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打拐之后被送进福利院的孩子们

2011年03月23日11:48南方新闻网张国栋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可今年春节期间,农妇高永侠的两个孩子都被确系被拐卖,其中龙飞就是彭文乐,“粤粤”也是她的丈夫从深圳带回来的。瞬间失去两个孩子,这个农妇的感情世界顿时崩塌

打拐之后被送进福利院的孩子们

没能带走粤粤,高永侠在离深的和谐号列车上哭得很伤心。 南都记者 陈文才 摄

打拐之后被送进福利院的孩子们

39岁的苏北邳州农妇高永侠一度认为自己是最幸福的母亲之一,她有一个六岁大的儿子龙飞,还有一个三岁的女儿“粤粤”。靠在地头种大蒜和棉花,她梦想着以后将两个孩子供上大学,自己晚年也能享下清福。

今年春节期间,她的梦想破灭,这两个孩子都被深圳公安确认系被拐卖,其中龙飞就是彭文乐,“粤粤”也是她的丈夫从深圳带回来的。

瞬间失去两个孩子,这个农妇的感情世界顿时崩塌。3月19日,遏制不住思念,她背起简单的行囊,站了20多小时的火车,赶到了深圳来探望“粤粤”,希望能够将这个还没找到生身父母的“女儿”带回邳州,但这一想法遭到拒绝,在与孩子短暂相处之后,昨日中午,她失望地踏上归程,在火车驶离深圳的那一刻,她哭倒在车门口。

在乐乐和粤粤的事被广泛报道之后,高永侠这个拐走儿童案犯的妻子受到外界同情之时,也备受争议。在短短一个月里,这个农妇经历了怎样的内心挣扎?在她离开深圳之时,南都记者陪同她这一程,她也首次对媒体打开她的内心世界。

南都讯三日前,当高永侠突然现身深圳市社会福利中心想要领回粤粤,粤粤说“知道妈妈会来”。昨日中午,当高永侠踏上了离深的火车,此刻还在福利中心的粤粤却不知道,她的养母已经走了,而且她自己也不可能再回到江苏。

如何给出一个选择———让粤粤既能享受家庭的温暖、得到良好的教育,同时又符合法律规范以及社会伦理,成了困扰福利中心的问题。“你不可回避的是,这个孩子命运是坎坷的”,深圳市社会福利中心主任唐荣生说。

养母哭着离开 一步三回头

“我想再见她最后一面”,经过福利中心两日来的沟通,高永侠接受了不能带粤粤回江苏的结果。然而当她即将坐车离开时,高永侠还是执意走进了福利中心:她一个人茫然地走上了三楼,不知道想见的粤粤在哪里,但每当她妥协了要离开时,她又不舍地原路折回了。一路上,她的哭声引来了旁人的驻足。

与粤粤见过两次面后,社会福利中心拒绝了高永侠想要继续探望的请求。“她看到这个孩子后比较冲动,一哭把孩子情绪都调动起来了,还给了孩子许多达不到的许诺”,福利中心主任唐荣生说,这样突然见面又分离,反而会给孩子带来更大的伤害,以后养母要见小粤粤需事先联系,福利中心再选择适当的时机安排,“完全不许她看,我也做不到。”

粤粤家在何方 方案难抉择

在粤粤来到深圳市社会福利中心后,中心还没有接到任何有关其亲生父母的消息。唐荣生认为粤粤属于被父母遗弃的可能性很大,但由于公安部门尚未结案,目前无法办理相关的收养手续。而从其月初对粤粤农村老家考察的情况来看,当地的教育、生活环境落后,不适合孩子养育,“送回老家这个决定是下不了的。”

目前,深圳有40多个爱心家庭愿意寄养小粤粤(福利中心将“能接受高永侠探望”作为挑选寄养家庭的关键条件)。除此以外,福利中心也在考虑让养母来深务工照顾小粤粤的方案,尚有一些爱心企业已经发出邀请,愿意为高永侠安排工作和住所。“但每个方案都有利弊,我们无所适从,不知道听哪一块。”唐荣生说。

本版采写:南都记者 张国栋 见习记者 张舟逸

对话

苏北农妇高永侠的内心挣扎

对丈夫拐孩子不知情,对孩子胜似亲生

聚散:想得实在受不了如果再见不到她(粤粤),我恐怕就要倒下了

南都:火车开时,你哭得很厉害。

高永侠(以下简称高):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粤粤”,有可能以后永远都见不到了,心里很绝望。

南都:怎么突然想到来深圳?

高:实在想得受不了。孩子走后的这些天,我的日子都是数着过的,真的是度日如年,饭也吃不下,精神恍忽,头晕脑涨,我原来身体很好,但这一个月都没怎么吃饭睡觉,来的前三天还在吊水。

南都:跟孩子一直有联系吗?

高:最开始还可以打打电话,但后来再打电话就不给接了,又听说找不到粤粤的亲生父母,就特别担心,如果再见不到她,我恐怕就要倒下了,没想那么多就过来了。

南都:怎么过来的?

高:坐了两个小时车从邳州到徐州,又坐了20多小时的火车到东莞,再从东莞过来深圳。走得急买不到坐票,一路站过来的。

南都:见到孩子第一面什么感觉?

高:非常开心。我没忍住抱着粤粤大哭了一场,真是撕心裂肺。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