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国史当代 > 正文

舒云:“五七一工程”真相

2011年03月30日09:42解放日报舒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为什么林立果的“三个方案”每一个都没有展开,就被毛泽东粉碎?如果没有千里眼顺风耳,毛泽东凭什么料敌如神?本文根据目击者的回忆,试图剥离出历史的真相。

十四、周宇驰骗了一架直升机

9月12日傍晚,周宇驰送走王飞他们,离开空军学院“秘密据点”,到了西郊机场工字房,指挥安排第二天去广州的飞机,并与已经到了北戴河的林立果联系。23时左右,他得知周恩来派杨德中到西郊机场,封了飞机,赶紧给林立果打电话。稍后叶群也接到周恩来查问三叉戟的电话。两边情况一凑,林立果和周宇驰在电话里商量了一下,知道不好。林立果继续商量对策,周宇驰则马上开车回到空军大院的家中。所以胡萍派人第二次再找他,没有找到。之前,周宇驰告诉妻子王圣兰(空司门诊部军医),明天早上7时30分到西郊机场坐飞机去广州。林立果照顾我,让我带家属走,你赶快收拾东西,带上随身的衣服和孩子准备跟我走。王圣兰正在收拾东西,周宇驰回来了,这时林立果来了电话。王圣兰回忆,周宇驰在家接电话都关着门,本来是听不见的,但因为天热,窗户开着,从窗户那里飘过一些声音。所以她听见周宇驰大声问,去哪?去哪?北上?北上啊!

在北戴河的李文普听到林立果打电话,说首长马上就走,你们越快越好!不知道李文普听没听到林立果说“北上”,既然能听到“首长马上就走,你们越快越好”,“北上”也应该能听到。但“北上”这两个字很含糊,也可以让人理解为去大连。

9月13日零时,部署南逃广州的会议快结束时,周宇驰突然来电话,电话在外屋,于新野接的。周宇驰说总理查问飞机了,北戴河来电话,暴露了,不搞了,任务取消。刚才讲的全作废,就当今天什么也没有讲过,各自回家,赶紧把名单毁掉。贺德全要烧,王飞说别烧,到处是灰,撕碎从马桶冲下去。却忘了于新野那里还有一份名单。因为名单全凭脑子想,想一个写一个,太乱,于新野又抄了一份,放在口袋里,最后被缴获。

人散了以后,于新野开车直奔空军学院“秘密据点”。李伟信、王永奎、许秀绪、王琢、陈伦和正不知如何是好。于新野喘了半天气,才说明天去广州的计划可能暴露了,那就没有飞机了,快,快找周宇驰。王永奎提出,这么多人不安全。需要分散一下,有几个去二高专“秘密据点”。于新野表示同意,说李伟信和他留下,其余的人王永奎、许秀绪、陈伦和、王琢和陈伦和的对象小郁、小鲁(鲁珉女儿)一起到二高专去。李伟信对王永奎说,你们到二高专后打个电话,把那里的电话告诉我。如果天亮时还没有给你们打电话,就是出事了,你们就自己行动吧。许秀绪摸摸口袋,说我没带钱。李伟信掏出20元给他,看看王琢、小郁和小鲁,又给他们每人20元。

送走了他们,于新野连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有找到周宇驰。周宇驰忙着安排家事,存款早取出来了。他开车把母亲、弟弟和儿子送上去渭南老家的火车,然后把王圣兰送回空军大院家中。他没下车就急急走了,临走喊了一句,王圣兰也没听清楚,猜是不用等他。于新野正着急,周宇驰自己闯来了,脸色阴得吓人,急急地说,明天去广州的计划不行了,肯定没有飞机了。立果已经给我打了电话,他们争取北上,叫我们能走都争取走,咱们只能用直升机北上了。这时王永奎从二高专打来电话,周宇驰粗暴地说,没事别来电话,就扔了话筒。周宇驰开车到空军学院秘密据点。打电话给当晚住在西郊机场招待所的陈士印(直升机大队长),给他看了林彪“手令”,然后周宇驰、于新野、李伟信和陈士印一起到沙河机场,陈士印又找了中队长陈修文。骗了一架直升机,加足了油飞上天。

9月13日清晨,陈伦和(空司办公室外事秘书)被马达声惊醒,见天上飞着一架直升机。不是说飞机都让中央给停了吗?怎么又有直升机在飞?他告诉了王永奎(情报技术处副处长)。到天亮,还没有电话,他们估计林立果他们已经去了广州。

王永奎决定到广州去找林立果,通过情报部搞来通行证和火车票。9月13日17时,由王琢开中吉普到北京火车站,六个人上了开往广州的15次特快列车。上车前,王永奎打电话叫妻子于秀芬把孩子送回东北老家后也去广州找他。15日早上7时到达广州,跑到沙堤扑了个空,根本没听说北京有人要来。几个人沮丧地又开车回广州,陈伯羽不在,顾同舟情绪沉闷,也没摸到确切消息。好不容易找到陈伯羽,陈伯羽压低声音说,前一两天中央发了两个命令,第一个是毛主席和林副主席签发的,第二个是主席和总理签发的,主要讲战备。空军指挥所原来是吴法宪、曹里怀,现在是李德生。还有国内一切飞机停飞三天了,今天又有飞机飞,大军区叫广空听他指挥。这是怎么回事?王永奎决定,今天先住下,本来想住广空二所。听说广空司令部要扣他们,就住到了外面。9月15日,广州军区空军向大军区报告,从北京空军司令部跑来几个人。大军区命令坚决扣留。13时下了通缉令,20时35分,周恩来电话,必须将北京来的几个人找到。9月16日,广东省革命委员会保卫组向全省公安系统发出了通缉令。

许秀绪、陈伦和家在上海,提出回上海。向熟人借了300元钱和粮票,冒充到上海学习的技术人员,带着空白介绍信和假证明,改道去了上海。9月17日凌晨,他们从广州北的小站源潭上车被抓获。

那两架起飞的飞机,三叉戟飞出国境,9月13日2时32分坠毁在温都尔汗,机上九人全部死亡。直升机被英雄的飞行员陈修文6时迫降在北京郊区,机上五人,两个飞行员和陈修文牺牲,陈士印负伤,周宇驰、于新野、李伟信看跑不掉了,商量自杀。周宇驰、于新野自杀,李伟信放了空枪,活了下来。

警卫林彪的二大队大队长姜作寿说,九一三事件可以说是突然发生的。张耀祠也说很突然。突然在哪里?林立果想在上海暗害主席,计划还没出来,主席突然回到北京,林立果紧张了……如果林立果动手,能搞成吗?张耀祠说,林立果虚构,不可能!他只是意图(纸上谈兵),搞不成。还是娃娃,把自己力量看大了。

九一三事件以机毁人亡落幕,但留下了盘根错节的谜。(完)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xu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