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口述历史 > 正文

小学教导主任谈文革:造反派头头都有私欲

2011年04月02日11:14北京青年报丁文/讲述 谭璐/整理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从我这个角度分析,凡整人的造反派头头,都有自己的个人私欲目的。其一种是为要掌权、要职位、要“前途无量”,另一种是有过受压抑的经历,有怨气,图报复。

全国也难找的没挨斗的书记

自从我进入隔离状态,就做了准备,迎接“抄黑材料”的“革命”行动的降临。“黑材料”中,尤其以当事人的笔记本很被看重,从中可以断章取义,无中生有地拼搭出“黑话”,就能陷害好人、株连无辜。我去搞“四清”时,曾把24册笔记本带回了家。这些本子大多都是听课时的笔记和听报告的记录,一般都有旁注,是我边听边记的所思所感所悟。按理说这材料并不“黑”,但旁注难免有褒贬的痕迹,加上“黑”与“白”的界定是以人划线,北京市基层干部都是彭真“黑帮”的“喽啰”,那些从上到下的报告,都会定为“黑话”,所以得把凡有我笔迹的本子和书籍等销毁。

我晚上回家把本子泡在洗衣盆里湿透,一本一本地在洗衣板上搓成纸浆,一盆一盆地倒在便池里,冲得无影无踪后才睡,或者干脆就通宵干。就这样用了三个夜晚处理完毕,其中还有放大了的夫妻合影和全家福照片,过去跟战友的合影也剪开处理,免得牵连同志,有些照片的底片也剪成碎末冲走了。做这一切给我带来安全感,但是我付出的代价也是惨痛的,多少年过后,想起那些笔记本和照片,我的心仍会一阵阵痛楚。

七一小学一直没乱起来,工人同志也起了作用。有一次来了几个女学生,把以前获得的各种奖状等撕了往我的脸上掷,正和我一起除草的陈曾同志立刻制止了。一次开大会,有人拿着高帽子到会场,当会上把矛头指向学校干部时,保育员田大娘一下子跳到案子上,高呼“工人、贫下中农团结起来!”全场震惊,唐秀醒立即站起来宣布“散会”,救了场。

又一次我在烈日下除草晕厥过去,第二天炊事班贴了一张“要我帮厨”的勒令,实际是对我的救护和保护措施,炊事班那个乐融融的群体把我心理的焦虑症也给治好了。

七一小学在大风大浪中矗立的这段历史叫人难忘,这是多少善良的心灵和多少智慧的群众坚守的结果。

1969年上半年的学期末,学校建立三结合的革命委员会。就在这个时候,工宣队通知我两天之后在全体教职工大会上做斗私批修的发言,我早有精神准备,发言的主题是斗“委屈”的私心——仅限自己的委屈而不上批下联地胡扯一通解气。我讲:“自己本是个大保姆,觉悟差、水平低还接受了书记之职,辛辛苦苦地赶上了‘当权派’,成了运动整顿的重点,心里委屈,这种委屈情绪就是私字当头了。”

工宣队王指导员训诫我:丁文,你还委屈什么,你恐怕是全国也难找的没挨斗的书记了吧?在这个会上,我才知道了中小学的党委书记或者支部书记没有不遭到批斗的,我是罕有的个例,大可不必那么委屈。紧接着,恢复了我的组织生活,很快,又令我组建七一学校的中学部,任指导员。

几年后我和王敬玉相逢,她说了一句,“你在文革中还行,没出洋相。”我对这句评语很珍惜。

供图/丁文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xu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