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男子被错当毒贩羁押4年 获国家赔偿17万元

2011年04月02日04:23红网-潇湘晨报曾鹏辉我要评论(0)
字号:T|T

男子被错当毒贩羁押4年 获国家赔偿17万元

现在的宋庆芳每天在家休息,总说先休息一阵,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图/记者华剑

直到现在,宋再湘仍清楚地记得,儿子宋庆芳是2005年正月十二(公历2005年2月20日)离家去广东打工的,“谁会想到,他第一次出远门,就背时到家了!”

2005年,宋庆芳被老乡陷害,因“运输毒品”被抓,一审被判死刑,二审改判死缓。直到2007年,长沙海关破获一起毒品大案,真凶露面,宋庆芳冤案才有所转机。2009年,在羁押1517天后,宋庆芳被宣告无罪释放。今年3月份,他拿到国家赔偿金169888.83元。

生与死,蒙冤1517天,宋庆芳和他的家人经历了怎样一场心理劫难?

本报记者曾鹏辉 娄底报道

致命旅程

儿子被抓后,宋再湘在云南呆了48天,“白天四处求人见崽,晚上躲在招待所里哭。”

湖南双峰县梓门桥镇低坪村,宋庆芳的家。远近村民都知道,宋庆芳是从死牢里“逃出来的”。

32岁的宋庆芳,看上去有点胖。母亲说:“他以前长得很好看嘞,双眼皮好讨人喜欢的,只是现在胖得连双眼皮都看不到了。一天到晚要不就是睡觉,要不就是坐在火箱边烤火,连家门都不愿出,能不胖吗?”

和不少农村孩子一样,宋庆芳高中没读完就辍学了,考了驾照,去广东打工。父亲宋再湘清楚记得,那是2005年,还没过元宵节。

宋庆芳非常懂事,到广东之后,每隔一周就会给家人报个平安。然而,2005年7月,宋再湘再没接到儿子的电话。他试着给儿子拨过去,但电话无法接通,他又辗转问了在广东打工的同村人,对方都说不太清楚,但让他放心。宋再湘虽然担心儿子,但也没太在意。

不料,没过多久,他收到一份发自云南的通知,内容是宋庆芳因运输毒品被刑拘。

天降大祸!家人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向来老实本分、连烟都不会抽的宋庆芳怎么会贩毒?

宋再湘决定去一趟云南。他说,无论如何,都要见儿子一面。他带了1.8万元,在云南呆了48天,但始终没见到儿子。好心人给他出主意,找个好点的律师,或许能救儿子一命。他又到处找律师,但一般的律师说没把握,而有把握的律师又要价40万。这几乎让这个庄稼汉断了自行聘请律师的念头。

“在云南48天,白天四处求人见崽,晚上躲在招待所里哭……”

哭干了眼泪,宋再湘又痛骂儿子:害群之马,死了活该。

花光1.8万元后,宋再湘回到双峰老家,他形容自己:50岁的年龄完全变成了一个老头。

“不找了,不想了,谁叫他贩毒呢。”宋再湘安慰家人。

一年多后,家人渐渐恢复平静。

羁押四年

宋庆芳说,自己被抓后,次次审问,次次喊冤,他不断提到,自己是被江卫军等人陷害了。

直到现在,说起自己“贩毒”过程,宋庆芳还是费了很久的神:

2005年7月,他接到在广州打工的同村人江卫军的电话,介绍他到云南开车。他赶到云南,对方却说,车子坏了,工作泡了汤。他很沮丧,准备回广州,这时,江卫军吩咐他,顺便从云南瑞丽一朋友那里带个旅行包回广州。旅行包不重,装的都是衣服,他也就随意带着包上路了。不料,7月8日,他经过云南芒市时被武警抓了:旅行包有道夹层,里面藏有800克海洛因。

当年12月2日,云南德宏州中院以运输毒品罪判处宋庆芳死刑。宋庆芳说,被抓后,次次审问,次次喊冤,他不断提到,自己是被江卫军等人陷害了。

2006年4月4日,云南高院改判宋庆芳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2007年夏天,长沙海关破获江卫军等19人跨国走私、贩卖、运输毒品大案。当年12月,案件被移送湖南省检察院公诉三处审查起诉。检察官肖建平、刘有仁、冯丽君等人发现,江卫军供述了一个惊人内幕:宋庆芳“运输毒品”完全是被骗的,他并不知道旅行包夹层里藏有毒品,因此,云南方面对宋庆芳的判决可能存在错误。

湖南省检察院公诉三处副处长刘有仁说,通过对宋庆芳案件的了解,一个细节让他印象深刻:宋庆芳被抓后,按警方意图,让他打电话诱捕江卫军。宋庆芳说:“包里有毒品,你们必须给我打钱来,否则,我会扔掉毒品。”后来,江卫军果然打来600元辛苦费。

刘有仁分析,宋庆芳在接旅行包前,对方并没给钱。这一情况可以间接证明,宋庆芳并不知道包里藏有毒品。多名嫌犯的口供一致,宋根本不知道旅行包里藏有毒品。

湖南省检察院公诉处检察官多次往返于云南、湖南,宋庆芳蒙冤的事实越来越清晰。2009年9月2日,云南省高院宣告宋庆芳无罪释放。

洗冤之后

宋再湘说,原以为最多一年儿子就能恢复到当年的样子,可直到现在,儿子还是“吃了睡、睡了吃”。

“家里没有背景,也没有钱请大律师,就凭我死不承认而宣告我无罪?”宋庆芳说,接到云南省高院的无罪判决,他不敢相信。

他说,自己不敢想太多,走出高墙铁网的那一瞬间,拔腿就跑,因为他担心警察会把他重新抓回去。

至此,失去自由4年后,他重新回到社会。

他回忆,自己几乎是一路狂奔上了车,下车之后,又一路狂奔回到了家。

母亲抱着4年未见、死里逃生的儿子痛哭。

当时,宋再湘正在衡阳建筑工地做零工。他回忆,接到儿子打来的电话,一屁股坐在地上,失声而泣。

村里的乡亲都来看望,但宋庆芳似乎已不认识这些长辈、同辈了,他不喊人,也很少说话。

“他的表情很冷漠,一天到晚就在房间里呆着,难得说上一句话。”宋再湘说。

一家人小心地看护着宋庆芳,平时随他自娱自乐,只有吃饭时,才会去打搅他。宋庆芳学会了抽烟,一根接着一根,他还喜欢看电视,频道被他一人霸占,要么是放动画片,要么就是武打碟片。

宋再湘再也没外出打工。他说,自己最大的事就是陪着儿子。

由于误抓误判,宋庆芳获赔169888.83元。

这个赔偿款直到今年3月才到位。

“无罪羁押了4年多,他的身心遭受了伤害。”宋再湘说,原以为最多一年时间儿子就能恢复到当年的样子,可直到现在,儿子还是过着“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

宋再湘特别着急的是,给儿子介绍了3个对象,都不欢而散。

“能保住一条命,就已是万幸了。”看到整天无所事事的儿子,宋再湘这样安慰全家。

[记者手记]

从莫卫奇到宋庆芳

3月22日下午,记者采访宋庆芳是在他家门前的马路上进行的。田畴已经灌水,油菜花一片金黄。

每隔三五分钟,宋就要回家一次。他只是回家看看,没什么具体的事,一两分钟后,他再出来,接受采访。

“一年多来,他都是这样的。他的活动范围就是家里、门前的马路。”宋再湘解释。

宋庆芳的房间里,摆着个自制杠铃。父亲说,以前他天天都要举几十把杠铃,体型很好。父亲还说,儿子读书时很聪明,孝顺父母、关爱弟弟。但现在,他的这个儿子已不再是体型男、聪明男、孝顺男了。

宋庆芳死里逃生,和“湘潭人莫卫奇云南运输毒品案”情节几乎一样,同样是被人蒙蔽去了云南“运毒”,同样是德宏州中院作出死刑判决,同样是真凶落网后,他们才被改判为无罪释放。所不同的是,莫卫奇被羁押451天,宋庆芳的时间更长。

现在,莫卫奇在湘潭近郊找了块地和房子,他打算在“没人认识的地方,清静过日子”。而宋庆芳,17万元赔偿款能否补偿他一个开心的未来?

莫卫奇、宋庆芳之后,还会不会有下一个?

(红网-潇湘晨报)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ean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