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世界历史 > 正文

柏林墙里的野兔:见证自由的没落与回归

2011年03月23日12:15《看历史》佳菲 曹屹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人类带着坦克和喧嚣到来之时,敏感的兔子躲进了自己地下的巢穴。一无所知的兔子第二天偷偷伸出头来,才发现自己被关在两道高墙之间的一个狭长的封闭空间,身边到处都是士兵的身影和警犬的吠声。

■ 兔子和人

但无论对兔子还是人,安逸是永远不够的,兔子们在丰衣足食之后,开始想办法逃亡——穴兔一直有在地下挖掘通道的习性,特别是在木材和泥土下打洞,它们能够在150米的范围内挖掘出总长500米、深3到4米的通道来,所以饲养兔子的人都会在围墙下设置1米或更深的地基,这样才不会重演1912年从德国被带到加拿大安大略湖的野兔

从农场成功脱逃的历史。当年那些野兔出逃后,凭借超强的繁殖力,成功拓殖了安大略、纽约州和新英格兰的森林边缘地带。

AK-47步枪、铁丝网、反坦克障碍物和边境巡警把守的柏林墙阻隔了东西柏林人,穿墙是危险的行为,但是由于没打地基,兔子却可以从东柏林的围墙下挖洞来到西侧,觅食观光客的残羹剩饭。

对于东德人来说,兔子穿墙成了一件令人欢欣鼓舞的事,兔子也成了自由与勇气的象征,这在野兔史上大概还是第一次。这样,波茨坦广场上出现了很多兔子,当西德摄影师曼弗雷德·哈姆扛着摄像机来到波茨坦广场时,他本来是想拍广场上一个天使雕塑的照片,但他突然发现,兔子才是这里的主角,“一眼望去,到处都是兔子,大概有几百头”,“蹲在两个反坦克障碍物中间的野兔就像一尊雕塑”。他一边祈祷着兔子“不要动、不要动”,一边迅速拍下了野兔站在两个反坦克障碍物之间的照片。看着广场上的兔子,曼弗雷德·哈姆心想:“不出数年,围墙之间延绵一百公里的草坪,将全部被兔子占据。有人说兔子太笨,可是住在任何人都鞭长莫及的地方,真是明智之举。”

兔子成为调剂生活的一种方式,甚至为艺术家们带来了创作的灵感。一位西德艺术家蒂埃里·诺阿尔在上世纪80年代就把兔子画上柏林墙了。诺阿尔回忆说:“人们发现,兔子们也会挖洞。挖洞的兔子勇敢机智,也很聪明。当年我很年轻,在它们身上我看到了自己,就在墙上画了幅很大的画,献给这些兔子们”。另一位西德艺术家叫彼得·恩施卡,他那时做了复活节的明信片寄给朋友,上面画着一只手拿红萝卜、正在穿墙的小兔子。他说:“弱小的生命在挣扎求生,我们看了勇气倍增”。

野兔打洞穿墙的历史在东德也被“重新发现”了。东德艺术家曼弗雷德·普茨曼举办了一个以兔子为主题的儿童活动,他回忆说:“自从我获悉兔子住在围墙之间后,就一直以它们为题作画。我们和孩子们在兔旗下尽情嬉闹,算是暂时领略一下平时享受不到的自由气氛。”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xu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