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抢劫案因存疑点被发回重审 嫌犯自称遭李刚逼供

2011年03月28日02:16新京报[微博]孔璞
字号:T|T

[导读]石家庄男子王朝因06年一桩保定抢劫案而获刑13年,2010年11月此案被高院发回重审。多名证人证明案发时王朝在石家庄处理交通事故,王朝也称遭保定北市区公安副局长李刚刑讯逼供,李刚则否认造假。

石家庄青年因抢劫被拘

直到检察院的起诉书发到手里时,王朝说他才知道,自己是因为抢劫罪被提起公诉

处理完交通事故后,王朝的生活基本算是波澜不惊,除了一次合伙人的登门威胁。

2006年9月21日,王朝的合伙人李氏兄弟找到王朝家,对杨惠贤说,他们与王朝有约200万的工程款纠纷,并称如果不让王朝把工程款结清,就找人把王朝抓起来。

“光天化日之下,说抓人就抓人啊,我还不信了。”杨惠贤后来曾对王朝这样说。

杨惠贤的父母是老革命,她的朋友都觉得她颇有军人的勇敢和直率。

10月31日晚上,王朝去给客户送货,并和朋友约好,当晚七点去饭店吃饭。

但快到八点了,王朝还没有出现,且手机关机。报警后,朋友们纷纷议论王朝是不是被仇家绑架了。

王朝失踪的当晚,杨惠贤一夜没睡,她的记忆几乎是空白,“思维停滞了,什么都想不起来。”

就在朋友们四处寻找王朝时,王朝被蒙着头,带到石家庄市的一家小旅馆,他是当晚7点左右在二环路上被警车逼停的。

10月31日19点前后,李刚带领民警,在石家庄逮捕了使用“139××××1190”号码的犯罪嫌疑人王朝。

小旅馆里,王朝的头罩被拿开,他看到一位“长脸、戴眼镜”的男子走进房间。

“这位是保定市北市区公安分局的李刚副局长。”一位民警介绍说。

在给母亲杨惠贤的信中,王朝说,接下来的一夜,是他一生中最难熬的一夜,他“遭遇了从前在历史课本中得知的种种酷刑”。

今年3月12日,王朝在石家庄鹿泉监狱接受记者采访说“第一个动手的就是李刚,他给我的左手上了夹棍。当绳子抽紧的时候,我忍不住大叫起来:‘我的手断了!’”

王朝说,刑讯逼供过程中,他想认罪都不知道该认什么罪。

11月2日,王朝被送到保定市看守所,他说自己因被打得遍体鳞伤,看守所法医拍下照片,并依法拒收,又被送到保定市中心医院等医院抢救了11天,于11月13日送回看守所。

11月12日,杨惠贤收到警方送来的拘留证,上面写着“王朝因抢劫罪予以拘留”。

直到检察院的起诉书发到手里时,王朝才知道,自己因为抢劫罪被提起公诉。

“我当时就高兴了:我怎么可能入室抢劫呢,一点边都不沾,这下该出去了。”王朝说。

疑点一:手机话单造假?

警方提供的手机话单上没有出具人签名、盖章,并且不是移动公司出具的话单原件

2007年6月18日,王朝案第一次开庭。开庭后,便有越来越多的疑点浮现出来。

警方推断王朝行踪的一个依据是,“139××××1190”通话单。在庭上,王朝的辩护律师首先对该清单的真实性提出质疑。

手机通话单一般记录这样一些信息,机主的手机号,本机呼出呼入的号码,呼出呼入的时间,附件基站的站名,还有通讯时手机的串码。

也正是这组串码,让辩方律师王振荣生疑。

每个手机都有个单独编号,叫做手机串码。王朝的手机串码是,3515280150805473。。

而在通话单上,2006年8月11日14:30,出现了另一个手机串码,3551740065086301。

北市区警方解释称,刑侦大队通过串码技术分析,发现139××××1190电话卡曾于14:30时,在被抢手机上使用。也就是说,警方认为,那个尾号86301的手机串码,是属于陈小菊的手机。

但辩方律师指出,陈小菊使用的三星手机为一行货手机,其包装盒显示,串码尾号是8638,且只有15位。

而通话单上“陈小菊”的手机串码则是16位。

在庭上,控方称,手机串码后两位是任意的,后两位号码不对,也是同一部手机。

一位移动公司的技术人员告诉记者,所有行货手机,手机串码是唯一的,不可能出现两个串码,而且位数还不对。

辩方律师还指出,通话单上,王朝的手机串码对应的,是一部直板的诺基亚手机。陈小菊在问讯笔录中称,疑犯使用的是一部翻盖手机。

还有一点让辩方律师生疑的是,北市区公安分局提供的“139××××1190”通话单上,没有出具人的签名,也没有出具单位的公章。

王振荣说,作为证据,必须要有出具人、出具单位的签名和盖章。

在“13930111190”通话单上,有着这样一句说明,“该话单系我单位从石家庄市移动公司调取,与原件无异”,上面盖有保定市公安居北市区分局刑警大队的公章。

王振荣说,那原件在哪儿呢?刑警大队有资格证明,该话单与原件无异吗?

北市区公安分局对此曾这样解释,该电话清单系公安机关调取移动公司存储器内数据,经加工整理而成,用以确定犯罪嫌疑人。

疑点二:只有一枚指纹?

警方从案发现场只取到一枚指纹,王朝母亲怀疑公安机关中有人骗取了她儿子的指纹

在庭上,公安机关指认王朝为抢劫疑犯的另一证据,也遭到质疑。

侦查过程,公安机关调取河北冀兴高速公路公司保定管理处的监控信息,证实:一辆车牌尾数为“937”的小型车,于2006年8月11日早8点,从石家庄上高速,9点半从保定下高速。当天13点半,一辆车牌尾数为“937”号码的小型车又从保定上了高速。

而王朝那天驾驶的车辆,车牌号刚好是“冀AW5937”。

辩方律师王振荣说,“937”不是一个完整的汽车牌号,该车的车型、隶属哪里管辖都不得而知,怎么能证明,那车是王朝的车呢?

公安机关还提供了一个证据,证明王朝就是那个入室抢劫犯。

公安机关提取了王朝的指纹,与从酒瓶上获取的指纹,一同送去对比,发现两个指纹吻合。

但王朝的辩护律师,还是从这一证据中发现了一些疑点。

首先,民警石俊鹏在现场勘验时,在卧室门口发现的是一只红酒酒瓶,并摄有照片。为什么公安机关指纹送检报告上显示的是XO酒瓶?

其次,警方只从酒瓶上采集到一枚中指的指纹,而且是指尖朝上。那么指尖朝上,怎么能握住酒瓶呢?还有,为什么没有在现场采集到其他脚印或指纹呢?

王朝在狱中曾回忆了这样一个细节,2006年9月28日,一个朋友曾给他介绍认识一位保定的“歌厅老板”。王朝到场后,这位老板指着桌上的一瓶XO酒要请大家喝。王朝用手将酒推开,表示自己请客。

王朝说,后来接受审讯时才发现,那“歌厅老板”便是北市区刑侦大队干警王小龙。

杨惠贤怀疑,警方可能从她儿子王朝处骗取指纹。

一位曾参与审理王朝案的法官告诉记者,“我做过这么多年的刑庭法官,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现场只能找到一枚嫌疑人指纹的情况基本不存在。一般现场会有许多指纹和脚印的。”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 组图:李刚痛哭流涕数度哽咽 鞠躬30秒致歉1/12
  • 组图:李刚痛哭流涕数度哽咽 鞠躬30秒致歉2/12
  • 组图:李刚痛哭流涕数度哽咽 鞠躬30秒致歉3/12
  • 组图:李刚痛哭流涕数度哽咽 鞠躬30秒致歉4/12
  • 组图:李刚痛哭流涕数度哽咽 鞠躬30秒致歉5/12
  • 组图:李刚痛哭流涕数度哽咽 鞠躬30秒致歉6/12
  • 组图:李刚痛哭流涕数度哽咽 鞠躬30秒致歉7/12
  • 组图:李刚痛哭流涕数度哽咽 鞠躬30秒致歉8/12
  • 组图:李刚痛哭流涕数度哽咽 鞠躬30秒致歉9/12
  • 组图:李刚痛哭流涕数度哽咽 鞠躬30秒致歉10/12
  • 组图:李刚痛哭流涕数度哽咽 鞠躬30秒致歉11/12
  • 组图:李刚痛哭流涕数度哽咽 鞠躬30秒致歉12/12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frejadu]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