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国史当代 > 正文

舒云:“五七一工程”真相

2011年03月30日09:42解放日报舒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为什么林立果的“三个方案”每一个都没有展开,就被毛泽东粉碎?如果没有千里眼顺风耳,毛泽东凭什么料敌如神?本文根据目击者的回忆,试图剥离出历史的真相。

十二、专列悄悄离开上海

王洪文埋怨许世友,主席等你快等了15个小时了。毛泽东马上打断,不要这样,不要紧嘛。这段时间我们也休息一下,我们还是谈正事。对庐山会议你们想得如何呀?是不是在思想上解决了问题呀?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呀?是不是能解决了呀?我认为犯点错误是不要紧的,有的属于认识问题,现在有的同志对有些问题还认识不到嘛,那就等待,耐心地等待嘛。认识一点就写出来,以便改正错误。许世友说,庐山会议的问题,按毛主席的指示办。毛泽东说,我有什么指示呀?许世友说,您的指示就是《我的一点意见》。毛泽东说,那个不是在后头吗?是你们犯了错误后,我想了五天才写的。你们是什么时候讲的,是24、25、26日三天嘛。许世友坚定地说,这个指示我拥护,我就是按您的意见办的。毛泽东说,不见得吧,我那个意见你学了没有?我那个意见上说,什么叫唯心论,什么叫唯物论,你讲一讲,我听听!许世友哈哈笑起来。毛泽东说,你不是说执行我的那个指示吗?我要你们学习,你们又不动,人家要搞那个“论天才”,找了几条称“天才”的语录,你找到了吗?王洪文看许世友没再说什么,就开始汇报。

毛泽东再一次点了林彪问题的实质,接着又重复讲到党内历次路线斗争。

但显然,毛泽东有些心不在焉,11时多,毛主席说,我今天不留你们吃饭了。王洪文,你请许世友到锦江饭店喝几杯酒,你们都去。许世友拉汪东兴一起去,汪东兴谢绝。王维国一直在休息室等着,王洪文把他拉上车,和毛泽东在车厢门口握了一下手。毛泽东对王维国非常冷淡,连话也没有讲。送走他们,毛泽东立即对汪东兴说,他们走了没有?我们走!汪东兴问,不通知他们了吧?不通知,谁也不通知!立即发了前卫车,13时12分,专列悄悄离开上海。

王洪文请客,说叫上王维国,许世友没有表示不同意,王维国也就一起去了。许世友一个劲嚷嚷饿,等了好长时间,12时30分饭才上桌。饭桌上非常沉闷,平时七八瓶茅台还不够,今天一瓶也没喝完。正吃着,王洪文接到机场保卫人员的电话,说专列走了。许世友说,哎呀怎么走了?王洪文说,既然走了,我们还是吃饭吧。许世友已经没心思吃了,匆匆结束饭局。

15时多许世友乘飞机赶回南京。许世友的秘书李文卿认为许世友急着回南京,是想再见毛泽东一面,似乎还想谈什么。专列18时35分抵达南京,在南京停了15分钟。据汪东兴回忆,毛泽东说不见,什么人都不见了,我要休息。汪东兴下车见了许世友,说毛主席昨天没睡觉,现在休息了。因为在上海谈话中毛泽东说许世友光抓“黑”(煤炭),不抓“红”(政治),许世友把带来的材料(一份抓“红”的报告,一份读书心得)交给汪东兴,请他转交毛泽东,以此证明自己还是努力抓“红”的。

王洪文也跟着许世友来到南京,听许世友传达,是不是监视只有天知道。许世友当面向副司令员兼参谋长萧永银布置,从现在起,上海到南京的铁路要派军队巡逻,特别是沿线的涵洞,更要加强戒备。防止有人破坏(连林立果一伙议论炸桥也得知了)。9月12日整整一天,许世友哪里也没敢去,守着电话一动不动。一夜“安静”,9月13日早晨5时,周恩来电话,要求加密。加了半天加不上,周恩来说,就这样吧,庐山上第一个发言的那个人带着老婆、儿子跑了。你们要听从党中央、毛主席的指挥,从现在起,立即进入紧急战备。怕许世友反应不过来,周恩来又补了一句,“老病号”跑了。许世友马上就明白了,似乎早有预料(韩先楚却一时没明白周恩来说的“老病号”是谁,周恩来又说,就是第二个张国焘嘛,韩先楚还是不大明白)。许世友马上按军委命令布置一级战备,派陆军看住战区内所有的飞机、舰艇。一个人开不跑舰艇,却可以把飞机开上天,冲上跑道就没有办法了,许世友下令把卡车开上跑道。

《571工程纪要》草稿(没有发现定稿)是在九一三事件20多天后上交的。

林立果一伙几次到空军学院的“秘密据点”活动,说来就来,事先并不通知。有时连续六七天在里边,有时十多天,通常是上午10时左右来,晚上22时离开。只有负责伙食和打扫卫生的接待小组能进到楼里,但对楼里的活动要绝对保密。为副统帅的儿子服务嘛,神圣光荣。准备伙食,亲自到食堂监厨,亲自送去,晚上人走楼空,才能进去打扫卫生。8月底,这伙人又来了,人比过去多,而且有三个没见过的女兵。不仅白天来,夜里也住在里边,分外紧张忙碌,车辆也来往频繁。并且不许接待小组进楼了,送饭送报,事先打电话通知,送到门口,由几个女兵拿进去。

9月12日老王忙完中午那一顿饭后,再没有人找他,也没通知他送饭。老王并没有觉得异常,这伙人来去无踪,过去也常有。9月13日下午,老王把当天的报纸用石块压在门口台阶上。9月14日19时30分,老王再送报纸,看见昨天的报纸还在原地。楼里黑黑的,楼门虚掩。他又去看车库,也没锁。老王轻轻拉开车库门,里面的救护车不见了,外面却停着三辆小汽车。万一什么人闯进来怎么办?如果锁上,这些人不知什么时候回来,进不了门怎么办?老王围着将军楼转了两圈,反复权衡,最后认为保守秘密最重要,他把门锁上,便去办公室上班。22时从办公室回家,又到将军楼看了一圈,还是无声无息。9月15日白天,老王有事外出,19时30分又去送报纸,还是昨天的场景。这伙人至少两天没回来,是否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

老王考虑再三,决定进去看看。

拉开门,臭味扑面而来。老王打开灯,屋里乱糟糟的,食品架上放着9月12日中午的饭菜,基本没动,鱼上长了很长的毛,满屋臭味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靠近门口,堆着一些纸箱,里面装满水果和糖果,像是准备运走。餐桌上杂乱放着本子、书报和汽水瓶,边上放着一个敞开口的大书包,好像要把桌上的东西装进去带走,而没有来得及(瞧,伪装得多么好);锅台上一堆纸灰,一边还散乱着一些没有烧尽的空白笔记本。另一栋楼的纸灰更多,不仅伙房间的锅台上下堆满了,整个墙都黑了,其它房间也满地纸灰,纸灰堆里还扔着三个没有烧掉的避孕套……这一切使老王得出印象,这伙人离开了,走得很急,很匆忙,而且像是再也不回来了。他立即回到办公室,向另一个负责将军楼工作的人汇报。负责人叫他赶快回去,把房间整理一下。老王找了两个人,正整理房间,负责将军楼的另两个人来了。老王领着他们察看了一遍,餐桌上的书和本子引起他们特殊的注意。一本《英语》课本,一本《格瓦拉日记》,一个日本进口的空白笔记本,还有一个就是红色拉链本。三个人围着餐桌,好奇地翻看拉链本(因为只有拉链本记了一些文字),然后放回原处,他们的印象是罗列了一些看不懂的条文。三个人商量了一下,应该打个电话。先找于新野,不在。又找程洪珍,还是不在。怎么谁也找不到了?最后找到刘世英,他冷冷地说,等他们回来再说吧。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xu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