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世界历史 > 正文

柏林墙里的野兔:见证自由的没落与回归

2011年03月23日12:15《看历史》佳菲 曹屹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人类带着坦克和喧嚣到来之时,敏感的兔子躲进了自己地下的巢穴。一无所知的兔子第二天偷偷伸出头来,才发现自己被关在两道高墙之间的一个狭长的封闭空间,身边到处都是士兵的身影和警犬的吠声。

■ 见证柏林墙倒塌的兔子

直到有一天晚上,1989年11月9日,如同遥远过去曾发生的一样,波茨坦广场又出现了令兔子费解的混乱。突然间,曾经坚固的围墙上出现无数个洞孔和缝隙,两边都有人拿着锤子敲。不久,墙全部倒塌了,兔子不需要打洞到另一边看新鲜了,它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离开草地。那一天,整个波茨坦广场从晚上到早晨到处都是野兔。人们每天随便抓一两只带回去烧菜吃:或用酸奶油煮,或者烧烤,人们一直吃了几星期,直到腻得不能再吃下去为止。

不久前还被称赞为自由和勇敢的兔子们,又回到了祖祖辈辈野兔们的生活轨迹——逃亡,在城市里躲藏,自谋生路。它们过多的数量立即成为新世界的烦恼,被作为公害四处驱逐、猎捕。它们过去快乐繁衍的草地很快被资本家占领,高楼大厦在波茨坦广场拔地而起。兔子们眼睁睁地看着这曾包围过它们的围墙被拆毁,无法挽救自己失去的乌托邦乐园。三十多年来,柏林墙里的兔子已经更新换代,新生的兔子从未见过围墙外世界,只有那些适应墙外世界的兔子能够生存下来,另觅安身之处,繁衍生息。

在2009年,为了纪念柏林墙倒塌二十周年,由波兰、德国联合制作了纪录片《柏林野兔》(Rabbit à la Berlin),导演是波兰人鲍尔泰克·科诺普卡(Bartek Konopka)。这部黑白风格的纪录片娓娓地阐述了兔子在柏林的故事,其中穿插着历史镜头,对这段历史亲历者的采访,因为当年甚少留下关于野兔的录像资料,导演还专门培养了几头兔子作为“演员”,片中兔子竖起耳朵好奇地东张西望、在草地上打滚戏耍的近景,都是这些“演员”的表现。这部片子获得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

37岁的导演鲍尔泰克·科诺普卡这样说,他与这部影片的其他主创——大部分是30岁以上的波兰人——是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诞生了创作这部短片的想法的。当时他们的父辈甚至祖父辈为深陷资本主义的慈悲和虚妄之中而挣扎。国家的工业产业崩溃了,国家保障工作消失了,失业率急剧上升,许多人都无法面对这些现实。他讲述野兔的故事,实际也是父辈的故事。这些兔子就像东德人、波兰人和其他生活在封闭世界里的人们,虽然那个封闭的世界给了他们生

存的养分和小小的藏身之地,却剥夺了他们获取自由、认识并且适应新的时代的权利。

“我们仍在尝试理解他们。”科诺普卡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我们创作这部短片的动机主要是为了面对我们的历史。在制作过程中,我们一直想起这次社会变革中的‘受害者’,这些可怜人们也是自由的‘受害者’。”

■ 自由的新柏林

当墙倒下之后,基本上所有的兔子都跑向了西边——“兔子的选择和人类一样”,这事儿有点好玩。如今,西柏林有十个小兔子聚居地,而东柏林只有一个,不过事实上,柏林墙倒塌后留下的野兔的后裔并不是很多,科诺普卡说:“兔子是敏感的动物”,当它们发现柏林市民蹂躏着那曾空无一人,它们随便奔跑的地方,大惊失措,它们试图逃跑,奔跑到街道上,找到最近的一个灌木丛就钻进去。有的兔子太害怕了,都不知道该如何找东西吃,在那里呆了几天,直至饿死都不敢出来。

有人拍到的一些镜头显示留存的野兔后代在如今的城市里的生活情景——它们拼命想穿过繁忙的马路,并且被大都市的喧嚣和嘈杂吓得不得了。

如今仍有一些兔子生活在城市西部,但它们很胆小——总是被狗追逐、被猫抓——因此很难拍到。这些兔子要面对的是一个充满汽车、人和喧嚣的城市,正如东德人要面对一个陌生的、崭新的、社会主义之后的社会。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xu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