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广东3年扶贫:万名干部驻贫困村庄

2011年03月11日13:46南方新闻网潘晓凌 叶伟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唐青林十岁了,她还从未走出过她的村子,她的父母,亲戚,以及她所在的连南县三排村的绝大多数村民都和她一样,连离开村子的车费都掏不起。

广东3年扶贫:万名干部驻贫困村庄

清远某村农户,一间房里放满4张床。村里人的居住条件大多类似。 (曾亮超/图)

广东3年扶贫:万名干部驻贫困村庄

在广东乐昌市大富村,扶贫的效果可以从村里小孩添置的新衣服上看出来。 (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围剿穷广东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潘晓凌 叶伟民 实习生 范承刚

在富广东的背面,还有一个被省委书记汪洋称为“先富地区之耻”的穷广东

广东以“责任到人,规划到户”为全新模式,以史上最严厉的干部考核制度为保障,开始为期3年的“扶贫大业”

让所有人都免于贫困,是“幸福广东”一题必须解出的答案,这也或将是广东在扶贫事业上为中国迈出的引领一步

唐青林十岁了,她还从未走出过她的村子。

他们的村子在广东,一个被绝大多数国人视为富裕发达代表的地方。这个2010年GDP超过45000亿冠绝全国的省份,拥有最繁华的城市,最密集的工厂和最优良的交通;但少有人知道,这里也有三排村这样极度贫困的村落。

即使作为一名本省干部,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广东省烟草专卖局办公室主任王清明也绝对不会想到广东还有如此贫穷的一面。让王清明走进三排村的,是广东省从2010年3月在全省范围内启动的扶贫工作。

王清明正是全广东11524名驻村扶贫干部中的一员,他们来自各省直机关、事业单位、央企驻粤公司与省级国企。这是一场波澜壮阔的新“上山下乡”运动。从2010年3月份起,他们分别进驻散布于粤东、西、北的3409座村庄,与农民同吃同住,并兼任当地副村支书,任期1-3年。

如果不是这场“扶贫大业”,这些来自珠三角发达地区的干部也从未如此真切地了解自改革开放以来在经济发展上光芒四射的广东的背面:在占全省行政村总数16.2%的共3409个贫困村庄中,超过40%的贫困线下人口人均年收入不及1500元。

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考察后把粤西北贫困地区称为“一块心病”,这是广东之耻,是先富地区之耻。必须坚决打好缩小贫富差距这场硬仗。

超过1万名干部由此进驻每一个贫困村庄,这些“过惯了富日子”的新任村官们的使命是,入户调查,为每户贫困家庭建立档案卡,用3年时间,不但要帮助各自负责的村庄找到最合适的发展之道,还要为每户贫困户量身定制脱贫方案。

2012年,他们要实现被帮扶的贫困人口八成以上人均年收入达2500元。在广东省委的工作部署中,对于这个目标的表述非常简单:必须实现。

这场真刀真枪、完全有别以往的新“上山下乡”始于2007年12月广东省最新扶贫决策的规定:扶贫必须“规划到户,责任到人”,采取“一村一策,一户一法”的措施,将扶贫对象具体落实到个人。

中国自1986年启动,持续25年至今的扶贫大业,眼下在这个国家最富裕的省份启动了史上力度最猛、打击最精准的贫穷围歼战。这场空前的扶贫运动正在刷新中国一直以来的扶贫模式。

你不知道的穷广东

“这是广东之耻,是先富地区之耻”,是“幸福广东”一题必须解出的答案

这场“激战”发生在广东,多少出乎人们意料。处于中国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已然成为深入人心的富裕标杆。广东经济总量居中国第一的地位已经持续多年,整个国家每赚八块钱,其中一块就来自广东。

直到在乐昌大富村开展入户调查时,谢文清才发现另一个残酷穷广东的真实存在。

他在一个星期内到同一家贫困户走访了三次,走进昏暗土屋时首先进入眼帘的始终是桌子上那惟一的一碗咸菜,只是每次去都会减少五六粒。

村里人对这位衣着体面的城里干部反应冷淡。人多,地少,能长的庄稼有限。勤不勤劳,日子都一样。

谢文清每几个月回家一次,从大富开车回江门鹤山,这名鹤山市文广新局副局长花在路上的时间是四个多小时,这趟不算长的车程,“一下隔开了两个世界”。

这是驻村干部初次抵达时集体感受到的震撼——粤西雷州东塘村,300人的学校没有一个学生专用厕所;粤东梅州溪口村,人均仅四分田地,养不活一家老小;粤北河源杨梅村,人在里面不知道如何出山,外来媳妇不惜打掉孩子也要逃离……

这些身处绝境的村民,或是地理位置本身不适宜人居;或田地、水、交通资源恶劣;或因信息闭塞,根本不可能打开农产品的销售渠道。

这些先天劣势衍生的后果接二连三:教育资源严重缺失,基本没有知识改变命运的可能;抗风险能力差,一人生病拖垮全家。

他们并不比西北、内陆等绝对贫困地区更为绝望,但他们被另一个富广东甩下了太远太远。两者的差距相对应的专业术语是区域发展差异系数,目前中国平均系数为0.62,穷广东与富广东之间则达到了0.75,而国际标准的极限为0.8。

没有哪一个比另一个更贴近真实,只要其中一个仍旧落后,另一个再高度发展,也承不起一个完整的“幸福广东”。这是最基础的木桶短板常识。“幸福广东”是广东省省委书记汪洋任期内的目标,穷广东这块最突兀的短板,显然是“幸福”一题中必须解出的答案。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