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口述历史 > 正文

何方忏悔:庐山会议后曾揭发批判张闻天

2011年04月02日11:41人民网周海滨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张闻天对我的发言是有几分愤怒的,“文革”以后,张闻天对我的发言感到非常难过,心里凉了一半。其实我在揭发的时候心里也很难过,思想斗争激烈,后来一直为这件事后悔,直到现在也没有解脱。

  ■ 第一次与张闻天谈话

  现在回想起来,我和张闻天同志的第一次谈话是在1942年延安整风运动前。大概是1941年4、5月间,我所在的抗大三分校领导通知下来,说洛甫同志要找一个在抗大做教育工作时间比较长的干部去谈话,领导上研究后决定让我去。于是我就按照规定的日期和地点,早饭后一个人到了杨家岭张闻天的住处。由于事先已有安排,所以我就通行无阻地被领到张闻天住的窑洞里。那时他和刘英的窑洞有相通的两孔,像住房的套间一样,里间住人,外间办公。我进门后,他们夫妇一起见我,张闻天就问起了抗大的教学情况和我对学校教育的意见。

  在我汇报后,他提出过去那种学习是不是离实际远了一点,因此今后需要改变,少学点马列主义书本知识,多了解一些实际问题,比如把在学校学习的时间缩短,尽快到实际工作中去,着重在实际中学习。

  他的谈话带有对过去学校教育过多否定的意思,这是我不能接受的。那时我才十八岁半,根本不知道天高地厚,所以就毫不客气地把他的意见给顶了回去。我认为抗大过去的做法还是对的,马列主义还学得不够。因为新参加革命的青年,不多学点马列主义,怎么能树立起革命的人生观呢。很明显,张闻天的主要目的是调查研究、了解情况,并没想完全说服我,只是和颜悦色地交换意见,所以谈得还挺好,一直谈到勤务员已经打来午饭的时候,他们就留下我吃饭。

  从杨家岭回来,大家都问我谈了些什么。听我叙述后,他们也搞不清是什么意思。直到后来我改行学习党史,才领悟到这是张闻天要紧跟毛泽东的表现。根据张闻天整风期间所写的《反省笔记》上讲,大约从1940年起,毛泽东就老是批评他主管的宣传教育工作,张闻天找我谈话时说的,已经流露出毛泽东要“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意思。不过我的感觉还是太迟钝,不但当时,就是事后也没把这次谈话和很快就开始的整风运动联系起来。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ryandi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