更多的人也越来越重视环境的保护,只有监管部门加强监督,每个公民自觉保护,我们才能与大自然够和谐共存。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huaiqi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